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三章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在智叟的搀扶下,刘鸣煊略显狼狈的走了过来。

    “西部边境大营,统帅刘鸣煊,拜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刘鸣煊这一拜很认真,即便身体微微发抖,也还是保持着九十度的躬身之状。

    “刘元帅快快请起,我原以为你不知道我是谁呢!”

    皇甫凯的无心之语,却让刘鸣煊感觉如坠深渊。就算自己收到了上面的信息,知道自己要支持和效忠的人是谁。可也不能在明面上对眼前的太子亮出兵戈啊!

    “请太子殿下恕罪,是本帅失职,没有驾驭好属下。恳请太子殿下念在末将戍边这么多年的份上,饶过那些兵士,要罚只罚末将一人。”

    刘鸣煊这一回是单膝跪地,抱拳请求。他进一步将自己的姿态放低,没有再将自己当做这里的主人,三军的统帅。

    “刘元帅,我不是让你起来吗?你怎么又跪下了?甲胄在身,不必行跪拜之礼。再者,父皇可是明文规定,侯境以上强者,面见上级,可以不行跪拜之礼。

    你这一拜,可是让我受不起,也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太子殿下,您当得起这一拜。这一拜,乃是末将发自内心的一拜,绝非是表面文章。”

    “好!我知道了,你先起来。不然,我们的谈话就到此为止吧!”

    “诺!”刘鸣煊干脆的回应了一声,有力的站了起来。

    “刘元帅,你在边境前线的事迹,我在宫中也是多有耳闻。但不知,在宫中发生的事,可曾在你的军营中流传?”

    “回太子,末将治军严格,严禁在军中散播不良消息和小道消息。但凡被发现者,一律鞭笞二百。因而,在末将的营地里,军士对皇宫内的事情以及其它的方面,是一无所知。”

    皇甫凯在听了刘鸣煊的回话后,脸色微微变动,目光也是变得严肃了几分。

    见到皇甫铠的反应,刘鸣煊心中大惑不解。自己回答的中规中矩,难不成又在什么地方得罪到他了?

    “主人,您刚才的回答没有问题。但是您的思路不能顺着太子的来,您要知道太子刚才说的是你的军营。

    就算你是西部边境大军的统帅,但这支军队也并非是您的,而是属于皇庭的,属于当今万岁的。

    您之前的回话,完全有僭越之嫌,甚至可以理解为有不轨之心。倘若太子动起真格的来,主人,您的人头恐怕就要落地了。”

    式神智叟的传音解释,让缓过来的刘鸣煊再次心生颤栗。

    他双腿一弯,“嘭”的一声,重重的跪了下来。

    “末将刚才一时口误,还请太子殿下不要听进心里。末将身为西部边境大军的统帅,这是圣上赐予我的权利与荣耀。

    只要圣上金口一开,我这一手的权利和一身的荣耀,完全可以在顷刻间失去。

    不管是末将还是整个西部边境大军,我们都是隶属于皇庭,效忠于圣上的。”

    刘鸣煊跪地叩拜的一番话,让皇甫凯听后,心中的那一丝郁结,迅速的解开了。

    “刘元帅请起、话不说不明,只要你把话说明白了,我也就能明白你的心意,不会再升起误会之心。”

    “走,我带你去见过老师。得罪我不要紧,关键是你不能把老师给得罪了。你要知道,老师有时比父皇更加可怕!”

    看着皇甫凯温暖的笑容,刘鸣煊不知为何,心里感到毛毛的。

    职业微笑自己见过的太多,若是信以为真,那“笑”这个字可就会在眨眼间变成后辈晚生眼中的“孝”字。

    “老师,刘鸣煊元帅向您来赔罪了,您看您是否和他交谈一下?”

    皇甫凯此时的言行,在刘鸣煊看来完全是匪夷所思。就算妙俊风是太子的老师,太子也不可能这样尊崇他吧!

    眼前的这一幕哪还有一点太子见太傅的样子,分明就是弟子拜见师尊嘛!

    “小凯,你明知我的用意,还特意如此,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妙俊风睁开眼,摇着头对皇甫铠笑着说道。

    “老师,您的阅历比我丰富,您的手段比我高明。这头一回的招降我还是跟在您身边学习就好。有了这一次的经验,下一次,我一定会亲力亲为,不再麻烦老师。”

    “你啊你!让他过来吧!”

    皇甫凯侧身,对着刘鸣煊说道:“刘元帅,过来吧!希望你能把握住机会。”

    刘鸣煊原本准备好的说辞,在皇甫凯的这一句话后,瞬间消融。他蒙了,难道不是效忠太子吗?怎么看这势头,像是要效忠妙俊风呢?

    “刘元帅,你不必惊讶。我知道你心中惊的是什么?忧的是什么?怕的又是什么?

    整个白虎域的军队可以说有三分之二都听命于诸葛家。而诸葛家目前支持的皇子是八皇子。我们来这里的用意想必你早已知悉,之前,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无论我说的是否正确,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话,请你一定要听进去。

    皇甫凯是堂堂正正,名正言顺的嫡长子,已在太子之位上三十年。

    圣上此次举办的这场生日宴会和安排的任务,明面上是为了接班人而准备,可实际上就真的如此吗?

    太子的母亲嘉德皇后,可是出生于西人国的嘉德家族。刘元帅在边境多年,对嘉德家族应该不陌生吧!

    若是将来,小凯继任了皇位,凭你的经验,你觉得西人国对我国的威胁还会像现在这么大吗?你不必急着回答,请听我继续往下说。

    其他三位皇子,身后的势力都很强大,可再强大也只不过是本国势力。并且在这些势力中,不存在稳压对方一头的势力。

    司徒家,孟家,诸葛家,乾家等,不是我目中无人,只要再给我点时间,凭我一人,就足以横扫他们四家。

    识时务者为俊杰,小凯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你若是真心效忠,凭小凯的性子绝不会亏待于你。

    在你没有真正投诚之前,我也不会将我方真正的底蕴透露给你。

    这是一场赌局,只要你敢,光耀门楣,福泽子孙的光环就会降临到你身上。

    若是不愿,我也不会怪你。只不过日后再相见,你我是敌非友,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如何选择,你斟酌一下吧!”

    面对妙俊风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话,刘鸣煊感觉自己的内心和意志开始动摇了。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自己后半辈子至关重要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