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连斩二人
    “哼,我让你虚张声势,给我斩!”

    铁琉指挥着剑阵向着结界就猛攻下来,自己则是后退一步,一边积聚力量,一边防止意外发生。

    “啪啦”一声,结界碎裂开来。剑阵携着锋锐之力,向着妙俊风继续攻去。

    “结界盾!”

    “叮叮叮”的声音伴随着一连串的火花在妙俊风的右上方上演了一场小型的演出。

    妙俊风瞅都没去瞅一眼,向前迈出一步,掌心一翻,将雷剑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看着妙俊风迈出的那一步,铁琉心中的寒意更浓了。额头上隐隐的冒出了一层冷汗。

    “不能被他的气场给镇住,这是错觉,这一定是错觉。黑狮,出来助我!”

    “吼”的一声,一只黑色的雄狮转眼间出现在他的身旁,与此同时,铁琉手中的符器也是换成了一柄重锤。

    “果然如此,铁琉,你心机太深了。只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的那点心机真的不够看。”

    “妙俊风,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少在那装世外高人,同样是侯境修为且又是文武双修,我不信我拿不下你!”

    有了式神的辅助,铁琉身上的战力再度恢复。一人一狮一左一右,化作两团黑影。向着妙俊风就发起了迅猛的进攻。

    妙俊风站在原地摇了摇头,身经百战的他又不是没有经历过以一敌二的场面,况且如今面对的两个家伙实力又不咋地,也是时候结束这场无聊的战斗了。

    他将雷剑举起,一道道耀眼的雷光从剑尖上闪起。雷光分作两股,分别向着黑狮和铁琉就劈了过去。

    黑狮和铁琉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雷光的速度。一道道雷电打到他们身上,让他们发出了痛苦的嘶吼。

    黑狮是式神,没有实体,率先抵挡不住雷电的威力,直接被劈的烟消云散。

    铁琉稍微抵挡了会,就后继乏力,重重的倒在地上缩成一团。

    妙俊风见此,将雷剑一收而下,缓缓的向着铁琉倒下的地方走了过去。

    半空中,铁柱怒气腾腾的说了一声:“废物,同样的境界,竟然连他一招都不敌。兰儿,你去帮帮他,也不用再留手,就让这里变成一座死地吧!”

    铁兰颔首一笑,抬手一挥,一道曼妙的身影在下一刻就腾入了高空之中。

    一圈圈绿色的的雾气从那道身影上散发出来,不断扩散。

    一群飞过的大雁在触及到绿雾后,是毫无反抗之力的笔直的载落下来。

    “父亲,这是铁兰的式神毒女。若是让毒雾继续扩散下去,我们宫家恐怕会就此覆灭的。”

    “不急,你看他不是还淡定的站在那吗?我们要相信他。”

    “父亲,我知道他实力强大,只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还是那句话,要相信他。”宫鸿打断了宫穹的话,语气中充满了对妙俊风坚定不移的信任。

    “这个式神蛮稀罕,但祸害太大,留不得!”妙俊风抬头望了一眼那个在天空中不断释放毒雾的曼妙身影。

    “雷剑,去!”

    雷剑化成一道银色的闪电,向着毒女就飞了过去。

    毒女的感知很敏锐,她瞬间化成了团雾状,让雷剑劈不到实体,只能在雾中来回穿梭。

    “有点小聪明,那若这样呢?”

    妙俊风心念一动,从雷剑身上立刻散发出浩瀚的雷威。成片成片的雷云在毒雾上方聚集,一道道雷电不断地劈落而下,净化着弥漫在空气中的毒物。

    原本被绿色毒雾海洋笼罩的天空,顷刻间,被滚滚雷海所取代。

    毒女想要逃走,但在这浩瀚的雷海中却是徒劳的。雷剑早已锁定住它的气息,只要它一现身,雷剑就会立刻劈上去。

    铁兰想要召唤回毒女,可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割断了她与毒女的联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毒女在雷海中不断被削弱,直至陨灭。

    “妙俊风,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不管你的手段有多少,在我的眼里都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罢了。

    看在你实力尚可的份上,只要你愿意归顺铁家,我可以封你为副家主,权力和地位只在我一人之下。年轻人,你不妨好好考虑一下。”

    铁柱抛出的条件让宫鸿和宫穹的心吊了起来。铁柱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也从来没有对一个外人这么大方过。

    他开出的待遇,若是给其它四等家族的族长听见了,指不定会有多少人归顺于他。

    “铁柱家主,你要知道铁洪可是被我杀死了,这可是杀子之仇啊!”

    “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再说我的身体还很好,日后说不定会有更多儿子出世。”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铁琉也可以安心的去黄泉找他的弟弟了。”

    妙俊风右手一举,一柄由符箓组成的符剑快速地在他掌中形成。

    下一瞬,他一个下劈,铁琉的头颅与他的身体一分为二,大股的鲜血在之后顺着脖颈喷涌而出。

    “铁柱家主,现在你还想让我归顺铁家吗?”

    “哥!”铁兰大声的哭喊了一声,直到此刻,她才觉得眼前的妙俊风是个没有感情的魔鬼。与他为敌,实为不智。

    “嗯,很好,兄妹情深。既然如此,你也上路吧!”妙俊风手中的符剑被他一把掷了出去。

    “你敢!”铁柱怒吼一声,激活霸刀符器,挥刀就是一砍。

    然而,他还是小看了妙俊风。在他霸刀砍下的那一刻,符剑已经从铁兰的脖子上飞过。

    “哗啦”一下,滚热的鲜血溅了铁柱一脸。

    短暂的片刻,一儿一女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死了。尤其是站在自己身边的女儿,有王境强者的保护,还是如脆纸般“呲啦”一声就碎了。

    “妙俊风,你成功的激怒我了。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我要把你的灵魂抽出来,永远的囚禁在我铁家的祠堂内,让我铁家子孙生生世世的折磨你。”

    “大话谁都会说,大话我也听多了。凡是跟我说过这些大话的人,如今都已在黄泉路上排着队。

    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的敌人有很多,在黄泉路上你不会感到寂寞的。”

    “哼哼,你太自信了。自信过了头,那就是自负。也好,今天就让我来教教你,什么叫天高地厚,什么叫人外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