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隔空交手 下
    盘坐在黑色的阵法上,蓝绝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

    一个朦胧的似人似蝠的精神力光影在他身后浮现。

    这道身影一半的身体是实质的,一半的身体是虚幻的。若是妙俊风在这,一眼就可以判断出,蓝绝的精神力修为已经达到了半步有形有质之境,只要再进一步,便可以达到精神力境界的顶峰。

    “蝠王之力,黑暗之蝠给我去!”

    凭借着阵法的威力,一只黑色的蝠影直接穿越空间,来到了宫府密室的正上方。

    “叽叽叽...”的声波响起,妙俊风的精神力光罩一点点的出现了裂纹,紧接着那流动的光波也是失去了神采,变得干涩起来。

    “啪”的一声,精神力光罩在蝠音的强势攻击下,化作点点星光破碎开来。

    “星剑镇魔,给我镇!”

    妙俊风双眼一禀,调动起溃散开来的精神力光点,使其快速融合成一把精神力之剑。

    一剑起,光彩四溢,破邪除魔。

    蝠影来不及躲避,就被光剑一分为二。随后,光剑去势不减,开始就近解决一个又一个黑暗器灵。

    黑暗器灵是厉害,但没有被激活的黑暗器灵,犹如被束缚了手脚的武者,就算攻击力再强,现在也只有被动挨剑的份。

    炼器室内,蓝绝愤恨的怒哼一声,狠辣的猛锤自己一拳。

    一口鲜血滚烫的从口中一喷而出,之后,被他引导,精准的注入到身下的阵法中。

    鲜血的引入,让蓝绝身下的阵法散发出深邃的黑色光芒。

    在黑色光芒的辅助下,蓝绝身后半实半虚的蝠王虚影开始变得凝练,五官轮廓,肌肉线条开始变得清晰可见。

    “蝠王谕令,黑暗器灵化零为整,蝠王王使,替王除敌!”

    密室内,还未被斩灭的黑暗器灵,忽然间一个个从符器中飞窜而出。它们并不是逃走,而是不断汇聚,灵压激增,汇聚成了一个蝠人灵体。

    站在妙俊风身后的宫鸿和宫穹在蝠人现身的一刹那,顿时感到自己的脑海有如被风暴撕卷,昏沉的疼痛感令它们的身体摇摇晃晃,眼看着就要昏倒在地。

    正在这时,有如一阵清风拂过,两个人的脑海中响起一阵风铃声,那昏沉疼痛的感觉在这风铃声过后,瞬间消散。

    “宫鸿前辈,您最好再释放一个结界,将你们二人保护起来。蓝绝的精神力修为不简单,接下来的战斗将会更激烈,我恐怕无法像现在这样分心了。”

    “好!”宫鸿果断地释放出一层结界,把自己和宫穹保护起来。

    今天有幸能够见到精神力宗师的隔空交战那是相当幸运的一件事,但若为此事伤了身体甚至是丢了性命,那就得不偿失了。

    “妙俊风,你是一个不错的对手!能够让我派出王使,即便是你死了,也应该含笑九泉。”

    “蓝绝,你不修自身精神力,反到借助邪物来修炼自己的精神力,你就不怕到最后成为邪物的养料吗?”

    “哈哈哈...,对于弱者是这样,但对于像我这样的强者,那小小的反噬根本就不会发生。”

    “你到是自信,与你这样陷入疯狂的人多说无益,还是让我们在精神力上分胜负吧!”

    妙俊风不会轻敌,他将自身的精神力释放出来,凝聚成自己的模样。半空中的那把光剑,也是飞回到精神力自我的手中。

    “咦?怪不得敢与我叫阵,原来你的精神力已经达到有形有质了。

    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只要吞噬了你的精神力,我不仅能在修为上突破,精神力更是能一举达到有形有质之境。

    妙俊风,这是你自己在找死,可不能怪我啊!”

    “废话少说,看剑!”

    精神力妙俊风挥剑向着王使斩去,这是精神力交锋,拼的是精神力底蕴。若是受伤,那损害的将会直接是自己的灵魂。

    王使凭空一招,黑色的雾气在它手中形成一把战斧。背后的蝠翼迅猛一扇,它带出一抹残影,向着妙俊风就挥砍而来。

    一个代表光明,一个代表黑暗,这是光明与黑暗的较量,也是正与邪的交锋。

    “哈哈哈...,妙俊风你就这么点力气吗?亏我还很期待这一战,你真是让我失望啊!”

    “那真是抱歉了,不过,为了能够让你提起兴趣,我也不得不再加把劲!你可要做好准备哦!”

    “轰隆”一声,在精神力妙俊风的身体上,一道道白色的雷电开始游走全身,在他的脚下一个八角形的雷电阵图片刻成型,开始源源不断的为他提供雷电之力。

    “该死!他的精神力修为怎可能如此深厚,竟然还能调动雷电之力!”蓝绝在心里暗道一声,此刻的妙俊风让他感到了畏惧。

    “刺啦”一声,王使的一条胳膊被妙俊风一剑斩下。

    下一刻,另一条胳膊也是被妙俊风一斩而下。

    从雷电之力附体到斩下两条胳膊,一共也就三个呼吸的时间。要不是妙俊风认为蓝绝还有底牌未出,在一开始他就会直接调用雷霆之力。

    “啊!可恶的妙俊风,如果是当面对战,我一定能亲手杀了你!今天你占据地利人和,来日我将会亲自取走你的一切。”

    王使的头颅被妙俊风一剑斩下,在它完全消散的前一刻,蓝绝向妙俊风发出了最后的怒吼。

    炼器室内的蓝绝,身体一晃,吐出一大口鲜血。

    他双眼布满了血丝,双指也是用力一抓,陷入了地面之内。

    “妙俊风,这个仇我记下了。等我养好了伤,一定会亲自去取你性命的。你不是很想知道是哪些人买走了符器吗?很快我就会让你知道的,哈哈哈...”

    蓝绝在炼器室内大笑起来,此时的他看起来很疯狂,犹如魔鬼般让人不寒而栗。

    密室内,妙俊风收回精神力,脸色也是微微泛白。

    之前的对战很凶险,稍有不慎,便会满盘皆输。虽然自己是斩杀了王使,但不会认为蓝绝就此被自己重伤。

    黑暗炼器师的生命力和精神力远超于正常的炼器师,像蓝绝这种等级的黑暗炼器师,怎可能没给自己留下后路。

    “俊风小友,你需不需要回去休息一下,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来处理吧!”

    “我没事,只要稍作休息就好。这些符器已经没有了器灵,若是放任它们不管,很快就会变成普通的符器。我可不想让宫叔叔白花那么多灵币,买回来一堆废品。”

    “俊风小友,你接下来不会是想炼器吧!我觉得你还是回去休息为好。花点灵币不算什么,你要是有事,那就是我们的罪过了。”

    “谢谢,请您放心,我心里有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