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真乃神人也
    米修斯神父和嘉德元明火急火燎的赶到了祭祀殿的大门口。

    在确定妙俊风没有出来后,米修斯神父不再像往日那样沉稳,带着嘉德元明就向祭祀殿内冲去。

    然而,他们刚冲进大门,就看到妙俊风和萨波尔有说有笑的从殿内走了出来。

    当即,他们俩就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震惊和疑问。

    “米修斯,你跑进来做什么?难道是想让教廷和祭祀殿开战吗?”萨波尔的脸色说变就变,身上的戾气不由自主的窜了出来。

    “萨波尔,我还没有这么大的能量。我来这是找他的,他是我的朋友。”米修斯到不像萨波尔,反到一脸的和煦。

    “找妙俊风?难不成在我见到他之前,你们就认识了?那路易伯爵是不是也和他认识?”

    “萨波尔就是萨波尔,你说的没错。我和路易伯爵都是他的朋友。”

    “好啊!妙俊风,你骗我!”萨波尔身上的戾气变得更重,整个人即将进入疯狂爆起的状态。

    “萨波尔祭祀,我没有骗你。试问你有没有问过我认识他们二位?我与你的合作也是怀着真挚的诚意,否则,我会和你立下那样的誓言吗?”

    妙俊风站立于原地,双眼古波不惊,没有因为萨波尔气场的变化而做出相应的反应。

    萨波尔将自己的眼睛眯了起来,眼中的瞳孔也是变成了竖线状。此刻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伺机待命,随时准备噬人的凶兽。

    嘉德元明想要做些什么,但被米修斯给一把拦了下来。现在能做的只有相信妙俊风,自己这边做的再多也只会帮倒忙。

    时间悄声无声的过去了,萨波尔的眼睛慢慢的恢复了原状,身上的戾气也是一点点的收了起来。

    “好小子!好胆!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但我不希望有下一次。”

    “下一次您觉得会有吗?路易伯爵,米修斯神父还有您,因为我的关系,让我们四方结成了一个同盟。

    不管大的局势如何,至少在我们这,我们四个人是在一条统一战线上,不是吗?”

    “哈哈哈...,统一战线?真是没想到啊!我竟然会在某一天,因为一个东方人的关系,而跟他们成了一路人。

    你们走吧!该我出力的地方我会出力,不该我出力或者是额外需要出力的地方,你们就不要考虑我了!我能出手,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多谢!”妙俊风对着萨波尔拱了拱手后,向着米修斯和嘉德元明递了一个眼神,随后,头也不回的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等到他们三人离开了大殿,走下了石阶,萨波尔才深吸一口气叹道:“妙俊风,你很不简单。与你合作我还是谨慎点好,我可不想被你给紧紧的绑到你的战车上。”

    回去的路上,在嘉德元明的眼中,尽显对妙俊风的崇拜。

    祭祀殿的强大和变态,在整个西人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妙俊风更是千百年来第一个擅闯祭祀殿,又平安无恙走出来的人。

    “元明兄,你能别这样看着我吗?你就没有感觉到路人在看我们的时候,眼神有点怪怪的吗?”

    “嘿嘿!管他们呢!若是让他们知道你的事迹,我保证,他们会比我还要疯狂的。”

    “哎!做人要低调,现在还不是我们高调的时候。你赶紧把眼神收好,不到最后关头,决不能掉以轻心。”

    “知道啦!我怎么感觉你的口吻像是我的父亲一样,你可是年轻人,别把自己整的那么老好不好?”

    “咳咳咳...,能否让我先打断一下吗?有什么话等我们回到教廷再说吧!”米修斯神父适时的咳嗽了几声,终止了他们的谈话。

    教堂内,在米修斯神父布下结界后,他立刻问出了按压已久的疑问。

    “妙俊风,你与萨波尔真的谈妥了吗?他可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人,我可不想在我们实行这项计划时,被他在后面狠狠的来一刀。”

    “神父,您就放心吧!萨波尔为了他自己的未来,他不会这样做的。幽灵使的身份对他来说很重要!”

    “什么!你竟然许诺他这个了?若因为这个,那他这一次兴许还真会出点力,不会给我们添乱。”

    “正所谓打蛇打七寸,只要他有这个野望,我就不怕他不答应。最重要的是,我和他签订了契约,我以天道誓言起誓,他以幽灵之皇的名义起誓,我想这份誓言对我们的约束力应该是很大的。

    米修斯神父,祭祀殿那边的问题解决了,那您这边是不是也可以表个态了?”

    “表什么态?难道也要我和他一样,和你订立一份契约吗?我的态度和做法还不能表明我对你的支持吗?

    我是一名神职人员,违逆本心和欺骗世人的事我是不会做的。至少我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信你,那我和元明现在就赶回路易伯爵那了!我想等我将这边的好消息告诉他们后,路易伯爵应该会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不管是他还是萨波尔,他们都是有野心的。而您我有点看不透,但这点看不透反到让我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哈哈哈...,感谢你对我的信任。这件事过后,又不代表我们就不会见面了。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神父,您能别说这句话吗?上次您这么一说,事就来了!这次您又这样说,难不成还有更大的事要发生吗?”

    “神没有告诉我,我也不知道。赶紧去忙你的事吧!不要在这里瞎猜了!”

    站在教堂的门口,目送着妙俊风和嘉德元明的离去,米修斯的嘴角微微的掀起了一抹笑容。

    “未来的事即便预测到了,但实际如何又有谁能给个准数。你的出现是个变数,犹如在平静的湖水里丢下了一枚石子。

    这次的事你做的不错,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多!用你们东方的话来说,你真乃神人也!

    哈哈哈...,我很期待你的再次到来,那时你我将并肩作战,去面对更强大的敌人!”

    米修斯对自己的称赞妙俊风自然是听不到了。此刻的他不仅在思考着欧亚城的事,还在琢磨着米修斯这一次的做法意义何在?

    自己与他并不熟,他为什么要那么热心的帮助自己呢?难道在他帮助自己的背后,隐藏着更大且更危险的阴谋?

    “驾!”马鞭一挥,速度加快。

    既然想不通,那就不去想。只要自己不断进步,危险和困难又有何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