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以命相赌 下
    第406章以命相赌(下)

    一秒记住,

    妙俊风在净灭了黑暗符器中的黑暗器灵后,本就有些感悟。再加上后来整整一天的重新炼制符器,使得那些感悟变得更加纯粹精炼。

    他想炼制一柄剑,能够斩尽世间一切邪恶。也想炼制一张盾,可以保护善良的人不受邪恶势力的迫害。

    他开始向着庭院中空旷的地方走去,每走一步心神就会静下一分,思绪就会清晰一分。

    银玉,一种等级说不上有多高,也不算很低的炼器材料。

    当它出现在妙俊风手上的时候,不仅是马腾,只要是懂炼器知识的人都对妙俊风露出了一种鄙夷的神色。

    生死之斗,本就凶险。没有上好的炼器材料等同于在炼器上先输了一半。

    “哎!还是年轻气盛啊!自信心过于膨胀,一块银玉能炼制出什么品级的符器呢?”

    “我自进入公会以来,见过的天才不计其数,像他这样托大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谁说不是呢?银玉这材料虽说在炼器时容易掌控,但它后期的可塑性实在太差。我见过最好的一件用银玉炼制的符器,也只是七日符器而已。”

    “诸位大师,我们还是暂且不要议论了。这万一他要是炼制失败,说不定就要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了。”

    “对对对...”刚才说话的几位大师头点的跟小鸡叨米似的,一个劲的附和着马腾。

    进入了炼器状态的妙俊风,就算是天上炸雷也不会干扰到他。

    他掌心平举,用精神力将银玉缓缓的托了起来。

    下一刻,强大的精神气流从他的眉心处急涌而出,分成上下两股。

    下股精神气流在半空中化成了一张铸造台,上股精神气流化成了一个手拿铸造锤的人形影像。

    缓缓上升的银玉在落到铸造台上的那一刻,精神之火是紧随其后的燃烧起来。

    青色的火焰代表着妙俊风的修为达到了侯境,然而,在青色火焰燃烧不久后,蓝色的火星和紫色的火星是一簇簇的在青色的火焰中燃起。

    三色的火焰将银玉紧紧环绕,令它一点点的熔化。

    伴随着银玉的融化,人形影像也是开始“乓”“乓”“乓”的抡起铸造锤。

    每一锤抡下,都会有一道精神力注入到银玉中。

    每十锤抡下,就会有一缕净灭黑暗器灵的感悟和天地间灵力注入。

    每百锤抡下,就会有一丝雷霆之力悄然游入。

    一直到锤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锤后,人形虚影的动作才停了下来,三色火焰也是渐渐熄了下来。

    妙俊风仰头微笑,对着那即将成型的符器大声喝道:“生生不息,浩气长存!此时不成,更待何时!”

    “嗡”的一声,无论是铸造台还是人形虚影都化作一股旋流,汇入了成型的宝剑中。

    宝剑符器在它们汇入后,绽放出金色的光芒,好似一件从神界降临到凡间的珍宝。

    “明王剑,来!”

    “唰”的一下,金光流转,明王剑被妙俊风高兴的握在手中。

    这把剑正是自己心中要炼制的那把剑,上可斩尽诛邪,下可守护苍生。

    “哗哗哗...”流光似水,一个金色的身影在妙俊风的身后显现,他是这把剑的器灵,更是妙俊风心中所有思绪的集合体。

    “明王剑,成长型符器,可伴随持剑者修为的增长而增长。目前的等级是皇境级别。

    明王剑,黑暗的克星,可破邪除恶,去煞除魔。论攻击,金光所及之处,皆是它的攻击范围。论防御,浩然正气之所在,皆是它守护的地方。

    诸位评委,你们可以亲自前来感受一下明王剑的威能。不过,丑话我先说在前面。明王剑至正至阳至刚,若是心存邪念,被器灵所伤甚至是所杀,那可不要找我。”

    在场的评委,每一个都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争先恐后的想要感受一下明王剑的威能。

    等到诸位炼器大师蜂拥而上的时候,剩下的几位皇庭中人是清晰的站在了妙俊风的眼前。

    “不愧是炼器宗师,能够用一块普通的材料炼制出如此高品级的符器,这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其中一名官员往前迈出一步,向妙俊风拱手称赞道。

    “过奖,只是一时有感,不想将感悟荒废,故而炼制出了这柄剑。”

    “那就更厉害了。若是你肯归顺皇庭,一定可以成为炼器阁首屈一指的阁老。”

    “承蒙抬爱,我觉得我现在这样挺好,闲云野鹤的生活才适合我。”

    “哎!那真是太可惜了。敢问你炼制出的这柄明王剑会出售吗?”

    “很抱歉,这柄剑我准备留下来自己用,不会出售。”

    “是啊!如此良器,的确值得珍藏。”他话是这样说,但脸部的微表情还是将他内心的想法给出卖了。

    现在庭院中最尴尬的人就属马腾了。人是他带来的,可如今本应支持他的所有人都对妙俊风炼制出的符器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好评如潮。

    人心的变动会造成气场的转移,间接地会让所有的有利条件全部偏向妙俊风。

    “诸位,这明王剑你们已经仔细审核好了,对它的威能也应该心中有数了。下面是不是可以让我来炼器了?”马腾欲化被动为主动,向他们走过去喊道。

    有了马腾的提醒,就算他们再不愿,也只能将明王剑归还到妙俊风手中。

    看到他们的面部表情,马腾的心里是怒火中烧,但他没有将火撒到他们头上,反到把火气全部转移到了妙俊风的身上。

    “不愧是器子,不愧是史上最年轻的炼器宗师。那柄明王剑是我见过最好的炼器珍品,从今天开始我可以拍着胸脯对认识的人说,就算是银玉也可以炼制出无比珍贵的符器。”

    “是啊!他现在还年轻,成长空间还很大。也许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达到总会长老级别的圣师境界。以此推论,对他只可交好,不能交恶。”

    “对对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对于这场比斗我们还要公平公正的当评委,不能因为这个,而损了自己的清誉。”

    马腾在他们的议论声中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猛地一回头,大声的吼道:“你们说够了没有?这场比斗还能公平公正的进行下去吗?你们知道你们的谈话对我影响很大吗?”

    “哎!马腾的心性还是不高啊!”

    “嗯,刚才我们也议论了,妙俊风可是什么都没说啊!”

    “就是。看来这一场比斗马腾输得可能性很大啊!”

    再度响起的议论声,差一点让站在场上的马腾气晕在地。这还是自己人吗?怎么一个个都好像变成了妙俊风的人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