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家主令箭
    机“俊风,不是我不给你机会,而是你执迷不悟。我不得不请出家主令箭,以此来剥夺你家主的身份。”

    妙荣说罢,从戒指中取出一枚金灿灿的令箭。

    令箭的背面平滑光整,正面上雕刻着一团祥云,在祥云的正中间则是以强悍的修为,烙上去一个充满神韵的“妙”字。

    这是初代家主传下来的家族至宝,只有历代族长才可以掌控这枚令箭。

    “诸位,见令箭如见先祖,你们还不跪拜吗?”妙荣将令箭高高举起,大声呵斥道。

    七个跪下,八个站立,刚好代表了如今妙家的两派。

    “妙俊风,难道你要判出妙家吗?你可知见令箭不跪,如同对祖上不敬,对家族不忠?”

    “爷爷,家主令箭只有掌握在家主的手中,才叫家主令箭。若是在他人手中,只能叫令箭。

    一旦家主令箭没有了家主二字,那这枚家主令箭也就失去了原有的功效。”

    “哼!你的口才虽好,但在家主令箭的面前,还是收敛一点吧!我之所以没将家主令箭传给你,怕的就是你今天目无尊长,独断专行。

    念在你是我孙子的份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跪下!”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令牌是死物,我对着它跪做什么?除非是脑袋坏掉了。”

    “混账!简直是混账至极!我看我也不需要再怜悯你了。等这件事结束后,我会亲自把你从族谱上抹去。从此以后,你再也不是我妙家之人。”

    “哎!真是让我为难啊!不过现在我的难处被您给解决了。虽然您对我很糟糕,但看在您是我父亲的父亲上,我不会将您从族谱上抹去,只会将你们这八人贬为罪人,从此在家族中为其它族员服务。”

    “罪人?妙俊风,你恐怕还不知道家主令箭的真正秘密吧!今天我就让你知道,被你视之为死物的家主令箭实际上是充满神力的!

    有请列祖列宗,恳请祖上大展神威,清除不孝子弟!”

    妙荣一边大喊,一边从指尖上逼出一滴鲜血,注入到令箭当中的“妙”字上。

    “嗡”的一声过后,“咻咻咻”的声音响起。

    一束束光柱是从令箭上接连射出,每一道光束都蕴含一股能量,每一股能量都代表一代家主的意志。

    整整十八道光柱将妙俊风团团围住,十八股整齐划一的威压向着妙俊风就无情的压下。

    威压降身,妙俊风感到有些吃力,但还没到让他屈膝的地步。

    “妙俊风,这是祖上意志,你不会认为凭你一人就可以抗衡得了十八位先祖吧!”妙荣大声的笑道。

    “爷爷,您笑的很开心啊!只是我恐怕又要让您失望了。十八位先祖的意志还真的无法让我屈服。他们是很强大,只是他们已经逝去。

    他们有他们的光辉岁月,但不属于现在,也不属于未来。现在和未来是把握在我们这一代手中。他们留下的能量可以震慑得了你手底下的那些人,但对我却一点用也没有。”

    妙俊风身上气势一变,一种万马千军的大势从他身上迸发出来。浓浓的煞气和充满金戈铁马的锋锐之气,让他整个人变得犹如一尊杀神。

    一个通红的“杀”字在妙俊风的头顶缓缓浮现。

    经历了两次战场的洗礼,杀道印记的级别又有所提高。如今的杀道印记让妙俊风的境界修为攀升一级,达到侯境大成级别。

    原本就可以抗衡侯境大成的妙俊风,在此时足以抗衡王境小成强者。

    巧合的是,随着历代家主修为的不断跌落,如今家主令牌发挥出的威力,仅相当于王境初成强者的实力。

    这对于达到王境小成实力的妙俊风来说,降临在身上的威压完全变成了一种享受,正好可以按摩一下身上僵硬的肌肉。

    看到眼前这一幕的妙荣瞬间蒙圈了,这叫怎么回事?家主令牌的威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了?记得上一次见父亲使用时,可是连王境大成强者都能制服的。

    “爷爷,现在你可以将令牌还给我了吗?只有在我的手上,家主令牌才能发挥出它的至强威力。”

    “不!这不可能!你想也别想,只要我没死,家主令牌就只能在我的手上!”

    “哎!爷爷,你入魔了,还是醒醒吧!”

    妙俊风举起右手,对着家主令牌一招。

    这一招,仿佛有魔力似的,立刻让被妙荣攥紧的家主令牌“嗖”的一下,飞出了他的手心,乖乖的来到了妙俊风的掌心中。

    家主令牌在入手的一瞬间,围住妙俊风的光柱也是撤回到家主令牌内。

    没有了威胁,杀道印记也是渐渐隐去,妙俊风身上的气势和气息也是再度恢复平静。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再也不是长老了。我刚才说的话立即生效,一会儿你们就去内务长老那领取你们的工作吧!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好好工作的。若是不好好工作,等待你们的,将会是一个可怕的噩梦!

    诸位,在妙家,只有一个人是真正的主宰,那就是我妙俊风!谁要是不服,可以尽管来挑战。但失败后的苦果希望你们也能吃的下。

    马鸣和马娟算是我妙家的亲族,但他们父女二人屡屡做出有损我妙家的事。谁让我仁慈呢?我可以不杀他们,但也不会放了他们。

    等一会,让家族的侍卫把他们关到家中的族牢内,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允许探视。

    就到这吧!大家都散了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之后的事,妙俊风不再理会,他虽然摆平了一场内患,但心里真的不好受。

    若换成是以前的自己,自己一定会顾东顾西,瞻前顾后,最终会饶恕他们。

    可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懦弱的自己了。情不立事,慈不掌兵,义不理财,只有经历过才会懂得其中的实质。

    今天,自己地手段若不强硬,那么日后,会有更多的叛逆者和不轨者出现。

    对自己要有自信,在具备自信的同时,也要踏踏实实的不断努力,力争上游。

    高处不胜寒,也许现在的自己还站的不够高,但寒意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

    “呼”的一下,短暂的强风吹过,让妙俊风的衣角扶起,同时,脚下的些许落叶也是随风飘荡。

    此情此景,相得益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