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 惩罚
    “彼得,今天来的那位年轻人,是真正的仙。不是现世所谓的仙神圣境中的仙。

    他给我的感觉不像是大罗金仙,可离那个境界也不远了。

    始祖我如今是沉睡状态,远不是那个人的对手。今后,你等若是再遇见那个年轻人的徒弟,只能以礼相待,万不能引火上身。”

    始祖的话,让跪在地上的彼得心神一震,随即张口问道:“始祖,您的意思是不是,当您醒来了,不管是妙俊风还是他的师父,都将不是您的对手?”

    “彼得,你好胜心太强了。我可以这么跟你说,倘若有一天你能够战胜妙俊风,那始祖我便能战胜他的师父。”

    “谢谢始祖,我会努力的。”彼得对着光影便重重的磕了一头。

    始祖怎会不明白彼得心中的心思,可谁让他是自己的后代呢?身为长辈,能护一点就护一点,能给他点希望就给他点希望吧!

    查理默默的站在一旁,理智的思维告诉他,妙俊风只可交好不能交恶。始祖的话听听就行,当不得真。

    只有跟妙俊风交过手的自己才知道,妙俊风的潜力有多少。像他这样的人,只要进取心不减,再给他点时间,古书上记载的仙未必就不能降临在现世。

    ..................

    “俊风,你错在何处?”

    妙俊风从帝明的语气中听出,这一次师父是真的火了,对自己的愤怒足以拍平一座万米高山。

    “回师父的话,徒儿不该莽撞,应该听所罗门的话,不要趟这趟浑水,小不忍则乱大谋。”

    “还有呢?”

    “徒儿不该透支自己的潜力和生命力。这一战即便是胜了,徒儿今后的路也将变得越来越窄,直到再也无法攀登道的高峰。”

    “没有了吗?”

    妙俊风想了想,把事情从头到尾又过了一遍后,才带着颤音说道:“徒儿被以往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变得盲目自大,认为什么事在徒儿的面前都变得不是事。”

    “不错,你还有自知之明,有羞耻之心。为师跟你说过的话难道你都忘了吗?

    务必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心态,务必怀揣一颗虔诚向上,永不盲目的心。

    俊风,这一次的事,你让为师感到很失望,为师的心感到很凉。为师真的没有想到,在你获得强大力量后,竟然会如此迷失自我,骄傲自满。

    还有你们两个!你们是怎么辅助妙俊风的!我留你们在他身边,是让你们跟他沆瀣一气的吗?你们要时刻谨记,你们在身为他伙伴的同时,更是有监督之责。

    瞧瞧你们干的好事!他遇上事了,你们帮着他一起瞒天过海,一个回归原始形态,一个陷入沉睡。倘若你们觉得这样的状态很舒服,想一直保持下去。

    可以!我现在就可以让你们永远的进行下去!”

    所罗门跟麒麟把头埋得更低了,他们不敢吭声。他们听出了帝明的愤怒。

    帝明大人的脾气很好,不是一个爱发脾气的人。一旦他发起了脾气,那将会是地动山摇,狂风骤雨。

    “师父,请您不要怪他们。一切都是我的错,您要责罚就责罚我吧!”妙俊风冒着进一步触怒帝明的风险,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好!既然你想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我就成全你。”

    流光一闪,妙俊风感到自己的一身修为像是凭空消失了,可精神力却又比平常要敏锐和强大不少。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不是很厉害吗?从即刻起,你将只能看而不能动。就算是遇到危险,你也只能像个普通人一样去面对。

    不要以为有形有质的精神力还能运用,只要是跟武力和进攻有关的一切手段,我都已经将它封印。

    什么时候封印能被解开,我不知道。因为,在我设下封印的同时,我就定下了解开封印的人是你。

    俊风,我希望这次的事能让你引以为戒,你的确应该再体会一回普通人的生活,以此来洗涤你已浑浊的心。”

    帝明说完,将目光转移到了所罗门和麒麟的身上。

    “所罗门,你是伟大的智者,你应该用你的智慧来辅助妙俊风,并尽心尽力的将他培养成一名沉着冷静的智者。

    我希望当我们下一次再见面时,你能够向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麒麟,你是祥瑞的神兽,精通阵法和药典。阵法之道往大了说,可以让日月颠倒,让天地倾覆。那要是往小了说呢?

    符箓之道难道就不是阵法的一个分支吗?我希望你能够帮助妙俊风创造出属于他自己的符箓之道,而不是照搬照抄,一点灵魂也没有。

    丹药方面的知识我也不指望他能掌握了。现在都如此了,那要是本事再大些,说不定把天都要捅个窟窿!”

    帝明抬手一拂,让所罗门和麒麟都站了起来,唯独让妙俊风仍然跪在地上。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想看到你们的改变,更想看到他的蜕变。

    你们也不用再回到他的神海里了,就这样守护在他的身边吧。

    所罗门的样貌没问题,麒麟你也化成人的模样吧!若是以你现在的模样走出去,不用走出嘉德城,你就会被教廷的人给抓起来。

    言尽于此,我走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哗”的一下,帝明的虚影化成了数以万计的流光,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所罗门和化成人形的麒麟站在原地,一声不吭。他们的心里感到很内疚,也很苦。

    妙俊风则是双目无神的跪在地上,他没有流泪,但他的心确是在颤抖着,哭泣着。

    他知道自己的无怨无悔让师父的心变得很寒。

    爱之深,责之切。师父对自己极为宠爱,可当今天的负能量加到这份宠爱上时,师父感受到的伤痛将不会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嗡”的一声,传送通道的光芒再度亮起。查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要回来,也许嘉德城的某些事或者某个人给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吧!

    “这是怎么了?不对啊!”

    眼前的景象让查理感到吃惊,铮铮傲骨的妙俊风,怎么在现在看起来像是毫无胆色的懦弱者呢?

    还有,站在他身旁的两个人是谁?他们是妙俊风的同伴吗?为什么自己一点也感觉不到他们身上的气息波动?难道说他们比妙俊风还要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