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 亲情裂缝
    妙俊风对于嘉德唐宋的反应感到很高兴。

    这样的反应表明了在他心中,对女儿和外孙的感情还是有的。只是出于某些原因,不能将这感情暴露出来。

    “嘉德城主,若是你想知道我的合作内容,就来城主府的外面见我吧!”

    欲擒故纵,城主府外的妙俊风见火候已到,立即收回精神力,准备在城主府外等待嘉德唐宋的到来。

    精神力回体,妙俊风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下来。

    之前他还没有感觉,可当精神力回体后,透支过大和动用力量过猛的反噬便一股脑儿的爆发出来。

    “老师!”

    最先注意到妙俊风不对劲的是皇甫凯,只见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扶稳了摇摇欲坠的妙俊风。

    “小凯,我没事。一会还有重要的事,至少现在我不能休息。”

    妙俊风强忍住反噬的伤害,让自己站了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调节起自身的身体状态。他不想让即将出来的嘉德唐宋,发现自己出现了状况。

    “黑蛟王,离昧,等一会,你们一定要以小凯为主,记住他的身份是当朝太子,而我仅仅是他的老师。”

    “诺!”黑蛟王和离昧对于妙俊风正式的命令,不会产生任何质疑。

    “老师,一会有什么事?需要我做什么吗?”皇甫凯的目光中透漏着对妙俊风深深的担忧。

    “小凯,接下来就是对你的考验。

    你只要记住两点,你便能通过这次考验。

    第一点,你是当朝太子,你必须把太子的气度和威仪表现出来。

    第二点,你是嘉德清新的儿子,嘉德唐宋是你的外公。”

    “老师,我明白了。你是让我真实的展现自己的感情,对吗?”

    妙俊风微微一笑,没有作声。因为,城主府门口卫兵的动静,已经让他不能再多说什么了。

    在卫兵们整齐划一的单跪下,嘉德唐宋步履沉稳的从城主府内走了出来。

    “你们都起来吧!你,去把他们带到府中的会客厅,我在那等他们。”

    “是,城主。”

    无论是皇甫凯,黑蛟王还是离昧,他们都是心思通达之人。此刻,不用妙俊风再多说什么,他们也能大致推断出之前发生了什么。

    在卫兵的带领下,他们一行人很顺利的进入了城主府。在廊道里转了几个弯后,一个明亮的厅堂,敞亮的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几位请,我就不进去了。”卫兵在说完后,转身便走。

    按照习惯,皇甫凯是要让妙俊风先进的。可在想起了他的话后,他便衣袍一摆,当先一步迈入了客厅中。

    先前就来到客厅的嘉德唐宋,在见到率先进来的皇甫凯后,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亲近之感。

    “见过嘉德城主。”皇甫凯没有行拱手之礼,只是对着他点了点头。

    嘉德唐宋眨了一下眼睛,心里对这年轻人泛起了轻疑。难道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身份很尊贵吗?

    跟在皇甫凯身后的黑蛟王和离昧自然不能像皇甫凯那样,他们分别行了拱手之礼。

    “嘉德城主,你我就不用如此多礼了。先前我们已经见过了。

    下面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青年便是我朝当今太子,也正是您的外孙,皇甫凯。

    这两位,一位是他的随身护卫,一位是他的灵宠。而我是他的老师,身兼太傅一职。”

    妙俊风的介绍,彻底将嘉德唐宋的心神扰乱了。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自己的外孙?那个三十年一眼都未见到过的外孙?不!这不可能!整整三十年未见,怎么可能会在今天,主动地站在自己的眼前!

    嘉德唐宋不愧为一城之主,一家之主。纷乱的心神在短暂的失控后,很快便收了回来。

    “呵呵,妙俊风,你说他是当朝太子,是我的外孙,不知可有什么证据?”

    妙俊风笑而不语,将目光转向了皇甫凯。

    皇甫凯原本自信高傲的眼神,在此时微微闪动了一下。随后,他从戒指中取出了自己的身份令牌。

    为了避免麻烦,他还顺带将一枚戒指取了出来。

    这枚戒指是母后身前所带,也是嘉德家族的信物。除了嘉德家族,没有人可以造出这一模一样的戒指。

    嘉德唐宋在见到太子令牌时,眼神一如既往的淡定。可在下一刻,注视到那枚戒指后。他的眼神瞬间激动起来,心神也是再度失控。

    他的手虽然颤抖,但还是准确无误的将皇甫凯手中的戒指抓了过来。

    戒指入手,一股难以言喻的感情顷刻间让他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三十年了!整整三十年了!我终于又见到你了。这枚戒指是在你出嫁时我亲手为你戴上的,没想到当我在见到它时,你我已经天人永隔。

    你知道有多少个日夜我在思念你吗?你是我最疼爱的女儿,可你偏偏选择了远嫁它国。若是当初,我再强硬一点,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呢!

    哈哈哈...,也许结局是一样的吧!不一样的只是多了一个外孙。”

    看着喃喃自语的嘉德唐宋,皇甫凯的心里也是诞生出一种酸酸的感觉。他相信眼前这位老人不是在欺骗大家,他的感情包括现在说的话,都是发自肺腑的。

    “嘉德城主,为何母后离开二十年,你却一天也未来过宫中?难道在你的心中,嫁出去的女儿就真的是泼出去的水,与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我不想听你的大道理,大道理谁都会说,在宫里生活的人,哪一个不是满嘴的大道理。

    我也不想听你的苦衷,生活在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

    我今天来这里,是因为老师的缘故。若不是老师执意来此,我才懒得踏入嘉德城,更别说来到这城主府,见到你了!”

    皇甫凯的每一个字都像一记重锤,重重的锤到嘉德唐宋的心坎上。

    一个之前还一脸红光的城主大人,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令人感到同情的耄耋老者。

    若是他的心中没有这段亲情,他不会出现这般变化。

    若是他真能将自己的情绪和状态完美控制,那这个人就真的太危险了,危险到足以让在场的四个人陷入绝境。

    “怎么沉默了?你这惺惺作态的样子做给谁看呢?难道是要博取我身后人的同情吗?”皇甫凯也不知道为何,仿佛在自己的心中有一股压抑已久的情感在不断地推着自己前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