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五章 做人要惜福
    被捆成大粽子的安德斯被大伙撂在一角。他的随从被嘉德唐宋请到一旁,用起了热气腾腾的早餐。

    嘉德唐宋越是礼贤下士,镇定自若。安德斯的随从就越觉得自己的确做了一件明智的事。

    一刻钟过后,嘉德父子加上妙俊风一行人,领着安德家族的随从和“大粽子”向着路易伯爵的府邸就赶了过去。

    两辆马车和十几匹骏马在蜿蜒的道路上描绘出精彩的一笔。

    半日后,路易伯爵的城堡清晰的出现在大家的眼前。若换成平常,大家在见到这座城堡后,不会觉得有什么异样。可在今天,离这座城堡越近,大家就会感到一种莫名的压抑加在自己的身上。

    “俊风,一会有好戏看了。”所罗门贼笑着说道。

    “所罗门,有什么你就直说,别卖关子行吗?虽然我的精神力很强大,但没有夯实的修为做保障,我可不敢将精神力放的那么远。”

    “嘿嘿!跟你学的。谁让你那么长的一段时间不让我出来透透气。

    哎!说句实在的,我现在很担心你。等回到皇庭,若是让你的那些敌人们知道,你现在近乎于手无缚鸡之力,我们也许就又要恢复以往,在暗中生活了。”

    “二哥,不要那么悲观嘛!大哥吉人自有天相,这一次的事,我们不能说就是灾难,说不定还是大哥的机遇呢!

    昨晚上我和大哥在谈论一道符箓,这道符箓对大哥来说很陌生,可本身与现在的大哥又很契合。

    只要大哥能把这道符箓给融会贯通,我想就算是遇到仙神圣境的敌人,大哥也能够从容而退。”

    “什么符箓?这么神奇?”所罗门两眼放光,对于未知的事物,他是最感兴趣的。

    “请神符,不动明王符。”

    “不动明王符,嗯,是与俊风比较贴切。不能动用修为,但却可以通过精神力来激发符箓中的玄奥,以此沟通天地之力,请来神明相助。

    假如俊风的精神力能够在此期间一举突破元神之境,那离他解开自身封印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律...”的一声共鸣,马车和骏马都在这一声中停了下来。

    嘉德唐宋和嘉德元明从第一辆马车上走了下来,他们看着陪同露丝坐在路边的嘉德琴心,无奈的摇了摇头。

    见到父亲和哥哥的到来,嘉德琴心像是看到了希望。她连忙从地上站起来,提起裙子向着他们就跑了过来。

    “父亲,哥哥,还请你们一定要向路易伯爵求求情。露丝她知道错了,他想怎么惩罚露丝都行,就是别把她给休了。”

    “琴心,一来伯爵是贵族,是公众人物,他必须得向自己领地内的臣民有所交代。二来,身为男人就应当有男人的尊严,之前的露丝就没有事吗?伯爵的度量已经很大了。三来,这是伯爵的家事,我们就不要在掺和了。”

    “老妹,老哥我从来没有骂过你,但在这件事上,你真的错了。你认为你是在帮闺蜜,实际上你不仅害了她也害了你。

    你知道这件事的关注度有多高吗?你还想不想把自己嫁出去!”

    嘉德琴心咬着嘴唇,双眼通红,她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把嘉德家族也牵扯进去了呢?

    “嘭!”的一声重响。一个“大粽子”被麒麟从车厢内给丢了出来。

    “大粽子”之所以表现的乖巧,并不是他明白了眼前的形势,而是他的五感被麒麟给封住了。

    “嘉德琴心,带上你的好闺蜜,我们一起进去吧!”妙俊风的语气很冷,一旦女人被他打上了“黑色印记”,他便不会再对她有任何感情。

    “妙俊风,你凭什么来这里!露丝之所以会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若是你没有把此事揭穿,他们俩还会有回旋的余地。可一旦揭穿,哪个男人会受得了!”

    嘉德琴心冲了上去,将心中所有的火气全撒到了妙俊风的头上。

    “嘉德琴心,念在你是小凯小姨的面子上,这一次我不追究。如有下次,我必杀你!

    你给我听好了,做人要惜福,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什么叫不揭穿此事他们就还有回旋的余地,难道这个毒瘤就让它一直存在下去吗?

    单就此事而言,一个女人,不珍惜自己的家庭,不爱惜自己的孩子,不疼惜自己的丈夫,将丈夫的宠爱当成了她放纵的资本。这样的女人路易伯爵没有杀她,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

    假如今天的事没有被揭穿,说不定今后还会有此类事件发生,但那时若是曝光,你觉得路易伯爵能够置身事外吗?露丝家族能够置身事外吗?

    我告诉你!答案只有两个字,不能!

    贵族在享受资源的同时,也同样树立了很多政敌。资源是有限的,而人是无限的。谁没有野心?谁没有**?那些口口声声尽显谄媚之色的人,他们难道就对这些资源不动心?

    嘉德琴心,你是一个被宠坏的大小姐,很多事你都觉得懂了,实际上你未必真的懂了。

    露丝的事,你若是处理得好,不仅可以帮助你的家族使其稳固,更可以博得路易伯爵的好感。

    人活一世,有些事是碰不得的,有的原则和底线是绝对不能触犯的。机会只有一次,世上也没有后悔药。

    露丝应该感到庆幸,他曾经的丈夫能够这样包容她。然而,这一次,她就不要在痴心妄想了,还是好好的考虑下后半生的日子吧!

    做人要惜福,不惜福的人,迟早要付出沉痛的代价,在悔恨中度过余生,同时也将失去所有的资源和光环。”

    妙俊风说完,双手一背,大步的朝着城堡内走入。

    嘉德琴心愣愣的站在原地,她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很陌生,也许现在的他,才是真实的他吧!

    “哎!元明,我们进去吧!琴心的事等处理完这件事后,我们再好好的商议吧!不能再任由她胡闹下去了。”

    皇甫凯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幕,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虽然嘉德琴心是自己的小姨,可小姨这一次做的真的过了。

    交友不易,勿交损友。损友害人,贻害千年。

    “哎!”重重的一叹,皇甫凯跟在所罗门和麒麟的身旁,一言不发的朝着城堡内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