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 麒麟印和明王剑的反击
    黑暗炎流不在随波逐流,而是有规律的自左向右旋转着。

    “哗哗哗”的流动声,让一个漆黑的漩涡在半空中越来越清晰的呈现在大家的眼前。

    跳脱出来的妙俊风在黑暗漩涡成型的一刹那,被一股巨大的吞噬之力给束缚,不断地向着漩涡中心处缓缓靠近。

    纯粹的黑暗没有一丝杂质,更不带有一点感情。所有的一切都化成了寂无,回归到最原始的初始状态。

    在初始状态力场的影响下,妙俊风的心神转眼就被投入了漆黑的空间中。在这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能量,有的只是漫长的孤寂和纯粹的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精神力也不能从识海世界往外探出。虽有五感和第六感,可在这里宁愿丧失这两种感觉。

    渐渐地,时间概念从妙俊风的心中抹去。渐渐地,活着的感觉从妙俊风的心中离去。

    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活死人,一个仅存的另类,在黑暗的世界里漫无目的的飘荡着。他似乎已经开始忘记自己是谁,自己又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一股来自于先天的召唤开始在脑海里响起,在召唤声中,妙俊风知道这里就是自己的家,自己不应该再坚持任何抵抗,应该全身心的投入到家中来。

    声音久久不息,抵抗之念越来越弱。一层漆黑的光罩开始在妙俊风的识海世界上空升起。只要光罩彻底将精神世界笼罩,也就意味着妙俊风自此沉沦于此,再也无法从黑暗世界中走出去。

    麒麟印和明王剑感觉到了危机,它们自主的腾飞起来,散发出强大的气息。

    神圣麒麟身现神光,开始不断的撞击黑幕。

    明王剑自主的从精神之海内吸取能量,化作为手持明王剑的不动明王。

    不动明王周身燃烧着金色的圣炎,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法则的律动和玄奥的道韵。

    精神之海在不动明王法身显现后,迅速的衰减下去,直至快干涸时,才停止对不动明王的能量供应。

    幸好此时的妙俊风处于失觉状态,不然,光是这一下就足以让他头痛欲裂,生不如死。

    “临!”

    伴随着不动明王的一声高喝,妙俊风昏昏沉沉的精神世界开始变得清晰透彻起来。那消沉和即将丧失的自我意志,也是一点点的振作起来,开始挣脱黑暗囚笼的束缚。

    “斗!”

    这一声高喝过后,不动明王刚猛的挥出一剑,金色的圣炎化成一条金焰神龙,对着黑幕就腾冲而去。

    “轰”,“嗡”,“咔擦”。

    在金焰神龙的攻击下,黑幕出现了晃动。随后,一道道裂缝在黑幕上形成,最终,黑幕抵挡不住金焰神龙的持续进攻,化成了漫天的黑芒。

    挥下这一剑的不动明王像是耗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在向麒麟传递了一个眼身后,再度化为明王剑的形态,沉入到妙俊风识海世界的底端。

    “哞!”的一声兽吼,麒麟脚踏祥云,继续往上升腾。直至再也无法前进后,七彩的圣洁光芒自它身上狂放而出,给无尽的黑暗世界带来了祥和的光明。

    在光明的沐浴下,一条条灵动的气息自四面八方不断地向妙俊风汇聚而来。黯然呆滞的心神,在灵动气息的注入下,慢慢的恢复了平日的神采。

    “啊!”一声歇斯里地的嘶吼。

    妙俊风感觉自己像是睡了一个世纪,若是不能尽情的一吼,不足以让自己心中积攒的情绪得以宣泄。

    外界,黑色漩涡忽然间出现了剧烈的波动,平稳的旋流在跳动中渐失方向,开始出现不规律的窜动。

    “呼啦”一下,黑色漩涡瞬间四散崩碎,让被卷到底部的妙俊风再一次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司徒郎等人的眼前。

    “王爷,这也太妖孽了吧!这还是人吗?”

    “他要是不妖孽就不是妙俊风了,正因为他是妙俊风我们才更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

    “两位供奉稍安勿躁。妙俊风是出来了,从他的外表来看,他的确像是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可他的内里呢?也许,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活死人,神魂早已陨灭,即使有,也只是缕缕不健全的残魂。”

    像是在回应他们的谈话,妙俊风睁开眼,对着他们三人站立的地方,露出了一嘴洁白的牙齿,用最灿烂的笑容向他们展示着自己的健康身体。

    “咳咳咳...”司徒郎在收到这个笑容后,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他不明白,自己的黑暗之道怎么在他的面前就一点作用也没有了呢?明明沉沦了,为什么还能够从沉沦中醒来!

    听着咳嗽声,看着司徒郎的表情和动作,妙俊风隔空向他问候道:“司徒王爷,您可要保重身体啊!您的身体可金贵着呢!难得运动一下,可千万不能负荷过重。

    若是让圣上知道,是我把您给逼成这样的,那圣上可是要惩罚我的,这个罪我可承受不起啊!”

    妙俊风不说还好,他这一说,让司徒郎咳得更厉害了,好似将昨天的隔夜饭都要咳出来了。

    “哎!妙俊风,这是何必呢?非得要弄到鱼死网破的地步吗?

    今天这局面并非是我想看到的,我也不希望我的族人做出这样的事。可泼出去的水又怎能收回呢?

    我是不懂时间法则,更是对时间之道无法踹度。不然,这泼出去的水我也乐意收回。让双方都能够和气收场。”

    “拜见老祖!”

    “拜见老王爷!”

    司徒郎在听到这声音后,咳嗽是立马止住了,人也变得恭谦起来。他身旁的诸供奉和张供奉更不用说,二人比他还要恭顺。

    司徒郎对神秘来者的称呼,一下子把妙俊风的思绪带入了司徒家的人员名单中。

    司徒家仅存的一位老祖名叫司徒子,已有千岁高龄,修为达到了问地境,半只脚踏入了仙境。

    但实际修为如何,大家都不敢揣测,因为有人相信,现在的他已经迈入了仙境。

    仙境大能可不是普通人可以议论的,就算你是皇境强者也一样。因为,在仙境大能面前,皇境强者和普通人一样,皆为蝼蚁般存在。

    “晚辈拜见司徒子前辈,有前辈在此,我想今日之事应该可以妥善解决。

    至于您说的泼出去的水无法收回确实也是,可若是这水泼在了江河湖海里呢?只要再盛上来不就行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