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帮太子立威
    御书房内,头发半白半黑的李公公对着伏在书桌上批阅奏折的神皇笑着说道:“万岁,七公主很快就到了,您是让她进来还是立在外面等候?”

    “现在不是三师上课的时间吗?她怎么跑到朕这里来了?”

    “这事说来也挺有趣。不知万岁您想不想听一听?”

    “哦?皇宫内有趣的事可不多啊!朕正好也歇一歇,你说吧!”神皇端起换了一盏的热茶,轻轻地抿了起来。

    “哎!那老奴可就开始了。万岁您又不是不知道,太子太傅这个职位是换了一位又一位,今儿总算是来了个能力还不错的。

    只是这小子的脾气挺直也挺倔,做起事来忒认真。这不,七公主稍微犯了点错误,就被他严厉的批评了一顿。

    七公主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啊!伤心之下是带着泪水就往坤花宫跑去了。容妃娘娘在知道了这件事后,是兴师动众的带着人去学堂找那位太傅问罪去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确超出了她的预计,那太傅凭借着自己的口才硬是让容妃娘娘退了步,还呵斥了七公主。

    七公主这下可是真的气坏了,这不,立马就向着万岁您这边跑来了,想要让您替她主持公道。”

    “霖儿她犯了什么错?太傅为何要严厉的批评她?”

    李公公没有隐瞒,更没有添油加醋,一五一十的将他们俩的对话转述了一遍。

    “哼!霖儿的确有点放肆了!若她是皇子,朕一定会把她关入宗人府一个月,让她好好地反省反省。

    学堂的规矩是朕定下的,前不久才惩罚了一批人,这么快就又有人给忘了。难道他们当朕的话是戏言吗?还是说朕杀的人不够多?”

    李公公一听万岁爷这语气,心里是默默地替容妃娘娘和七公主祈祷起来。只希望容妃娘娘能够识大体,揣摩到万岁的心思,不要跟着七公主一起胡闹。

    “去把她带进来,朕想看看她会胡闹到什么地步。”神皇放下手中的茶盏,继续批阅起奏章来。

    片刻后,“父皇,您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七公主一边哭喊着一边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现在是上课时间,你怎么跑到朕这里来了?学堂内,还会有人欺负你吗?还会让你受天大的委屈吗?”神皇没有抬头,继续批阅着奏章。

    “父皇,您不知道。那个叫妙俊风的新来太傅,完全没有把您放在眼里。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大声的呵斥我,不等于是不把皇家放在眼里,不把父皇您放在心上吗?”

    “混账!给我跪下!”神皇停笔,把头一抬,怒喝一声道。

    七公主本来对父皇就怵,这一声雷霆之喝,让她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

    “你还有理了?你以为课堂上发生的一切朕都不知道吗?朕给学堂定的规矩连外人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可你身为朕的女儿却带头破坏课堂纪律,带头违反朕的规定。你的眼里还有朕这个父皇吗?”

    神皇责问七公主的话,恰巧被赶到门外的容妃娘娘给听见。

    “万岁,还请您息怒,臣妾回去后一定会好好管教霖儿。这一切都是臣妾的错。”容妃娘娘情急之下,也没有让人通报,急吼吼的冲了进去。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身为妃子,竟然连规矩都忘了!给朕跪下!”

    见到这一幕,李公公的心里是暗暗叹息道:“不想让它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容妃娘娘啊!现在的你必须冷静,切不可让母爱干扰了理智啊!”

    “容妃,一个月前在学堂发生的事,你这么快就忘了吗?朕记得你的记性是挺好的,难道说你的身体出现了状况,需要请太医治疗吗?

    若是需要,朕会给你安排一个清净的地方,让你呆在那好好地安心养病。至于七公主,就让他去资深女官那,好好地学学礼仪,等到明年西人的使节前来,就让她出嫁给圣皇的儿子吧!”

    “轰”的一声,一道惊雷在容妃娘娘的脑海里炸响。她怎么也没想到,太傅的话竟然成真了。

    “万岁,这一次是霖儿的错,臣妾身为母后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恳请您念在我们多年夫妻情分的份上,不要让霖儿远嫁西人国。

    一旦霖儿嫁到那边,臣妾恐怕这一辈子都难以再见到她了。”容妃娘娘能够在后宫中站得住脚,本事还是有一些的。

    现在的她知道,只有示弱,拿情分来当筹码,才能让万岁心中的怒气消下那么一点。

    神皇并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对于夫妻情分他还是很在意的。后宫佳丽那么多,为何被封为妃子的只有那么几个人,还不是因为只有这几个人能懂自己,让自己在那能感到温暖吗?

    “容妃,霖儿也是朕的孩子。但这一次她的表现令朕感到很失望。就让她先去跟太子道歉,然后,和你一起回坤花宫,没有朕的旨意,禁止她出门半步。

    至于你,削去妃子之位,降一级,从此刻起你就是容昭仪。另外,你也必须去向太子道歉。太子的身份何等尊贵,怎容你如此谩骂!

    你们都退下吧!”

    等到容昭仪和七公主退下后,李公公才缓缓的走上前说道:“万岁仁慈。只是老奴有一点想不通,万岁怎么会突然间帮太子立威了呢?”

    “你以为是朕心血来潮吗?朕是想观察一下他,朕不会在物质和人脉上帮助他,只会给他助助威。身为太子,要是没有手段和能力,就算朕未来将大位传给他,他也守不住啊!”

    “万岁,您可真是良苦用心啊!只是再有一年二皇子就要回来了,四皇子和八皇子对这太子之位也是垂涎已久啊!”

    “你这老奴,说你不懂你还什么都懂!若是换成别人敢多嘴,朕立马斩了他!”

    “谢万岁信任,老奴可是万岁的忠诚卫士,万岁到哪,老奴就到哪。”

    “好啦!可以说除了父皇和母后,你就是朕身边最亲近的人了。下面你说说,对于二皇子,四皇子和八皇子,你看好哪一个?”

    “万岁,这还真不好说。但老奴知道,在您的心里有一杆秤,早就把他们给称好了。”

    “哈哈哈...,就你会说话。朕继续批奏章了,今晚朕去乾贵妃那,你去安排一下吧!”

    “诺,老奴这就去通传。”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