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相帅布局
    “你们俩可以认识一下,日后毕竟是要长期共事的。”妙俊风嘴上说着,心里已经看到他们俩未来互相掐架的场景。

    “你好,我叫李青,是主公的忠实属下。敢问兄台如何称呼?”李青虽说是个愣头青,但也不妨碍他是个自来熟。

    “你好,在下离昧。”相对于李青,离昧的话就言简意赅的多。

    “离昧啊!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你不要总板着一张脸,笑一下又不会死。你要知道,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

    “这个道理我懂,可现在没有什么能让我笑的事。”

    “什么叫现在没有能让你笑的事!能追随主公,这件事就足以让我们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笑了。”

    “李兄厉害,离昧佩服。”离昧很显然不想跟李青扯上太多,不管他说什么,自己回的话总会精短直白。

    听着他们二人在身后的你来我去,妙俊风觉得这一路总算不会太寂寞了。

    妙俊风在路过沿途的城池时,征兵的数量和交代给典韦的数量是一模一样。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征兵而让后方出现兵力空虚的情况。

    均匀和缓的征兵,不仅可以不伤城镇守卫的根基,也可以在需要补充兵力时,进行二次征调。

    十日过后,在妙俊风的身后已经有了三万的兵马。这些兵马个个精神抖擞,充满了高昂的战意。

    十五日过后,兵马的数字上升到了四万。十九日过后,兵马的数字达到了五万。

    聚集了五万的兵马后,妙俊风没有再过多停留,而是领兵向着欧亚城就来了个急行军。

    离开皇都的第二十天,妙俊风领着五万大军来到了欧亚城的城门前。

    世事无常,在二十多天前,自己离开欧亚城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当自己再次来到这里时,竟会以这样的方式到来。

    “轰隆隆”的声音自另一边传来,滚滚烟尘在远方形成了成片的烟云。

    “李青,你觉得典韦能征集到多少士兵?”妙俊风望着那边问道。

    “我觉得四万应该有,但应该不会超过主公。”李青很自信的回道。

    “何以见得?”

    “因为从西北方向赶到这里,不像我们从西南方赶到这里。白虎域的北边多山脉,城镇少,人口也少。”

    “分析的有道理,但我觉得典韦这一次带来的人马和我们一样,足足有五万。”

    “不会吧!除非他绕道了,不然不可能征集到如此多的士兵。”

    “律!”的一声喝止声,典韦当先一骑来到了妙俊风的面前。

    “啪”的一下,典韦翻身下马。

    “属下拜见主公。幸不辱命,属下一共征集到五万名精兵。”

    “很好,辛苦了。这里的兵马就交给你和李青安排下,我和离昧进趟城,办完事就出来。”

    “诺!”

    妙俊风吩咐完,刚准备和离昧进城,下一刻,就被眼前出现的熟人们给惊到了。

    “你们怎么出来了?我还准备进去找你们呢!”

    从城内走出来的人,为首的是路易伯爵,在他之后是神父米修斯和嘉德父子二人。萨波尔的身影到是没有出现。

    “身为欧亚城的城主,城外这么大的动静,我能不出来瞧瞧吗?再说如今是战争时期,一点点的动静都会让大家的神经紧绷。”

    “是我疏忽了,还请诸位见谅啊!”妙俊风对大家拱起手,打起了哈哈。

    训练有素的军人动作是很快的。一个小时后,在欧亚城的外面,扎起了绵延数十里的军营。

    中军大帐内,妙俊风坐在帅座上,笑着对欧亚城的来客说道:“很抱歉,好事没有给诸位带来,到把征讨大军给带来了。

    在来的路上听说,西人国此次挂帅的是铁血宰相斯麦。我很奇怪,西人国没有国王,何来的宰相呢?”

    “呵呵,还是让我来给你解释一下吧!宰相这个称呼在我们西人国不像在你们皇庭,它是没有实权的,只是一个荣誉象征。

    像如今,对斯麦来说,手里的军权才是真正的实权。”路易伯爵轻抿一口热茶,不急不慢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对于他我想你们应该比我了解,不知道诸位贵客可有好的良策献上啊!”妙俊风的脸上挂着满满的笑容,但这个笑容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太假了。

    “你觉得我们来这里是给你献上良策的吗?不!我们来这里是想给你提个醒,斯麦这个人很狡诈,打起仗来像狐狸。”路易伯爵轻抿第二口热茶,字正腔圆的回了妙俊风的话。

    “多谢,有了这个提醒,我的心里多少有了点想法。”妙俊风深呼出一口气,点着头说道。

    大帐内的气氛在妙俊风这句话说完后,渐渐地变得活跃起来。话题也是从目前的战事转移到欧亚城今后的建设发展中。

    这一聊就是三五个小时,晚饭大家也是在中军大帐内吃的行军餐。

    深夜,妙俊风独自坐在帅椅上,闭目凝神。

    早在出发前他就命麒麟和所罗门分头出发,为自己补充后续的力量。光凭明面上的这些力量,远远不足以抵挡有备而来的铁血宰相。

    西人国是万众一心,借此机会想要一举进军皇庭。而皇庭内部则是各种勾心斗角,甚至还有人暗通西人。

    在如此残酷且复杂的环境下,想要战胜来犯之敌,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

    典韦和李青守在帐外,寸步未离。即便妙俊风没有对他们多说什么,他们也能从妙俊风的身上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

    金陵城保卫战,西日城之战,他们也是参加过的。可无论哪一场,妙俊风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给他们带来一股压迫和不安。

    “老典,你有没有觉得主公在他们走后就变得不一样了?在他的身上我感觉到一股来自骨子里的寒意。”李青向典韦神识传音道。

    “的确如此。主公是三军统帅,将士们的生死在主公的一念之间。再有国土的大门就在主公的身后,倘若退却,那受到波及的就不仅仅是我们了。

    可我相信主公的能力,他一定能够运筹帷幄,战胜来犯之敌。说不定还能像西日城之战那样,反吞西人国的领地。”

    “嘿嘿,我也很期待呢!主公深谋远虑,他的布局若是让我们都能看出来,那就不是神一样的军师咯!”

    “嘘!现在应该说神一样的相帅。”

    “对对对,神一样的相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