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三章 审问者
    场面上化作实质般压抑的气氛,让皇甫凯感到有些不自在。

    无论是阴皇还是八大帅,都是皇境境界。自己的老师纯属另类,强大的修为令自己都感到变态。

    身在侯境境界的自己,能够平稳的坐在这里,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

    “老师,您怎么还不说话?您要是再不说话,我可就撑不住了!”皇甫凯咬着牙向妙俊风传音说道。

    “撑不住,也得撑!这是对你的历练,能够让今后的你在面对满朝文武时,能够不怒自威,势压诸臣。”

    “这是我的幸运还是我的悲哀啊!我知道您是为我好,只是这步子迈的太大了,我有点跟不上。”

    “我这愚笨的学生,再坚持十息,十息之后,我便来化解这诡异且压抑的氛围。”

    白夜坐在位子上,目光没有看向阴皇,更没有向他求助。此时的他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误区,或者说是主动闯入了阴谋者事先布好的陷阱。

    “想我白夜英明一世,糊涂一时啊!片叶障目,竟然被人给引到了泥潭里。想要出去,看来是很难啊!”

    “白夜元帅,你身为八大元帅之一,受世人敬仰。以往也是战功显赫,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难道说真正想谋逆的人是你!你是想先取得陛下的信任,然后再对我们一一打压,最后弑帝而篡位吗?”

    木兰元帅的话字字诛心,让白夜听后气血上涌,脸色是变得暗紫深红。只要再进一步,他就能喷出一口心血来。

    “木兰元帅,不知我能否为白夜元帅说句话。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好,身为多年同僚的你想必也不希望他现在就出点意外吧!”

    忽然站起的妙俊风,像是在磅礴雨夜为白夜撑起了一把伞。随后说出的一番话,更像是为全身淋湿的白夜送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能在我们八大帅谈话时插嘴!”

    “哈哈哈...,好一个什么东西,好一个有什么资格!

    木兰元帅,我不知道你是通过何种手段和途径成为元帅的,就我看来,你在我的面前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世上的美女有很多,有些美女知道自重自爱,有些美女则是唯利是图,急功近利,将自身的优势毫不珍惜的挥霍掉了。

    我希望你是前者而不是后者,但事实是什么,只有你自己才知道!”

    “混账!你竟敢侮辱我!”木兰元帅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妙俊风的话似乎戳到了她的痛处。

    “木兰元帅,我有羞辱你吗?是你自己在羞辱自己吧!”妙俊风对她完全无视,一双眼神古波不惊,幽深似海。

    “陛下,我恳请你立刻处决这个人!他这不仅是对我的羞辱,更是对陛下您的不敬。我们八大帅可是陛下您的门面啊!”

    “木兰,他的生死可不是由我说了算的。你可以去问下他的身份,他究竟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说那样的话!”

    阴皇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似有深意的目光牢牢地注视着那位站起来,即将舌战诸帅的年轻人。

    木兰元帅先是诧异了一下,而后怒目一转,向着妙俊风问道:“你是什么人?”

    “在下妙俊风,阳世皇庭国御史中丞,太子的老师。”

    “好啊!白夜!你还敢说没有谋逆之心?皇庭的敌人都给你带到这来了!下一步你是不是准备联合皇庭的强者把我们全部击杀了啊!”

    “木兰元帅,请不要混肴视听,转移话题。白夜元帅对国家是忠诚的,对阴皇更是忠心可嘉的。

    我为什么在这里和来这里做什么,没必要向你解释。但你是不是需要给大家一个解释呢?一个怂恿其他三位元帅向陛下发起这个议案的解释。”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怂恿他们了!你不要血口喷人,毁我名节!”

    “哦!原来你还知道名节的重要性!还知道这件事若是被人道出来,会让你名誉扫地。可你为什么还要明知故犯呢?”

    “哼哼,妙俊风。你想要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也得选一个好一点的话题。你不会以为就凭你刚才说的,就能让大家相信了吧!

    身为皇境强者的大家,不会连我是不是处子之身都分辨不出吧!”木兰元帅嘴角微微上扬,将情绪完美的控制在自己的掌心内。

    “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妙俊风笑着说道:“木兰元帅!你知道此地无银三百两这句话的意思吗?

    原本我还找不到突破口,可就在你刚才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其他三位王爷的情绪可都出现了细微的波动。

    你不会在去找他们的时候,都会说出以上的那番话吧!若是,你也真是够恶心的!”

    “你混蛋!诸位元帅,他这不仅是在羞辱我,更是在羞辱你们!你们难道就可以容忍一个敌人在这里大放厥词吗?”

    木兰元帅用一双满腔怒火的目光扫视了全场。除了她自己,七名元帅中,有三位元帅的神情刹那间波动了一下。

    “妙俊风,念在你是皇庭来使的份上,本帅就不杀你了。但请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辞,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还是要管好自己的嘴巴为好!”

    “东方元帅,你是两朝元老,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左一句右一句的了。我会以审问者的姿态来审问木兰元帅。

    若是到最后审问不出所以然,我甘愿自裁于此。若是一不小心审问出了什么,还请圣明的阴皇陛下做出英明的决断,害群之马决不可留。

    不知木兰元帅,你可敢接下我的审问?”

    “呵!这有什么敢不敢的?你以为光凭几句问话就能颠倒是非,欺瞒陛下了吗?你也太目中无人,自大自狂了吧!”

    “我只问你可敢?”

    “敢!有什么不敢的!我到要看看,当你审问不出结果的时候,会如何跪地求饶!谁让我心肠好呢!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就算到时你跪在地上,磕得头破血流,也没有一个人会帮你求情!

    别指望白夜,伟大的陛下是不会允许有人恶意中伤八大帅的!”

    妙俊风对她的话置若罔闻,转身对着阴皇就深深一拜。随后说道:“恳请阴皇陛下主持公道。我的审问一旦开始,就不容有外人干扰。否则,审问结果的准确性将会大打折扣。”

    “恩准!”

    浩瀚的威压从阴皇身上散发出来,他知道这不仅仅是在帮妙俊风,更是在帮自己除掉隐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