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你还是你 下
    第430章你还是你(下)

    “太子殿下,无论你在万岁心中有没有分量,你还是你,这一点没有变。不可能就因为今天的事,而让你变成了另一个你。

    你要知道,太子之位是一个客观的不会变的位子,关键是什么样的人坐在太子的位子上。

    以往的你,表现不好吗?不!我觉得挺好。要不然,你也不会活到今天。或者说能在太子的位子上坐这么久。”

    “是,太傅教诲的是。里面请,我们边吃边聊。”

    东宫大殿的偏殿内,皇甫铠主动的想为妙俊风斟上一杯酒,但被妙俊风给拒绝了。

    “太子殿下,喝酒误事。你见到过万岁在吃饭时喝酒吗?除了宴请朝臣和在重大节日的宴会上,他会象征性的喝一点,平时可是滴酒不沾的。”

    “是,太傅,您的话我一定谨记。从此刻起,我也不再饮酒。”

    “你的性格我很喜欢,厚道且坚韧,重感情,有孝心,懂得感恩。若是你登上皇位,想必应该是个好皇帝。”

    “多谢太傅厚爱,我的身上也有很多不足,今后我一定努力改正。”

    “太子殿下,身为你的老师,我必须得提醒你一下,今天的事,万岁把你推到了一个很危险的位置。你可以将它视作为考验,也可以将它视作为万岁的游戏之作。

    如何看待取决于你,但在选择过后,你的思想会让你走上完全不同的两条路。”

    “还请太傅为我解惑,我可是答应过您要激流勇退的。”

    妙俊风微微一笑,对皇甫铠的表现很满意。若是他此时表现的对皇位很渴望,那自己对他谈不上失望,但也不会再用心的去帮他了。

    “第一种看法,代表着你觉得你在万岁心中的位置很高,他想让你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解决登上皇位前的所有阻挠和困难。

    他不会给你实际上的帮助,只会给你威和势。但万岁的这种做法却会让你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让原本平衡的局面瞬间被打破。

    司徒皇后会眼睁睁的看着你登上皇位吗?四皇子,八皇子会心甘情愿的把皇位拱手相让吗?他们身后的势力以及所代表的家族,会轻易的将经营那么多年的计划还有未来可以获得的收益,说放下就放下吗?

    答案是肯定的,他们任何一个都不会。他们任何一个都会觉得自己会是笑到最后的一个人。因此,他们会无所不用其极,直至实现自己的目标。

    第二种看法,代表你心智成熟,对自己的父皇很了解。今后的生活不会因为今天的事而有任何变化。你会变得更加谨慎低调,耐心等待着可以跳脱于囚笼之外的机会。

    两种看法之后所走的路我都已经向你解释了,选择哪一条,那就是你的事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会选择我心中期望的那一条路。”

    “太傅,我选择第二条路。我有很多事还没有去完成。母后的遗愿我也还没有完成。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无意义的争斗中。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大家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为了一张龙椅,非得斗的你死我活吗?

    若是给我选择的机会,我宁愿选择当逍遥王。也许这样,母后也不会离我而去,现在的生活也会变得多姿多彩,那些弟弟妹妹们也会真心的喊我一声哥哥。”

    “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啊!跟你在一起,我也会变得柔弱起来,可是这个世界并不会让这种性格的人成为主宰。

    你若不在帝王家,不在世族家,也许会成为家中的顶梁柱,会成为你心中想成为的那个人。然而,木已成舟,现在的你只能继续前行。

    想要实现心中的生活,也并非不可能。只要你拥有强大的实力便可。你现在的修为已达到王境圆满,只要再做突破,你就可以选择你想要的生活了。”

    “太傅,您的年纪真的比我小吗?真的不是某位前辈大能返老还童后,特意来帮助我的?”

    “咳咳咳,能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吗?我再说最后一遍,我的年龄的确比你小,只不过我的经历比要比你多。”

    “那老师您可就太厉害了。您的修为还没有我高,却能一眼就探查出我的虚实。想必战斗中的您将会更加可怕。”

    “你以后会知道的,我们不是还要去战场,去西人国吗?到了那免不了要战斗,也只有在经历过真实的生死战斗后,你的心才会发生蜕变。”

    “谢谢老师。老师请,再不动筷子,这菜可就要凉了。知道老师您爱吃鱼,我特意吩咐下面做了这道清蒸鱼。”

    “有心了。你也吃吧!吃完我们再继续聊。”

    与此同时,坤宁宫内,司徒皇后一手将桌上的餐盘器具全部扫到了地面上。

    “万岁为何那么偏心,整整一个月都在乾贵妃那,他心里难道除了她就没有别人了吗?本宫好歹是后宫之主,万岁这是要故意给我难堪吗?

    论美貌和身材,本宫哪一点比不上乾贵妃!不就是生了个龙凤胎吗?万岁临幸那么多趟,要是生不出来才稀罕呢!”

    “娘娘息怒,您可别气坏了身子。为了她可不值。二皇子可是还有一年就要回来了,我们可得好好的准备下,他应该也是很想您了。”魏公公见皇后娘娘的火气那么大,赶紧岔开话题,转移了她的心思。

    “说的是,我已经两年没有见到我儿了,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这小子,也不知道传个讯回来,难道在他的心里我这个母后就不重要吗?”

    “娘娘这是说的哪里,二皇子也许是没办法,不然,早就给您传讯了。难道您忘了她在上学的时候,隔三差五的就给您传讯吗?在他的心里,您可是最重要的。”

    “就你会说话,命人再去备一桌饭食吧!本宫先出去走走。”

    “哎,老奴这就去安排。不过,在此之前,老奴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向您禀报。”

    “能让你说重要的事,应该不是小事,说吧!”

    “今天在学堂发生了一场小风波,容妃娘娘受七公主连累,被贬为了昭仪。而在这件事中,获益最大的人是太子,那母女二人从万岁那里出来后,可是又返回了学堂当着大伙的面向太子道了歉。

    这有没有可能是万岁爷借着这件事,向大家释放出的信号呢?”

    “哼!一个无胆无势的太子有什么好怕的!本宫觉得,只有这样才会让游戏更有意思,不然,岂不是太无趣了!”

    “娘娘说的是,老奴这就去安排饭食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