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深夜来客
    晚宴结束后,皇甫凯被妙俊风喊到了房www..1a

    “小凯,老师在思考了一下后,觉得不应该隐瞒你,应该让你知道老师目前的身体状况。

    你外公说的没错,我的确是受伤了。短时间内我的伤无法恢复,但你也不要担心,身体是无碍的,只是不能轻易动用修为。”

    “老师,不能动用修为可是大事啊!您怎么能如此风轻云淡的不当一回事呢?”皇甫凯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震惊不已的低呼道。

    “既来之则安之,与其彷徨惊魂不定,不如坦然接受。再说,这又何尝不是我的另一种历练呢?

    小凯,老师我之前犯了点错误,经过这次的教训,老师一定会努力改正,争取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的了。不过有一点你一定要切记,那就是万不能向人透露我如今实力大损的事。”

    皇甫凯点了一下头,眼神中带着一抹凝重。

    等到皇甫凯离开,所罗门和麒麟的身影在房间中闪现出来。

    “俊风,你真的想好了吗?不能动用修为的你就好比是束缚了手脚的老虎,光有虎威而没有一点攻击力啊!”

    “是啊!大哥,二哥说的正是我要说的。我们俩在你身边还好,若是我们不在,有强敌来袭,您准备怎么办?

    有形有质的精神力固然厉害,可只要防守住您的第一波攻击,您在那些高手的面前可就如待宰的羔羊了!”

    “你们说的对。有形有质的精神力用来威慑一下境界低的人还行,若是遇上同等境界或者是修为比我高的人,我可能只有一次机会或者连一次机会都没有。

    所罗门,师父不是让我虚心向你请教吗?趁此期间,你正好可以传授我以往不曾吸收的知识。

    麒麟,阵法一道博大精深,想要吃透它,除了拥有强大的精神力做底子外,元神境界也是之后想要继续钻研必不可少的保障。

    你我可以一边交流符箓之道,一边探讨阵法之道。我相信,只能依仗精神力的我,应该可以在这两个方面取得突破。”

    所罗门和麒麟相视一眼,他们觉得眼前的妙俊风真像是回到了从前,那股越挫越勇,向上攀登的信念再度回到了他的身上。

    “咦?这么晚了,城堡还会有客人来吗?”妙俊风有些好奇的走到窗户旁,掀起窗帘,往下望去。

    “俊风,你不会告诉我你一直将精神力处于外放状态吧!”

    “你说呢?不趁着现在好好锻炼适应,难不成等回到皇庭,被我的仇家们追着亡命天涯吗?”

    “大哥,我看好你哦!只要您能坚持下来,并在这种坚持中不断地壮大自己的精神力,我相信,元神之境指日可待!”

    城堡的大门口,从豪华马车上下来一位身着华丽,身段妖娆,长相清新的女子。

    没过一会,嘉德琴心就一脸笑容的从城堡里跑了出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之后,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走入了城堡中。

    妙俊风放下窗帘,也同时收回了精神力。自己可没有偷听女孩谈话的癖好,还是早早休息,尽快适应如今的生活吧!

    翌日清晨,妙俊风早早地就醒了。所罗门和麒麟则是一左一右的像个门神般,站立在他的身旁。

    “我说你们俩不会就在这站了一晚上吧!一会我去跟嘉德城主商量一下,给你们安排个房间。”

    “俊风,不用。我们喜欢站着。”

    “大哥,不用再去麻烦人家了,现在这样挺好。能够为您充当门神,那可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啊!”

    “咳咳咳,麒麟我记得你是一个诚实的孩子,怎么如今变得跟所罗门一样油嘴滑舌了?该不会这是他传授给你的智慧吧!”

    “俊风,休得胡言!我是伟大英明睿智的所罗门,怎么会去拍人马屁!”

    “哎!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我何时说麒麟是在拍我马屁了?哈哈哈”

    洗漱过后,妙俊风三人顺着楼梯走到了一楼的大厅。

    恰巧,嘉德琴心和她的朋友从另一边的楼梯走了下来。

    “早啊!今天的你到是起的蛮早的。”妙俊风主动向嘉德琴心打起了招呼。

    “喂!不要在我的闺蜜面前这样说我好吗?我可是很勤劳的,才不像你说的那么懒呢!”嘉德琴心拉起闺蜜的手,把头一甩,向着宴会厅的方向就跑了过去。

    “俊风啊!能不要在我们的面前沾花惹草吗?你身边的红颜知己已经不少了,再多你会吃不消的!”

    “打住!我身边有红颜知己吗?我可是孑然一身的好不好?”

    “师父,早!我还正准备去请您呢!”一身汗水的皇甫凯从门外走了进来。

    “早上的修行都结束了?有没有多加几个训练项目?”妙俊风对皇甫凯的表现很满意。

    “加了。但是不多,只加了一组蛙跳训练。”皇甫凯的眼神在说完话后,对妙俊风看来的目光似有似无的躲闪着。

    “赶紧上去换身衣服吧!等你吃早餐。”

    妙俊风微笑的模样,在皇甫凯的心中瞬间放大。他忽然觉得老师好亲切,以往对自己的严厉都是自己的幻觉和臆想。

    “哎!请您稍等,我很快的。”皇甫凯一边说着,一边就一溜烟的跑上了楼。

    妙俊风没有急于走入宴会厅,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门外。

    离安德斯说的三天时间还剩下最后一天,若是自己不出面,按照嘉德唐宋的性子,恐怕这件事仍然不能善了。

    此地的事情不解决,欧亚城的事也会变得很棘手。时间不等人呐!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早知如此,自己昨天就不该那么冲动,冲动果然是魔鬼啊!

    “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出神?不会是不好意思进去见我的闺蜜吧!你放心,她已经结婚了,孩子都八岁了,她是有定力的,不会对你这样的小男生产生兴趣的。”

    “呵呵!知人知面不知心,越是漂亮的女孩我越不信任,越是长得清纯的女人内心未必干净。”

    “喂!你的内心也太阴暗了吧!不要把人想的那么坏好不好?”

    “不是我想把人想的坏,而是我有过血淋淋的教训。我说这话,绝对有资格!”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聪慧的嘉德琴心透过妙俊风的眼睛,知道他没有说谎。可伤害过他的人是谁呢?能伤害他的女人应该很了不起吧!

    一瞬间,嘉德琴心的好奇心被妙俊风给勾动起来。她的眼眸中开始出现狡黠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