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 演
    马车停在了城堡的门口,车厢内的人并没有急于下车。

    “路易子爵,下车后你就按照你平日里的行事风格继续下去就行了。我想这方面的经验不用我教,你也相当丰富。

    小亮,你是一个好孩子,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虽然现在是个小大人,但很快你就会变得成熟,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今天的事对你来说是不幸,但也可以成为你日后的幸运。以后这个家就要靠你撑起来了,日后的你在选择自己的妻子时,一定要擦亮眼睛。”

    相对于路易子爵,小亮则显得沉稳多了。他点了点头,双手握的紧紧的。

    一行人下了马车后,嘉德琴心在所罗门的陪同下,从城堡里面走了出来。

    “路易子爵,他带你去哪儿了?”嘉德琴心的目光紧紧注视着路易子爵脸上的表情。

    “他能带我去哪儿?骗我说他会占卜看相,说什么在城内有让我能感到幸福的地方。可结果到了那,却是他在那一个劲的吃着喝着,让我买单。”

    “父亲,不能这样说,我也吃不少。”小亮显出了远超同龄人的智慧,以他童言无忌的身份,完美的把路易子爵的话给圆了起来。

    “啊?他带你们是去做这个了?”嘉德琴心露出了一脸的吃惊,她的思维出现了短暂的混乱。

    “怎么了?你以为他要带我们去哪?”路易子爵很奇怪的追问了一句。

    “哦!没,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他一个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人,竟然会拉着你去为他买单,而且你们也不熟,只是刚刚认识。”

    “琴心阿姨,我想吃甜点,您能带我去厨房吗?刚才没吃着。”小亮蹿到嘉德琴心的身前,晃着她的手臂说道。

    “好!阿姨这就带你去!”只要不是去那,管他们去做什么事呢!

    时间一晃而过,吃过午餐,马车的车轮声在城堡外响起,露丝拎着一个精致的竹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露丝夫人,您回来了。小姐还有路易子爵在一楼的会客厅等您。”一名仆人对着露丝弯身行礼道。

    “好,谢谢。”

    当露丝来到会客厅的大门前时,两名守在门口的仆人是礼貌的将大门给推开了。

    “露丝,你总算回来了!再不回来,路易子爵可是要拉着我去找你了!”嘉德琴心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着露丝就跑了过去,一顿的抱怨。

    “谁让你是我的好闺蜜呢?来,这是我给你从城里买的上好护肤露,就当是我的补偿了。”

    “嘻嘻,这还差不多。赶紧去看看你家的宠妻狂魔吧!再不去安慰几句,他可就要暴走了!”嘉德琴心把目光往路易子爵坐的位置瞥了瞥。

    “亲爱的,不好意思,我回来晚了。你这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吗?我不是跟你说了琴心会送我回去的吗?不用你大老远的来这里接我。”

    此时的露丝真的很端庄贤惠,像极了爱家爱老公的妻子。网首发

    路易子爵的心里现在是五味杂陈,知道和见到对自己产生的冲击力和压力是截然不同的。刚才的景象和现在的她都是自己的妻子,可她为什么在欺骗自己过后还能伪装的这么好呢?

    “亲爱的,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露丝说着,就把手伸向了他的额头。

    这一回,路易子爵没有让她的手碰到自己,而是把头一偏,主动地站了起来。

    “你刚才去哪儿了?”

    “城里啊!新开张的化妆品店铺。我原本是想和琴心一起去的,可她这边突然有远方的客人到访,我就自己一个人去了。”

    “那你中午吃的什么?现在需不需要再吃点?”

    “不用了,我吃过了,现在还饱着呢!”露丝像以往一样,对路易子爵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路易子爵深吸一口气,望着这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感受着这甜美的笑容。要不是亲眼所见今天的一幕,这将会是多么令人陶醉的眼神和微笑。

    可现在,这个眼神和微笑,只会让自己感到愤怒,恶心和淡淡的悲哀。

    自己是个正常的男人,以往的她在结婚之前的事就算了。结过婚后,就应该有身为一个妻子的觉悟和对家庭的责任。

    这样欺骗自己有意思吗?以往的那些若都是真的,她的身体,她的眼神,她的微笑,她的嘴唇,真的让自己感到肮脏,脏到让自己有一种想杀了她的冲动。

    强忍着心中的情绪,路易子爵深吸一口气问道:“我在你的身上怎么闻到了古龙水的味道?我可是不擦古龙水的。”

    露丝的眼神稍微慌乱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亲爱的,你也知道,我刚才是从城内租了一辆马车回来。那辆马车之前送了一个绅士,因而车厢内会残留他身上的古龙水味。我这一路回来,应该是沾了不少。”

    “原来是这样。露丝,我发现今天的你格外美丽动人,昨天的你水色还没那么好呢!”

    “是吗?还不是因为见到你来接我,我激动的吗?”

    路易子爵没有接话,而是继续问道:“你脖子上的这道吻痕是怎么回事?我不记得我在你这留下过。”

    “哎呀!你怎么能在这说这事呢?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你这样说出来,多难为情啊!”

    站在一旁的嘉德琴心身为旁观者,她越来越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路易子爵自己很熟,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子过。

    他对露丝向来是百依百顺,说什么就信什么。怎么会在今天发出那么多的疑问呢?最重要的是,在他的身上似乎有一种潜在的情绪,在极力抵抗着什么。

    “露丝,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爱是全身心的,这份感情对我来说是值得珍惜和拥有的。爱的越深,往往承受的打击也就越重。

    相对的,在这份爱变质时,也会使人变得疯狂,无情。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亲爱的,你今天怎么了?我有点看不懂。既然你来了,我们回家吧!”露丝说着,就准备去挽起路易子爵的胳膊。

    “回家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只是现在我们还有家吗?我之前对你的宠爱被你当成了放纵,若是你真的在乎这个家,你就不会做出今天的这种事。

    哦!我差点忘了,你是轻车熟路,这种事也不是做了一回了。用东方人的话说,我已经很绿了,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无尽的绿光!”

    露丝慌了,嘉德琴心的脸色也变了。她们俩都没有想到,路易子爵竟然会在今天说出这样的话。那么接下来,他又将如何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