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 庭论
    皇宫风云在皇甫有德清醒后,开始趋于消散。

    皇都的剑拔弩张和各域诸侯的蠢蠢欲动也是在皇甫有德回归后静了下来。

    日升日落,转眼半月过去。皇甫有德在这半月的休养中,不但恢复了身体的伤势,而且多年没有寸进的修为也有了再度精进的迹象。

    许久没有举行的早朝,让那些在家中听闻消息的大臣们恍如隔世。本来很平常的习惯在今天变得很陌生,仿佛自己是第一次上早朝。

    金銮殿内,有一个人在诸位大臣还未进殿时就已站立在那。曾经梦想的地方没想到在今朝会成为实现,然而,现在的获得和往日的梦想带给自己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咦?怎么会是他?”坤自在今天兴致很高的第一个赶至,但他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比他还早,并且这个人会是他!

    “嗯?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啊!”乾阳老眼一瞪,心里隐约有了些许猜测。

    随着他们二老的到来,文臣大军是浩浩汤汤的进殿了。二老非但是文臣之首,更是这群人中很多人的恩师。

    即便有的人早早到来,也不会赶在他们之前进入殿内。

    军机阁的诸位阁老和武将们今天到是出奇的一个都没来。似乎在皇宫风云卷动的时候,他们奔向了全国各地。

    “皇上驾到!”李公公的声音仍然嘹亮,并没有因为休息了那么多天而失了音色。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满朝臣工齐齐弯身参拜,呼喊的口号声默契的整齐划一。

    “众爱卿平身!”皇甫有德充满威严的声音在殿内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满朝臣工确信了圣上的龙体已经无恙。这也意味着一股问责风暴即将席卷朝堂。

    皇甫有德加封妙俊风为丞相的事,并没有大肆宣传。而是在当日就压下了这道讯息,准备在今日朝会上宣布。

    “诸位爱卿,在朕抱恙的这段日子里,你们长胖啦!”

    此话一出,大部分站在朝堂上的官员们,脸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身子也是开始颤颤发抖。

    “坤相,乾相,这段日子你们辛苦了。朕知道你们为了朕的事也是伤透了脑筋,现在你们能否告诉朕,你们在此之前想到什么好方法没有?”

    “臣有罪!”坤自在和乾阳齐齐俯身。在宦海沉浮了几十年的他们,哪会不知道圣上此时的用意。

    “好!既然知道自己有罪,那朕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从今日起,你们就回家颐养天年吧!本朝自今日起,再也没有左丞相和右丞相。

    从今日起,妙俊风将升任为本朝的丞相,统领政机阁一切政务。”

    伴随着皇甫有德这句话的说出,坤自在和乾阳当场为之一惊,随即又是一愣。

    “圣上,乾相在您龙体有恙的日子里,是整日忧心忡忡,日不能食夜不能寐。微臣愿以性命担保,微臣所说之话句句属实。”

    “圣上,坤相为了您的龙体,可是派尽府中人员,去往皇庭各地拜访名医。如今在坤相的家里,还有数百名郎中停留。还请圣上明察啊!”

    皇甫有德端坐在龙椅上,俯视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始终如一,让人看不出他此刻心中所想。

    “俊风爱卿,你就不想说几句吗?”在沉默了一阵后,皇甫有德笑着向妙俊风问了一句。

    “回圣上,臣没有什么想说的。若是开口,估计会被这满朝同僚的口水给淹死。”

    “哦?难不成这满朝的爱卿不是朕的臣属,而是两位丞相的臣属吗?”皇甫有德话锋一转,语气变得犀利起来。

    肃杀的气氛自大殿内升腾而起,现在没有一个人再敢说话。他们明白,圣上这一回是动了真怒。

    “谢万岁,有了您的这句话,臣的心中底气足多了。臣也斗胆在这金銮殿上说上几句。”

    “好!朕也很想听听,你会对他们说些什么,想要对朕表达什么。”

    “诺!

    诸位臣僚,圣上龙体抱恙之时,实乃我皇庭最大危机之时。我知道在场的诸位都是身怀才气之人,脑海里也是智计千万。

    然,你们也许真的想过这件事,但却没有胆去执行自己心中所想。身为人臣,就应当有身为人臣的觉悟,哪怕自己的计谋会让自己身陷牢狱或者是一去归西。

    圣上代表的是皇庭,代表的是天下。圣上陨,则皇庭不稳,天下动荡。各路诸侯亲王皆会扬旗而起,诸位皇子更是会不念手足之情,而同室操戈。

    我不相信你们愿意见到这样的场面,更不相信你们当中有的人乐意见到这样的场面,并已准备好投靠某一个人或某一方势力。

    诸位臣僚,你们在享受圣上赐予你们荣华富贵的同时,有没有准备过在圣上遇到危险时挺身而出呢?

    我看见某些臣僚有些欲言又止,我知道你们是想说自己想过,可在现实的面前自己真的无能无力,只能选择隐忍,等待时机。

    哼!我鄙视有这些想法的人。该尽忠的时候不尽忠,该表态的时候不表态,等到天朗气清了,你们高呼万岁的声音即便通彻云霄,又有何意义?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朝有左右二相,可谓是有两宝。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在两宝需要发挥温度的时候,他们竟然选择了退缩,选择了静观其变,甚至是举棋不定。

    可笑啊可笑!宦海沉浮那么久,难道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看不透吗?难道连圣上的身体是否是真的有恙都看不准吗?

    失望啊失望,白活了几十年,白站了几十载!趁现在还能走动,不如体面的归去吧!”

    妙俊风一开口,就止不住了。他妙语连珠,字字珠玑,直点其名。让问心有愧的人在此时没有一个敢发出反驳的声音。

    “圣上,老臣老了。感谢圣上多年来对老臣的信赖。老臣这就辞去左丞相一职,回家颐养天年。”

    “万岁,臣也感觉大不如从前,每日总会有那么一段时间出现精神不济的状况。原本老臣是想晚些日子请辞的,但不曾想到,今天就是一个妥善的日子。”

    “很好,你们二位不愧是朝中的表率。你们的辞呈朕批准了。不知现在可还有爱卿一同请辞啊!”

    没过一会,又站出来几位老臣。他们的心中十分恐惧,害怕现在不辞,等到自己再想开口时,便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