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嘉德皇后
    “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但凭你现在的修为想要让我屈服还不够。有形有质的精神力在你们的国家可以算得上高手了,但在我们那,只能算是中游水平。”

    “喂!我想你弄错了一个问题。似乎是你一直在针对我吧!从我一进来你就对我发起突然袭击,你不觉得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吗?”

    “解释?哼!跟曹阉狗混在一起的人会是好人吗?我必须要保护我的皇儿。”

    妙俊风没想到,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竟然这么容易就获得了。若她真是皇甫凯的母后,那一切就说的通了。

    “皇后娘娘,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误会。我们何不在这里心平气和的好好谈一谈呢?”妙俊风主动收起身上的凌厉气势,将自己的诚意展现给她。

    女幽灵站在原地一边观察着妙俊风,一边脑海里在飞快地思考着。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她也撤去了自身的阴煞之气,目光变得平和起来。

    见到她的举动,妙俊风微微颔首,笑着介绍道:“在下妙俊风,是新上任的太子太傅。之前也见过太子,正是太子让我来这,说是等他上完课,在这里和我好好地聊一聊。”

    “是凯儿让你来的?那你为什么和曹阉狗走得那么近?”

    “近吗?不算吧!他是贵妃娘娘的人,我和他不是一路的,最多只是简单的合作而已。”

    “哼!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枪,本宫以往见的多了。你若是不拿点实在的,就算拼的你死我活,我也不会让你接近凯儿。”

    “真是一位好母亲,我的母亲要是能像你一样该多好。”在这里妙俊风可以不再隐藏心底的那一抹伤感和痛楚,眼眶中微微的泛起了一抹泪雾。

    妙俊风没有遮掩的真实情感,瞬间打动了女幽灵,让她在不知不觉间对妙俊风产生了一种亲近之感。

    “每一位母亲都是爱自己孩子的,自你出生的那一刻起,母亲与你就心灵相连,你痛她也痛,你笑她也笑。”

    “是吗?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吧!至少你对皇甫凯是这样,而我的母亲却一点也不在乎我,就算我死了也不会有一点感觉。”

    “怎么会呢?我不相信你的母亲是这样的人。”

    “哈哈哈...”一阵苦笑,“我的母亲就是曹公公的主子,乾贵妃。”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女幽灵那煞白的脸色变得更白了,她对这个事实感到震惊。

    “我有必要欺骗你吗?好了,她的事就说到这吧!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密,若是让我知道我的秘密被你透漏了,那不仅是你,就连皇甫凯我也不会饶过。”

    犀利的眼神,冷酷的神情,坚定的语气,让之前还处于伤痛中的妙俊风转眼间变得充满威势。

    “你放心,我是一个嘴严的人。你的心也没有欺骗我,幽灵对心灵的捕捉极为精确,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既然如此,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我总不能一口一个你的称呼吧!”

    “你还真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本宫姓嘉德,单名一个容字。我们嘉德家族在西人国不算大,但也比这里的一等家族要强大。

    自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我的命运就与你们的国家绑在了一起,这也许就是身为大家族小姐的悲哀。

    我不喜欢这样的命运,就算嫁给了他,我对我的生活也充满了悲愁。可自从有了凯儿,我的生活终于有了阳光,他就是我的全部。

    然而,好景不长。司徒那个贱人,竟然敢暗害我。我死不要紧,可我担心凯儿也会被她暗中给害死。

    幸好,凯儿足够坚忍,懂得低调。使得司徒贱人的注意力全部转向了四皇子和八皇子。只要有他们俩挡在凯儿的身前,凯儿的生命就不会受到威胁。”

    “可怜天下父母心,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皇甫凯的危险也会越来越大,一旦出事,那就无法挽回。这一点你想到了吗?”

    “想到了,不然,我也不会化身幽灵在这里保护他。”

    “可你的保护终究有限,除非你能成为幽灵领主,不然,你的活动范围只限于东宫之内。”

    “你怎么知道的?在你们国家,对于幽灵的了解不应该会那么详细。”

    妙俊风笑了笑,随后说道:“伟大英明睿智的所罗门王还不快出来见过嘉德皇后。”

    “咻”的一道光影从妙俊风的身体内遁出,一位英俊潇洒充满了贵族气质的男士出现在了妙俊风的身旁。

    “这是你的式神?怎么给我的感觉有点不一样呢?”嘉德皇后的目光不停的在所罗门身上打量,可就是看不出一点破绽。

    “尊敬的嘉德皇后,身为一名贵族,你应当矜持些。”所罗门向他行了一个贵族礼节。

    嘉德皇后出于本能反应,也回应了他一个贵族礼节。不过很快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你怎么会贵族的礼节?难道你也是西人?是谁把你炼制了式神,告诉我,我一定会请长老会的长老们帮你的。”

    “尊贵的皇后,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是妙俊风的好兄弟,是伟大的所罗门王。千万不要拿我和低级的式神作比较。

    我并非是谁炼制成这样的,而是自愿与妙俊风缔结了灵魂契约。对于幽灵,我相当了解,因此,你不必对之前的事感到惊讶。”

    “按照你的意思,在他迈入东宫院门前,你就已经告诉他我的存在了。”

    “是这样的。当时我也很好奇,在这里怎么会出现幽灵?幽灵的诞生可是相当苛刻的,但凡是可以在阳间幻化并且可以攻击人类的幽灵,那可比一般的鬼物要厉害的多。”

    “你还真是一个行家,若是你不自道身份,我还真以为你是幽灵王级别的存在。

    你和他是兄弟,而他现在又是凯儿的老师,这是不是意味着凯儿的低谷期已经走过,蓬勃的发展期即将到来呢?”

    “不,我的到来意味着太子殿下的生命面临着迫切的威胁。刚才你所谓的挡箭牌已经长大,并且对太子之位蠢蠢欲动。

    司徒皇后虽然想对他们二位动手,但也乐意见到我们三方斗得精疲力竭,最后她再来一网打尽,将胜利的果实收入囊中。”

    听到这,嘉德皇后的情绪变得紧张起来,不自觉的向着妙俊风走近了几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