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金胜之死
    “阴皇陛下,我的审问到此结束。接下来的事也只有您能做出抉择了。”妙俊风对着阴皇拱手一拜说道。

    “好,你先坐下休息,等朕了结完这里的事,我们再好好的聊聊。”阴皇对着妙俊风点头微笑了一下。

    下一刻,阴皇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他用携带着浓厚威压的声音向东方敖问道:“东方元帅,你是不是要给朕一个解释?”

    东方敖呼出一口气,像是做出了决定。他稳稳的站起身回道:“陛下,这件事我的确欠你一个解释。也许我真的是老了,竟然会中了平日里最看不起的美人计。

    我与木兰元帅的确有过鱼水之欢,我也老眼昏花的认为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可实际上,我错了,错的很离谱。”

    “然后呢?”

    “还有然后吗?我一世英名都在今朝毁了,还会有然后吗?”东方敖闭上眼,将头仰的很高。

    阴皇不再说话,只是眉头皱的很紧,脸上的神色也是越发凝重。

    东方敖对自己真的很好,想当年要不是他一路的精心呵护,自己也坐不上这把皇椅。可是,他今天为什么会犯下这么大的错误呢?

    自己真的不相信他对这个议案以及木兰的真实目的会一点也不知道。难道说英雄暮年,真的被恋爱冲昏了头脑?

    “你们二位呢?是不是也要给朕一个解释?朕平日里待你们不薄吧!”阴皇将阴沉的目光看向了坐在东方敖身边的两位元帅身上。

    这两位元帅到也干脆,站起身来,二话不说,“砰砰砰”对着阴皇就磕了三个响头。

    “陛下,我为您南征北战百余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刚才的三个响头代表过去的以及现在的我,将您与我之间的情谊还清。

    未来的我会隐居于山林之间,不问世事。”

    “陛下,我的意思和老金差不多,但我不会再留在这,我会前往别的世界,去探索武道的奥义。”

    “你们俩都说完了?就没有什么别的要说了吗?”

    两个人彼此相视一眼,最终摇了摇头。

    “好,很好!你们觉得这样的解释,朕能收下吗?你们觉得在这番解释之后,朕就会让你们离开,然后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身为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担当!身为臣子就要有臣子的担当!试问你们两个像个男人吗?像个臣子吗?”

    “陛下,我身为皇境大成武者,有我的骄傲。我对您很尊敬,也希望您能尊敬我。”

    “是的,陛下。若是你真把我们逼急了,你觉得你能够以一敌二,把我们给镇压吗?

    不对,兴许是四个呢?”

    “哈哈哈...,金胜,朕可以把你的话视为威胁吗?你的记性应该不会那么差吧!朕最不怕的就是威胁,最痛恨的就是威胁。

    你说得对,以一敌四,朕的确不是你们的对手。可你别忘了,现场可是有九位皇境强者,朕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还有一点,你觉得老叔会真的跟你们一起做出弑君之事吗?”

    阴皇的话让金胜惊疑起来。他惊疑的不是东方敖,而是现场多出来的一位皇境强者。

    在思来想去后,他不得不把目光集中到坐在位子上,神色淡定的妙俊风身上。只有这个人是自己难以预估的变数。

    “你是叫妙俊风吧!这是我们阴人内部的矛盾,我希望你不要介入进来。即便你能够在战斗中维持皇境状态,但那又能持续多久呢?

    若是你保持中立,静坐一旁。我保证在未来的百年之内,阴人大军将不在侵入你们的世界。”

    其实就连金胜自己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妙俊风说那么多,内心还希望他能同意自己的要求,做到隔岸观火。

    “金胜,你的条件听起来真的不错。但白夜是我兄弟,他选择站在哪边,我就会站在哪边。至于你说的,在战斗时才能维持皇境状态,我承认你说的没错。

    只是你能确定我维持不到战斗结束吗?还有就是,你清楚在战斗状态下,我的实力会达到什么境界吗?”

    金胜不语,站在他身旁的银军却在此刻,身形一动,一把向着妙俊风抓去。

    皇境大成的实力彻底爆发,这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众人,尤其是离妙俊风最近的白夜,心头是猛地一颤。

    高手过招,刹那间便可分出胜负。对银军来说,这个机会稍纵即逝。只要把妙俊风率先除掉,那么今天,谁是最后的赢家还真不好说。

    “界禁!”

    妙俊风眼眸一抬,平静的说出了两个字。

    “嗡!”的一声,长方形的光罩将即将靠近自己的银军,顷刻间困在了里面。

    身经百战的银军在被困的一瞬间,立刻将全身的力道集中到了自己的右拳上。他知道一旦自己被困住,那就真的脱身乏术,任人宰割了。

    “哈!”一拳挥出,神经紧绷,只要光罩出现裂缝,自己的生机就来临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露出笑容的时候,一道流光在他的注视下,准确无误的遁入了他的眉心内。

    在银军的精神世界内,他只是稍微抵抗了一下,就完全失去了对精神世界的掌控。

    银军的双眼渐渐的暗淡下来,到最后,形若木人,一动不动的站在界禁内。

    妙俊风与银军的对招看似漫长复杂,实际上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妙俊风展露的这一手,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震住了。

    银军可是皇境大成的强者,这样的人,在占据了有利的条件下,仍被妙俊风从容的制服。可想而知,妙俊风的实力会有多么恐怖。

    “金胜,现在你还觉得我会袖手旁观吗?即便我想,但他却将我推到了你们的对立面。

    你当元帅当了这么久,对于兵法应该是相当熟悉的。刚才是五对四,现在是五对三或者是五对二。你觉得你们的胜算还有吗?你觉得你引以为傲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发挥出多少?

    金胜,面对现实吧!你是聪明人,在你沦陷的那一天,你就应该知道等待自己的结局是什么!”

    “哈哈哈...,想我金胜居然也会有今天!好,好得很!我记住你了,妙俊风!”金胜癫狂的喊完这些话,随即自断心脉,口吐鲜血,双眼不合的自尽而亡。

    “哎!何必呢?不过,这也是一种解脱。”妙俊风走过去,把他的眼睛合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