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八章 憔悴的皇甫有德
    “自古以来,皇位继承,立嫡立长。皇甫凯身为圣上的嫡子,又是所有皇子中的老大。在他还没有陨落和犯大错误前,他便是皇位的第一继承人。

    任何人想要在他活着的时候,去争夺这皇位。那就是对祖宗的不敬,对圣上的藐视,对满朝文武的挑衅。

    皇甫从龙的修为虽然到了皇境,但他是二皇子。他要恨,就恨自己为什么出生晚了,为什么会在皇甫凯出生后的第二天出生。

    我此次归来,是要向圣上复命。皇甫凯在冒着巨大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将欧亚城划入了皇庭的境内。

    他的这一功绩,足以碾压各位皇子。试问有哪一位皇子能为皇庭增添如此大面积的国土!

    皇甫凯是个孝子,也是一个稳重的人。他的修为即便没有达到皇境,可也修到了侯境圆满。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皇境还不是水到渠成?

    司徒子前辈,今天有您在场,有些话我觉得我还是说出来较好,免得有些人把我当白痴。

    我与二皇子之前在玄武城见过面,算一算时间,不到三年。那时的二皇子修为真的很低,就算他去西人国交流学习,也不至于一下子修到了皇境小成的境界吧!

    再加上我此次从西人国归来,沿途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虽未证实,但对二皇子可是很不利啊!

    原本我还不太相信这些小道消息,但从今天的遭遇看来,那些小道消息也有可取之处,只要我继续深究下去,说不定还真能寻出个蛛丝马迹。”

    司徒子对妙俊风说的这些,到是没有多在意。反到是站在他身后的司徒郎,脸上的表情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

    “妙俊风,你是想借此事要挟我吗?”司徒子身上的气势冲天而起,犹如一把利剑,直破云霄。

    “司徒子前辈,您觉得我有要挟您的必要吗?我仅仅是想面见圣上而已。身为当朝太傅,只有圣上的命令我会接受,其余之人的命令我都会视之为僭越。”

    “那要是太上皇的旨意呢?”司徒子双眼微眯的问道。

    “抱歉,既然已是太上皇,那就好好的颐养天年,追求道的极致。红尘之事还是不要多掺和的好。”

    “正面回答。”

    “还是那句话,我只听从圣上的命令,其余之人的命令皆不奉从。”

    “好,你进去吧!不过,在进去之前,我希望你能记住你今天对我说的话。日后若是反悔,我可是不接受的。”

    “多谢前辈提醒,晚辈知道的。”妙俊风对司徒子拱了拱手,随后,衣袍一摆,抬脚迈步,大步的向着皇后娘娘的寝宫就冲了过去。

    “嗒嗒嗒...”强而有力的脚步声,间接地表达了妙俊风此时的心情。

    守在寝宫门口的侍卫在见到妙俊风冲来的一瞬间,似乎想阻挡一下,但在注意到他的一双虎目后,他们硬生生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司徒素坐在床边,在看到闯进来的妙俊风后,很不爽的喝道:“大胆,本宫的寝宫也是你可以随意闯入的吗?

    来人呐!把他给我压下去,就地正法!”

    “皇后娘娘,在我进来前,可是得到你家老祖,司徒子前辈同意的。你若是命人抓我,是不是代表着你家老祖的意思在你的面前就是空气呢?”

    “哼!既然是老祖同意的,本宫自然没意见。

    好了,圣上你也见到了,没什么事的话,就跪安吧!”皇后娘娘懒得跟妙俊风多说,直接下令赶人了。

    “臣,太子太傅,御史中丞妙俊风拜见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妙俊风更直接,直接把皇后娘娘视作空气,对着躺在床上的皇甫有德就行起了官礼。

    也不知道是不是妙俊风的行为感动了皇甫有德,他竟然用虚弱的声音回道:“爱卿回来啦!过来说话。”

    他的出声,不仅让司徒素愣在当场,更是让守在宫外的司徒郎等人,面色急转直下。

    此时的妙俊风哪还会去关注他们,他一把冲到床榻旁,双目有些赤红的注视着躺在床上的皇甫有德。

    如今的皇甫有德,面色憔悴,嘴唇不仅干燥而且发白。原本的一头黑发,已有大半变成了银发,身上的气息也是虚弱到要仔细感应才能察觉到的地步。

    “爱卿,任务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凯儿还好吗?”皇甫有德在攒了半天劲后,吐字清晰的问道。

    “回圣上,幸不辱命。太子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欧亚城的领地现已并入我皇庭境内,只等圣上您委派官员进驻。”

    “咳咳咳...,多谢啦!要是没有你,凯儿也不可能这么顺利就完成了这件任务。他是当朝太子,未来的储君,你一定要好好的辅佐他。

    朕的身体朕自己清楚,恐已时日无多。你能在现在赶回来是再好不过。朕真的很怕会见不到你啊!”

    “圣上,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只是小病一场,您很快就会康复的。太子还要在您的教导下成长一段时日呢!

    您可千万别把这事压到我的身上,我能力有限,不足以教导太子治国。”

    “嗯...,咳咳咳...,太傅,你太谦虚了。若是连你都教不了凯儿,那这天底下也没有人能教导他了。

    朕知道在他的心里对你是很敬重的,也只有你说的话他能听进去。若是换作别人,朕担心他会生出叛逆之心。

    在这虎狼纷争的圈子里,就算他是一条真龙,也会因为种种原因,而命丧他们的口中。朕想,你明白朕说的意思。”

    “圣上,太子的事你不必多虑,臣会尽心辅佐他的。您现在只要安心的养好圣体就行。皇庭还需要您支撑一段时间,若是没有您,就算有十个我,也不足以把太子扶上位。”

    “嗯,朕知道了,你退下吧!若是有事,可以去找李德全。”皇甫有德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在说完这句话后,他再度陷入了沉睡中。

    “圣上要休息了,你走吧!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再来叨扰圣上养病了,你没看见在跟你说完话后,圣上的气色下降了不少吗?”

    妙俊风微微颔首,对着司徒素行了一礼后,缓缓地走了出去。

    他心思很重,对皇甫有德也感到钦佩。身在病中的皇甫有德对什么事都很清楚,只可惜,如今的他真的无能无力。

    就算坐拥整个天下,权利滔天,修为高深。可在疾病的面前,他跟一个普通人真的没有两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