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宫中风云起
    “哇哈哈,还是我老黑牛啊!杀了六个!”黑蛟王爽朗的笑着说道。

    “知道你牛!赶紧恢复下,万一还有敌人埋伏在附近,以你现在的状态会成为他们的首选目标!”

    “哦!你们替我护法啊!我得赶紧恢复下。”别看黑蛟王杀了六个黑衣人,若是现在让他再去跟黑衣人斗一斗,那躺在地上的恐怕就会是他了。

    “老师,您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吗?”皇甫凯眉头紧皱,心口里也是憋了一股火气。

    “还能有谁?皇后娘娘呗!十名武者清一色的皇境圆满修为,悟的道又是黑暗之道。在我们皇庭也只有司徒家深谙此道了。

    只是恐怕连皇后娘娘都没有想到,派出这么大的阵仗,十死无生的局面居然会被我们给破解。

    呵呵,若是我们现在能出现在她面前就好了,保不准能把她吓个心脏病突发。”

    “老师,我还有一事不解。您为什么就判定是皇后娘娘派人来截杀我们,而不是其它势力派人前来呢?”

    “因为在你的所有对手中,只有皇甫从龙对你的威胁最大,其他的都不堪一击。而且我也怀疑,他应该借助了外力,在他的背后,还有一股隐藏的大势力蛰伏着。”

    “嗯?”忽然间,离昧的脸色出现了急剧的变化。

    “离昧,怎么了?是不是宫中有什么变化?”妙俊风对他的表情并不感到惊讶,而是问出了眼下他最想知道的一件事。

    “大人料事如神,宫中确实出现了变化。

    刚从传讯珠上得知,圣上病倒了,如今所有的政务由政机阁处理,军务由军机阁处理。至于圣上,则是被皇后照顾起来,很多人想见他一面都难。”

    “小凯,听到这个消息,你应该相信老师了吧!我们得赶紧回去,回去的越晚对你越不利。

    圣上现在只是病倒,意识还是清醒的,若是万一他压制不住体内的伤势,皇后恐将会立即行动,让二皇子继位啊!”

    “老师!应该不会吧!宫里还有太上皇,还有众多老臣呢!他们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的。”

    “他们的确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他们会从皇后那里或者是其它势力那里获得足够多的好处。

    皇帝的位子是谁并不重要,只要能让他们在既得利益的基础上获得更多的利益,他们才不会去管储位之争呢!

    至于太上皇,不到动摇皇庭根基的时候,他是不会轻易现身的。修为到了他那样的境界,世俗之争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唯有道才是他感兴趣的东西。”

    “老师,那父皇定下的比试还有意义吗?按照目前的情形发展,就算我们赢得了这场比试,又能怎样呢?”

    “当然有意义,你怎么就知道圣上是真的病倒了呢?你怎么就不认为他是在考验你们几位皇子还有朝中的一些重臣呢?

    圣意难测,我们的圣上可不是俗人,在历代神皇中,他的资质足以排的上前列。我想他这么做应该是有他深刻用意的。

    因此,我们必须要立即赶回皇宫,将欧亚城的事向他禀报。

    老黑,辛苦你了!我们直接飞回去!”

    “好嘞!”黑蛟王二话不说,直接化成了丈长的黑蛟,让妙俊风等人坐到了他的身子上。

    “咻”的一下,黑蛟腾空而起,开始在云层中穿梭。按照他目前的速度,两天后便可抵达皇宫。

    “老师,我们抛开其它的不说,您觉得父皇是真的病了还是假的病了?您能预测一下接下来局势的变化吗?”

    “我觉得圣上不是病了,而是被人给下毒了!至于接下来的局势,我不好推断,关键要看圣上的心意。

    他若是仁慈,则还会在不久后实行封王之礼。他若是果决,那封王之礼不举行也罢,除了你,其他的皇子都将面临同样的命运。”

    妙俊风的话他到不认为有什么,可在皇甫凯和离昧听来,却犹如置身于惊涛骇浪之中。

    圣上被人下毒这可是大事。想要让圣上中毒,除非是身边极亲密之人,否则,凭借圣上的修为怎么可能会被毒倒?

    “老师,您能一下把话说完吗?就算我们已经适应了您的节奏,可难免心脏也会被你的话给吓到。”

    “小凯,我真的没有那么多想说的,这不都是你问的吗?你若不问我也不会说。若是旁人问起,就算我说了,又有多少人会信呢?

    当务之急,是我们尽快赶回皇宫见到圣上。也只有见到圣上,我们才能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日升日落,第三天一早,妙俊风一行人终于返回了皇宫。

    此时的皇宫与以往相比,肃穆了几分,危险了几分,杀气也是悄悄的弥漫在整座皇宫的上空。

    “什么人!胆敢擅闯宫门?难道不知道皇宫已经戒严了吗?”侍卫统领手握战刀,一脸不善的站在宫门的正中间喝道。

    “大胆!太子殿下回宫还用得着向你们通报吗?赶紧给我让开!”离昧当先一步,走到一行人的前方,瞪着那名统领吼道。

    “太子殿下?”侍卫统领犹豫了一下后,继续保持不退的站姿回道:“身为禁军统领,我只听从圣上的命令。在没有收到圣上新的命令前,不管是谁,一律不许进宫!”

    离昧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被妙俊风给拍了一下肩膀。一拍之后,他恭敬的往后退了三步。

    “圣上的命令?这刚才是你说的吧!你是不是心虚了?究竟是有人命令你守在这,还是圣上传旨让你站在这!

    旨意和命令可是两个概念,你说的是不是随便了一点?”

    “你又是谁?”侍卫统领见妙俊风一副书生打扮,身上的底气似乎一下子又涌了上来。

    “我是谁?若你真是皇宫的禁军统领,怎么可能连我都不认识呢?我乃当朝太傅,圣上亲封御史中丞妙俊风。”

    在西人国妙俊风的名字不出名,可在皇庭,在这皇都之中,妙俊风的名字可以说已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你,你是妙俊风?你不是应该...”侍卫统领被妙俊风的名字给镇住了,连说话都开始变得不利索。

    “应该什么?应该死了吗?赶紧给我让开!不然我让你血溅当场!别以为司徒家就有多了不起!”

    妙俊风的这句话掺入了他的精神力。此话过后,那名侍卫统领竟当场瘫坐下来,一双眼睛也是变得黯淡无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