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在我面前别嚣张
    “妙俊风,你真以为你能一手遮天吗?我承认你的实力很强,刚才我只是一时大意才被你扇到一旁,你还真以为你的实力了不得吗?”

    “首先,我从没说过我能够一手遮天。其次,我也没有说过我的实力了不得。

    我知道你是王境强者,刚才你若真想阻拦,他们三个说不定还真就逃脱升天了。只可惜,你心机太深,巴不得我废了他们,这样你就有话语权了。

    只是你觉得你这样的算计有用吗?除非,你还有底牌未出。接下来你不会想说,有请皇庭中人登场吧!”

    马腾的心里很恼火,他不想自己的计划都被妙俊风清楚的掌握。自打成为炼器大师后,就从没像今天这样狼狈过。

    “哼!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你要知道,那名老者可是总会内门长老白长老少年时期的启蒙老师。你废了他老师的修为,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再有,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孟大人可全部看在眼里。之前,你若是答应了孟大人的邀请,现在的你也许还有机会。

    可是你太狂妄,太不知天高地厚,拒绝了孟大人的邀请。你可知你与一桩大机缘就这样擦肩而过了?

    孟大人身为监察史,职责就是负责监察炼器师公会的炼器师在皇庭境内的一举一动。你今天的做法无异于残害同僚,手段又极其狠辣。

    像你这样的人,在孟大人所辖的牢狱中可是关了不少啊!至于被他审判的刀下亡魂,更是数不胜数。

    妙俊风,识相的话赶紧向孟大人下跪道歉,要不然,就算是炼器师公会都保不了你。”

    “哦!原来如此,我就说你一直在忙什么?原来你是在忙着学习,学习如何做一条忠犬!

    哎!真是可悲啊!堂堂正正的人不做,非去做一条摇尾乞怜的犬!我们炼器师公会的脸被你丢尽了不说,马家的脸估计也被你给丢尽了。

    我要是你的先祖,肯定会从九泉之下站出,狠狠地抽你几个耳刮子,然后再将你逐出家族!”

    马腾冷冷一笑,随即走到孟静身前,弯身一拜说道:“大人,该说的我已经说了,只是他不知好歹。接下来的事就全凭大人做主了。”

    孟静点了一下头,很平静的开口对妙俊风说道:“妙俊风,原本这只是一场炼器师公会内部炼器师之间的技艺切磋。

    可是你却将他上升到了一个很危险的级别,并且一出手就废掉了四个人的修为和精神力。

    我知道在你们炼器师公会内部有纪检长老,但谁让我今天遇见这件事了呢?身为皇庭的监察史且又专门负责炼器师公会这一块,对于你我还是有处置权的。

    来人,把他给我拿下,带回城主府!”

    “诺!”

    三道身影从孟静的身后一跃而出,呈品字形将妙俊风围在中间。

    “你还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孟家的手伸的也太长了吧!你在和马腾联手前,难道就没有查下我的身份吗?

    我不仅是炼器师公会的炼器宗师,也是制符师公会的制符宗师,还是四等家族妙家的家主。

    这三重身份加在一起,可不是你一个小小的监察史就可以随便定罪的。

    对了,最重要的一点,我的修为是侯境圆满境界,就凭这几个人,还有你,应该拿不下我吧!

    马腾跟你关系那么好,不会没有跟你说我不久前才将铁家的铁荣给送下黄泉吧!”

    妙俊风的话就像是一击又一击的闷锤,锤的孟静的胸口是感到一阵闷疼。

    按照原先的计划,就算妙俊风是炼器宗师,通过自己的关系网完全可做到将此事掩盖。

    可问题的关键是,一来他的实力可以诛杀王境强者,二来他还是制符师公会的制符宗师。

    一个庞然大物已经让自己捉襟见肘了,这又加出来的一个完全可以让自己被彻底碾压。

    马腾如今最大的依仗就是孟静,现在见到他有点犹豫不决,马腾是赶紧补充道:“大人,您可别被他给唬住。若他真是制符师公会的制符宗师,您完全可以让他把身份令牌取出来给您过目下。

    若是他取不出来,那完全就是在戏弄您,戏弄孟家,戏弄皇庭!”

    “说得好!妙俊风你也听见了,不知你能否将身份令牌取出来给我一看。我身为皇庭监察史,不管是炼器师公会的身份令牌还是制符师公会的身份令牌,真伪我还是能辨别出来的。

    妙俊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心念一动,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制符师公会赐给自己的身份令牌。只不过令牌上烙印的名字是“风明”。

    “大人,您看!这分明是在戏弄您。这是风明的身份令牌,和他有什么关系!”

    孟静对马腾的话无动于衷,风明就是妙俊风这件事,整个皇庭早就知道了,并且也认可了。

    倘若今天自己敢不认可这块令牌,那得罪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诸多势力,其中就包括了军机阁和政机阁。

    孟静平复了一下心情,在官场混了这么久,随机应变和临场转变的本事自己还是颇为自信的。

    “久仰风明军师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与众不同。现在我也能够理解您为什么能够如此果断狠辣了。这是身为一名军人的基本素质,尤其是久经沙场的军人。

    既然误会已经解除,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把先前的事放在心上。能够认识您也是我的荣幸,接下来的事是你们公会内部的事,我们身为皇庭中人就不在这凑热闹了。

    告辞!”

    孟静走的很干脆,脚步连迈,眨眼间就走出了外院。伴随着他的离去,他的侍卫还有皇庭的其它一些官员也是自觉地离开了此地。

    “马腾,现在你所有的依仗都没了,你还能怎么办?谁让我心善呢!看在我们妙家和你马家还有些渊源的份上,在你临死前,就送你一句忠告吧!”

    “在我面前别嚣张,不然让你入黄泉。”

    马腾被妙俊风这一句话气的身体直颤,他凭什么这么嚣张!那个忘恩负义的势利小人,拿了自己那么多好处,竟然说走就走,我咒你不得好死。

    眼见马腾不再说话,妙俊风是一步步的向他走了过去。每走一步,就代表死神离他更近一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