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 闯关 下
    撒西没有说话,而是抬起右手,对着妙俊风就是一指。

    一股强大的束缚之力在它的一指过后,降临在妙俊风的身上。这股束缚之力,不但将实体束缚住,也将整个神识世界给束缚起来。

    “死或者臣服!”撒西冰冷的低喝了一声。

    妙俊风本就不喜欢被人逼迫着去做某事,不屈的意志开始在心中燃烧,顽强的斗志自身体内部一点点的迸发出来。

    毁灭之道的力量在妙俊风意志的驱使下,开始应激护体。

    “啪”的一声,撒西的束缚之力在毁灭之道的面前,就跟一根棉绳一样,丝毫抵抗之力都没有。

    “蛟龙杀!”

    妙俊风低喝一声,他不准备再以温和的手段继续下去。米修斯神父说的没错,只有自己比他们更疯狂,才能掌握主动权。

    跟疯子讲理,除非自己也疯了。一个幽灵领主就想挡住自己的步伐,实在是可笑至极!

    栩栩如生的蛟龙携带着雷电的力量,向着撒西就挥爪而来。

    有形有质的精神力,加上在米修斯神父那里得到的锤炼。如今这化形的蛟龙可不再仅仅只有形而没有神,不再只是机械式的等待自己的命令。

    灵动的蛟龙不是笔直的冲向撒西,而是直线与曲线交替,借助雷光的遮掩,变化多端的扑向撒西。

    撒西拔出身上的佩剑,挥剑向着雷蛟就劈了过来。似乎在见到雷蛟的那一刻,勾起了他对往事的回忆。

    一道银光伴随着“呲呲”声拍到了撒西的身上。

    一击剑鸣夹杂着火星,正中雷蛟的身体上。

    第一波攻击,雷蛟与撒西都没有进行防御,而是准备鼓足全力以自己受伤为代价,消灭对方。

    “嘭”的一声,撒西被雷蛟一爪给拍了出去,反观雷蛟却是一点事也没有。

    飞退中的撒西,双眼一眯,将全身的力道都灌注到手上的佩剑里,随即,朝着雷蛟的蛟首就掷了过去。

    “咻”的一道剑啸声,利剑势如破竹般的切入了蛟首之中。

    雷蛟怒鸣一声,张口就对着撒西坠落的地方,喷出一口雷束。

    说时迟那时快,撒西双手按地,一堵石墙急速的升起,刚好在雷束抵达时护在了自己的身前。

    “轰隆”一声,飞石乱溅,尘土飞扬。雷束被石墙完美化解。

    “死!”

    撒西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雷蛟的蛟首旁,眼疾手快的握住切入蛟首的佩剑,用力一旋。

    “昂”的一声悲鸣,蛟首与蛟身分离开来,下一刻,二者化为两道光束,再度回归到妙俊风的神识世界内。

    “起!”撒西没有停歇,单脚一跺的大声喝道。

    “呼噜噜”的声音响起,在妙俊风的身旁,从地上立刻冒出数十名岩石傀儡。

    “精神之盾!”

    妙俊风毫不犹豫的释放出自己的守护之力。片刻后,在一阵暴风骤雨中,妙俊风深感撒西的难缠。

    精神力攻击的确厉害,但最害怕的就是精神力外放后收不回来。

    之前被枭首的雷蛟还有再战之力,可若撒西有手段把雷蛟给杀得四分五裂。那即便雷蛟不灭,妙俊风的精神力或多或少也会损失一些。

    “圣骑护主!”

    妙俊风不再多想,只要赢下这场战斗,就算损失点精神力又如何?又不是不能补回来!

    掌握四种道的妙俊风,在此刻通过精神力凝聚出四尊圣骑士。

    杀不死圣骑士,雷火圣骑士,毁灭与杀戮圣骑士,虚无圣骑士。

    四尊圣骑士一出现,围攻自己的傀儡们就被他们给杀得片甲不留,化为一地的碎石。

    撒西的眼神在圣骑士出现后就变得凝重起来,它不明白教廷的术法怎么会在一个东方人的身上出现。

    教廷向来敝帚自珍,对自己的术法和神术看的很重。这精神力化形的战斗之术,在教廷的术法中可是位列前三。如此重要的术法,怎么可能会被一个东方人给学去呢?

    没有多余的时间给撒西思考,四尊圣骑士从四个方向向着它就围攻而来。

    撒西的战斗经验也是相当丰富,身形一边不断游走,一边不断地从地面上升起一个个石锥,来干扰圣骑士的速度。

    只要被四尊圣骑士给围住,自己必死无疑。只有单对单,自己才有胜利的机会。

    撒西在思考,身在远处的妙俊风又怎会给它喘息的机会呢?

    “双蛟搏杀!”

    雷蛟和火蛟在妙俊风的授意下,从后方抄向了撒西。

    任凭撒西的战斗经验再丰富,六路攻击可不是它想避就能避的。

    妙俊风收紧心神,注视着眼前的战局,很快他就发现了两处漏洞。

    “精神之火,潜入!火龙傲天!”

    强悍的精神之火自妙俊风的脚下潜入到对面交战的那一片区域。

    散发着灼热炎力的火龙,瞪着一双龙目,盘旋在他们交战的上空。

    除非撒西精通空间之力,否则,在自己这八路攻击的围杀下,它断无活下来的可能。

    幽灵领主又如何?只要自己的实力不断提升,哪怕遇见幽灵君王自己也能谈笑间将它杀死。

    撒西的动作开始出现慌乱,它感觉到了脚下的动静,也留意到了上方的威胁。

    此刻,它真正意识到了眼前这个东方人的深不可测和破釜沉舟的勇气。

    他这样做是在搏,搏出一个胜利的机会,搏出一个自信的未来。

    身为强者就要有强者的的觉悟。狭路相逢勇者胜,若是连搏都不敢搏一下,即便拥有一身惊天实力,也会在萎靡的意志中走上下坡路。

    “撒西,现在你知道我的选择是什么了吗?这第三条路不知道可行的通?”

    “东方的年轻人,你的实力让我感到佩服,但想要让我屈服是不可能的!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从这里离开!”

    “哎!你们看到现在难道就不出来说几句吗?难不成你们真想看到这样一位强大又忠诚的幽灵领主被我给杀死?”

    “哼!就算它死了,伟大的幽灵之皇也会将它收在身边,这是它的荣幸。”一道不善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幽灵之皇?我不相信幽灵之皇在面对如今的情形时,会弃自己的手下于不顾。这不是一个皇者应有的风度和胸怀。”

    “住口!幽灵之皇的伟大岂是你一个东方人可以评价的!”

    “冥顽不灵!既然如此,别怪我心狠手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