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 相帅对宰相 上
    在相距欧亚城一千里的道路上,整齐的人马如一条蜿蜒盘旋的巨龙,向着前方缓缓前进着。

    在人马靠近后方的位置,有一辆特制的马车,在那平稳的前行着。

    马车里,一名半百的老者和三名年轻人相对而坐,在他们的中间还有一张小圆桌,圆桌之上摆了几样小点心和一壶浓香的咖啡。

    假如没有外面人马的点缀,有谁能看出坐在马车里的就是西人国大名鼎鼎的铁血宰相斯麦呢?

    “老师,您觉得派出去的三股人马真的能让皇庭赶来的统帅分不清我军的主力在哪吗?”坐在中间的青年像是不甘心,再一次开口问道。

    “拉德,你怎么能怀疑老师的布局?老师用兵如神,每一战都会令敌人闻风丧胆。我们西人国要不是因为有老师坐镇,皇庭的大军只怕早已杀到我们的国都了。”

    “玛德,我没有怀疑过老师,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拉德对玛德没有好感,虽然是师兄弟,但感情真的很淡。

    “辛德,你就不发表一下你的看法吗?”斯麦对他们俩的争吵早已见怪不怪,唯独对这个学生有一份独爱。

    “老师,我觉得拉德和玛德的话都没有错。可我说他们俩没错的前提,是分别建立在他们俩所构建的条件下。”

    “哦?这到有意思了,你不妨说出来让我们大家听听。”斯麦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挠有兴致的准备好好聆听辛德接下来的见解。

    “站在拉德的立场,他的担心是必要的。据我们在皇庭内的探子传回来的消息。此次皇庭派出的统帅是一个叫妙俊风的年轻人。

    这名年轻人没有很大的背景,但崛起的速度很快。在炼器,制符上也很有天赋。

    原本皇庭中人就爱修行,这跟我们充满了信仰是一样的。可他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曾经指挥过两场旷日持久的大战。

    一场名为金陵城保卫战,在这场战役中他不仅成功的抵挡了鬼灾,更是打退了阴人大军的进攻。

    另一场战役就更出名了,名为西日城之战。他不仅以少胜多,更是转被动防御为主动进攻,趁机占领了修罗国的西日城。

    这两场战役奠定了他在皇庭军界的威望,他更是凭借这份威望,走入了皇都,成为了太子的老师。

    欧亚城之事名义上是皇甫凯的作为,实际上他才是真正的一手策划者。

    我刚才所说的这些,拉德也是知道的,所以,他才会担心老师的布局被他给看穿。”

    说到这,辛德停了一下,把目光看向了斯麦。在得到斯麦的同意后,他才润一下嗓子,继续往下说道:“站在玛德的立场,他就更没错了。他的自信来源于对老师的忠诚,自信和崇拜。

    我们三人是老师一手养大的,老师的智谋和手段我们是最清楚的。在和老师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后,什么样的困难在我们师生的面前都会变得微不足道。

    所以,玛德的话在我看来也并没有错。”

    “哈哈哈...,你到是分析得很透彻。我看他们的表情,对你的分析应该是表示认同了。但我现在很想听听你的想法,你自己的想法,而不是综合了他们的想法。”

    “老师,我可以不说吗?”辛德的脸上出现了为难之色,这在以往可是没有的。

    “说吧!这里没有外人,即便说了什么犯忌讳的话,也不会有人出卖你。我们是一家人。”斯麦把咖啡杯放到了桌上,对他点了点头。

    “好,那我就说了。

    对于这次的战事实际上我并不看好,我不知道联盟为什么会突然发起这场战事。即便我们获得了从皇庭内部传来的消息,但这也不能作为我们发动这场战争的引线。

    在利益面前,人的**会被放大。暗中提供消息给我们的人,保不准在适当的时候就会在背后黑我们一下。

    或者说这是一个圈套,是敌人的手段,利用我们的信任而故意布下的这一局。

    军机阁的阁老们虽说因为某些原因去了全国各地,可在皇庭的中央还是有不少能征善战的将领。但这一次,皇甫有德为什么没有用他们,反而启用了一个名不经传的年轻人呢?

    就算这个年轻人打了两场胜仗,但不管是从阅历还是资历来说,他都太嫩了。嫩到不足以在战场上指挥边关将领,指挥身后的数十万大军。

    老师先前的三路大军可不是吃素的,都是我西人国精挑细选的战士。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在无数场战争中大浪淘沙淘出来的。

    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足以抵挡得了皇庭军中的十人。看似三路三十万大军实际上能发挥出的战力足有三百万。

    面对三支如此凶猛的虎狼之师,不管他是否能判断出我们的主力在哪,光是进攻就够他头疼的了。

    假如他不以为意,那皇庭只要有一路防线被攻破,这场战争的结局不用多想也知道,老师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假如他费尽心力抵挡住了三路大军的猛攻,可当老师率领的主力出现在边境的任一处时,即便他有天大的本领也无力回天,这场战争的结局还是被老师紧紧的握在手上。”

    “辛德,你说得很好。从你所说的内容中,我并没有听到什么犯忌讳的内容啊?”玛德很不解的在辛德说完后,开口问道。

    “我说的意思只要老师明白就可以了,你不明白没有关系。因为,当那一天来临时,我们所有人都逃不掉。”

    此话一出,只有斯麦保持神色不变,玛德和拉德瞬间进入沉思状态。

    ..................

    欧亚城往西百里的一处山谷外,妙俊风率领皇庭的十万精兵和欧亚城增援的二万士兵在此驻扎。

    中军大帐内,典韦,李青,离昧,嘉德父子皆在营内。

    “主公,我们为何在此驻扎而不去支援那些发来告急信的地方?”李青站起身来,手上还拿着一份从南边送来的告急信。

    “李青啊!你太着急了,告急信越多,说明西人国的进攻就越分散。兵力越分散对于我皇庭守城的将士来说,就越有利。

    我们若是去救援,只会帮倒忙。你稍安勿躁,只需静静坐在这里就好。

    迟则明早,快则今晚,我们便可以见到如雷贯耳的铁血宰相,斯麦!”

    妙俊风的话犹如一记重锤,重重的敲在了他们的心坎上。

    不用妙俊风再多说,也不用再多问,他们已然明白大军为何在此驻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