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激烈的争执 下
    “嗡”的一声,空间涟漪再度泛起。

    不用猜测,不用期盼,这最后出现的两个人正是皇甫明和诸葛水云。

    当他们二人出现在宴会场地的中央后,双眼中充满了镇定,似乎对自己是最后一批次出现,丝毫没有感到意外。

    “儿臣拜见父皇。”

    “臣诸葛水云拜见圣上。”

    “你们都平身吧!明儿,此去阴人世界可有收获?”皇甫有德对皇甫明的期望很高。出于对乾贵妃的爱,对皇甫明自己也是疼爱有加的。

    “启禀父皇,儿臣与诸葛太保在阴人世界获得了奇遇。诸葛太保在机缘巧合之下,一举踏入皇境小成,儿臣的修为也是接连突破达到了王境圆满,离皇境也只有半步之遥。”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自身实力的提高才是获取自己想要事物的先决条件。除此以外,你们还有收获吗?”

    “回父皇的话,我们还结识了一股对阴皇不满的势力。只要我们能够为他们提供足够的资源,他们可以帮助我们,在阴人世界内部,牵制阴皇。”

    皇甫有德听后,惊疑一声。对于皇甫明的话,他不会怀疑。只是这奇遇是否太好了一点呢?

    “圣上,我们的这番奇遇,全是在八皇子殿下的文才武略下获得的。若是没有八皇子,就是派一百个像臣一样的人去,也是丝毫没有用处。

    那位高人对八皇子极为看好,喜爱有加,已经收八皇子为徒。而八皇子口中的那个势力,正是这位高人一手创建的。

    圣上,此次阴人世界之行,八皇子功不可没。还请圣上明察!”

    诸葛水云的话让站在一旁的诸葛峰峦变得尴尬起来。若是不开口,于情说不过去;若是开口,与理又说不过去。

    皇甫有德注意到了诸葛峰峦的尴尬,于是他再一次对着妙俊风说道:“俊风爱卿,对于此事你怎么看?”

    妙俊风处变不惊,从容应对道:“八皇子殿下能够获得好的机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然而,福兮祸所依,微臣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哼哼!太傅!你不会又想说出一车不利言论吧!本师实在是很好奇,究竟要我们怎么说,你才会不说出反对的观点呢?”

    孟青风老谋深算的在妙俊风话音刚落下之时,便抛出了一番至他于众人对立面的言论。

    果不其然,在他说完后,皇甫明和诸葛水云,以及支持皇甫明的相关人员,是立刻向他投来不善的目光。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对这些目光熟视无睹。随后,他高声说道:“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捷径从不存在,除非,拥有逆天的承受能力和吃苦精神。

    逆天之路并非是天才就可行的。在这条路上会有数不尽的敌人,每一个敌人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只有将这些天才击败或者杀死,才能铺就自己的登天之路。

    能够在这条路上登顶的天才,无不是踩在众天才的头上,一步步的走上去的。当他登顶之时,身上除了荣耀的光环,还有数不清的因果和无数的杀孽。

    说了这么多,我就是想说,没有人能够一步登天,天上也从不会掉下馅饼。八皇子殿下的师傅就算再厉害,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收下他。

    在这世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既然他收了八皇子殿下,又给了殿下机遇。殿下是否要回报一二呢?

    只要殿下动了这个念头,那么,在今后的道路上,对于师傅的要求就不会拒绝。就算师傅的要求很过分,自己也不得不去完成。

    因为,一旦自己否定了师傅的要求,那就等同于忘恩负义。

    恩从何来?传道受业,牵制阴皇。

    义从何来?在自己身处困境时,师傅慷慨的帮助了自己,坚定地站在自己这边。

    如此两项,只要八皇子殿下动摇,就会损了道心,在今后修行的道路上,会越走越慢,直至停下。后果严重的话,极有可能会走火入魔,陷入魔障。”

    “住口!太傅,你不觉得你说的过了吗?你这是在咒八皇子殿下啊!八皇子殿下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如此咒他!”

    诸葛水云一闪身,站到皇甫明的身前,举起右手,伸出食指,指着妙俊风的头颅大声责问道。

    “太保!你不要乱扣帽子好不好?我何时咒八皇子殿下了?正如你说的,我与八皇子殿下无冤无仇,我为何要咒他?”

    “哼!谁不知道你是太子的人,一心只想着太子。凡是和太子为敌的人,你都会争对。才不会在乎他是皇子还是公主,哪怕就算是前辈大能,你也会死磕到底。”

    “多谢太保的赞誉。只是我这样做难道不应该吗?再有,按照你的意思,八皇子殿下是与太子为敌了?”

    妙俊风的反问让诸葛水云一下子懵了。他发现怎么绕着绕着,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呢?这不应该啊!

    见到诸葛水云的反应,诸葛峰峦是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的侄儿实在是太菜了,在妙俊风的面前,怎能和他打口水官司呢?这不是找虐吗?

    “水云?还不向太傅道歉!你刚才都说了些什么混账话!八皇子对太子这位兄长是很尊敬的,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敌人了?

    你是不是修为长进了,人就开始有点飘了?还不给我回到地上,清醒清醒!”

    面对诸葛峰峦,诸葛水云可不敢放肆。诸葛家说是由诸葛擎天,自己的父亲掌管着。可实际上,真正的顶梁柱和掌舵者是自己的大伯,也就是眼前的这位。

    “太傅,还请大人有大量。我就是一个粗人,没什么文化,肠子直,有啥就说啥!刚才的话你就当是一阵风吹过吧!”

    妙俊风轻咳一声,感觉有些风中凌乱。

    什么叫肠子直,有啥说啥?难不成他刚才说的都是实话?

    “诸葛太保!对于你刚才说的话,就按照你说的意思办吧!只是关于八皇子殿下师傅的事,我们还需从长计议。

    只有真正探查清楚了师傅的身份,实力,动机和目的,我们才能放心的与他合作。在此之前,还请你保护好八皇子殿下,请他不要在与他口中的师傅联系了。”

    “好!我回去后会跟八皇子殿下商量的。”诸葛太保对妙俊风点了一下头,揣着难看的脸色,把身子转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