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你还是你 上
    第429章你还是你(上)

    妙俊风的第一堂课,临近尾声。只是这一堂课给他的感觉并不好,教学应该是愉快的,可在这里教学有点像是煎豆腐,太嫩不好吃,太熟又会老。

    “太傅,接下来太保还有课,我就不送您回去了。您可以在东宫等我。”

    “好。”

    太子自始至终,在妙俊风的面前,都将自己视作学生,并非是一国的太子。在他的心里,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得到老师的欣赏,才能让自己学到更多的东西。

    妙俊风前脚刚一出课堂,后脚抬起时就远远看到容妃娘娘和七公主又折了回来。

    “看来容妃娘娘还是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她们母女应该是受到相应的惩罚了。哎!后宫竞争激烈,希望你们能够挺过来吧!”

    妙俊风不想跟她们有太多的交集,故意避开了她们,绕了一绕。

    “太傅大人,还请您等一等,娘娘有事要向你请教。”之前那个嚣张的公公,此刻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就好像妙俊风只要瞪一眼,就可以让他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好,我就在这等她,让她不要着急,先把正事处理好。你去回话吧!”

    “哎。那就请您稍等了。”公公弯着身子,缓缓的向后退去,直到退出十余米,才转过身子,向着容昭仪那里走去。

    “四哥,你瞧。容妃娘娘带着七公主又回来了。”

    “先看看再说,保持沉默。”皇甫皓比七皇子要沉稳得多,在真相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不能轻易表态。

    另一边,“哥,你看她们又回来了。难道是来找太傅麻烦的?还是说是来找回脸面,寻太子晦气的?”

    “珠儿,不要胡说。你没看见她们的步伐很缓慢,神情里也带有一丝阴霾吗?我觉得在她们身上应该是有事发生了。”

    “能有什么事?顶多被父皇说上几句呗!我又不是没被说过,这脸摆给谁看呢!”

    “不要胡言。我们静观其变就好。”皇甫明轻声的呵斥了皇甫珠一声。

    容昭仪和七公主走进课堂,没有去理会其他人的目光,径直走到太子的面前。

    “太子殿下,之前我多有冒犯,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我在这里向您道歉了。”

    “太子哥哥,扰乱学堂纪律,是我不对,还请您原谅,我在这向您道歉了。”

    容昭仪和七公主主动道歉的言行让学堂上再一次掀起了波澜。

    像是四皇子和八皇子,一下子就从她们的举动中捕捉到了有用的信息。这个信息对自己来说是最糟糕的信息。

    若太子仍是之前的太子,她们母女怎么可能会把姿态放的那么低?

    她们母女俩肯定是见到父皇了,若不是父皇发话,凭她们俩的性子,怎么可能会来向太子道歉!

    可父皇这么做的目的,难道是想表明太子是他立的太子,不是谁可以肆意谩骂和轻视的?还是说,在父皇的心里,太子就是未来的储君,借此事让大家不要会错意和再有什么小动作?

    两个人虽是不同阵营,但在此时,心里的想法确是想到一块去了。

    “此事已经揭过,容妃娘娘还有霖儿妹妹不用再将此事放在心上。很快太保就要来授课了,容妃娘娘若是没其它事的话,就请先行离开吧!”

    “是,太子殿下。霖儿我们走。”

    “容妃娘娘,霖儿妹妹还要上课呢!”

    “万岁有旨,罚她闭门思过。等惩罚期过了,她会回来上课的。”

    “好,若是有机会见到父皇,我会去替霖儿妹妹求情的。”

    “那就多谢太子殿下了。有时间的话可以来坤花宫做客,最近我可是学会了不少新的点心,若是您来了,可以做给您尝尝。”

    看着她们母女二人走出去的背影,皇甫铠的心里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按照自己对容妃娘娘的了解,她不应该会是这样的人啊?

    站在林间小道上的妙俊风,听到了背后传来的脚步声,他是笑着转身说道:“我是应该称呼你容妃娘娘,还是别的什么称呼?”

    “太傅大人,您就不要再取笑我了。我让人请您留下来,一来是向刚才的事道歉,二来是有事相求。”

    “哦?何事?是有关七公主出嫁的事吗?”

    “太傅大人,我现在对您是真的心服口服了,您可真是料事如神。若不是在皇宫里遇见您,我还真会以为您是天上的神仙。”

    “过奖,还是请你先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哎!在宫里好不容易熬到了妃子的位子,谁曾想到,在短暂的瞬间,一下子就被降为了昭仪。

    想必您也知道,在这后宫里的危险并不比朝堂上小多少。我今天算是好的了,原以为万岁是要将我打入冷宫的。”

    “万岁爷的事请恕我不方便多加议论。再者这也是你们的家事,我是一个清官,清官难断家务事嘛!”

    “太傅大人,就算我求您了。请您想想办法,一定不能让霖儿嫁到西人国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若是她离开我了,在这皇宫中,我将会是多么的寂寞。”

    “哎!你们哪!在外面时想进来,进来了又害怕寂寞。好吧!看在母亲这二字的份上,我可以给你支一招,但能不能成,就要看天意了。”

    “还请太傅相告,不管成不成,您的这份情我记下了。”

    “能让昭仪欠下一份人情,我也是赚了啊!我就一句话,无论何时何地,你都要跟皇甫铠站在一条线上。”

    “和太子殿下站在一起?可万岁是最讨厌后宫干政的。”

    “我没有说政务啊!我说的是家务。你们难道不是一家人吗?”

    “我明白了,多谢太傅。我就不跟您多聊了,免得人多嘴杂,平添了是非。告辞。”

    目送她们母女二人离开,妙俊风的心里顿时觉得压力很大。和这么多人同时过招,自己能应付过来吗?

    妙俊风回到东宫自己的院落后,给自己沏了一壶茶,一边慢慢品着茶,一边捧起一卷书惬意的看了起来。

    沉浸在书的海洋中,这时间过的就是快。转眼间,就到了日上三竿,该用午饭的时候。

    “太傅大人,太子请您去东宫一起吃午饭。”

    “好,这便去。”

    东宫的殿门口,太子静静的站在那,等待着妙俊风的到来。

    一见到妙俊风,太子是三步并作两步的迎了上去,笑着说道:“今天的事多谢太傅了,要不然,事情也不会有这样的转机。

    我是真的没想到,原来在父皇的心中我还是有分量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