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相帅对宰相 下
    “元帅,请您下令处罚我吧!我没有完成您的帅令!”中军大帐内,典韦跪在妙俊风的面前含愧说道。

    “你起来吧!这一次也是我失算了,好在敌军的伤亡人数也不在少数,就当是你无功而返了。”

    “元帅,您还是惩罚我一下吧!要不然,我的心很难受。”典韦把头埋得很低,说的话也尽是肺腑之言。

    “嗯,那这样吧!等我们凯旋而归之时,这些与你一起有去无回的兄弟们的家属就由你来照顾了。”

    “诺!请元帅放心,属下一定会妥善安置他们的。”

    “好,你先退下吧!好好休息,两日后我们还要跟斯麦再次交锋,介时你可以一雪前耻。”

    .................

    空旷的河流旁,此时人声鼎沸。斯麦率领的大军在撤退到这里后,紧锣密鼓的行动起来。他没有让将士们先扎营寨,而是率先修筑起防御工事。

    斯麦独自一人站在河流边,涛涛的流水声把他的思绪拉的很远,像是回到了过去又像是飞跃到了未来。

    与妙俊风的初次交锋,让他感受到了许久未有的战意。自从自己成为铁血宰相以后,这股战意早已伴随着没有对手而沉入心底。

    可谁又能想到,就在今天,一个年轻人竟能让自己的战意再次苏醒,乃至升腾。

    “老师,您还在想妙俊风的事吗?”拉德走到斯麦的身旁,轻声问道。

    “是啊!现在我终于明白你一直担心的是什么了!没想到,他果真如你所说那样,用兵诡诈,不能以常理夺之。”

    “老师,战争只是刚刚开始,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还要感谢他送给我们的这一份大礼。

    若是没有这份大礼,我们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说不定就会轻敌,到那时,我们的损失恐怕会远大于现在。”

    “说得好,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这并不算是真正的战斗。拉德,你成熟了,我很欣慰。”

    “谢谢老师。若是再不成熟,岂不是很丢老师的脸?我可不想每次的风头都被他们二人给抢去啊!”

    “你啊你,哈哈哈...”斯麦的心情好了许多,相对于之前,学生的进步比它重要多了。

    ..................

    时间一晃而过,两日过后,斯麦率领着修整好的大军再次来到妙俊风驻扎的营地前。

    今天的他充满了高昂的斗志,他相信,在自己准备充分的谋划下,到了晚上,对面的那座营寨,便将会成为自己的行辕。

    “呜...”,“咚,咚,咚...”

    号角吹响,战鼓擂动,整齐的方阵从皇庭军营内走出。

    似乎此次出战的只有步兵方阵,骑兵,弓箭兵,文者军团是一个都没出动。

    对面,骑在战马上的斯麦,眼睛深深的眯了起来,他不明白面对自己的十几万大军,为何只出来区区几万人的步兵方阵。

    就在他进一步疑惑时,一张方桌,一把椅子,被四名士兵从营帐内抬了出来。

    顷刻后,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从营帐内悠然的走了出来。在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紫色的茶壶和一个青色的陶瓷杯。

    “哗”的一下,衣袍一摆,妙俊风潇洒的坐了下来。

    他饶有深意的对着远方骑在战马上的斯麦看了一眼。随后,举起茶壶将陶瓷杯给满上,对着他就是一敬。

    正当斯麦对他的举动感到好奇时,妙俊风再一次出乎他所料的对自己大喊道:“斯麦元帅,您的大名在下早已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您果然器宇轩昂,气场不凡。

    想我皇庭和西人国素来交好,两国的民间交流更是不断。原本我以为这样的感情足以使我们世代交好,可谁曾想到,你们丝毫不顾往日情分,说来就来,大有吞并我国之势。

    斯麦元帅,您在西人国也是位高权重,在联盟做出这种愚蠢的决定前,您怎么就没有出口谏言阻止一下呢?难不成您真的是铁石心肠,愿意看到血流成河的场面?”

    说完,妙俊风像是口渴了,又给自己满上一杯茶。他似乎觉得茶水有点烫,还轻轻的吹了一口,随后才慢慢的一饮而下。

    斯麦脸颊上的肌肉微微抖动着,他很气愤。明明是皇庭理亏在先,可经他这么一说,反到是变成己方无礼了。

    斯麦深吸一口气,双眼一瞪,即将准备开口反击。

    然而,妙俊风像是捕捉到了先机,抢先一步再一次开口喊道:“西人国是一个充满信仰的国度,在这里生活的人都是热爱和平的。

    哎!何曾想到,总会有那么一些人,利用人们的善良,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战争是残酷的,战争是要流血牺牲的。和平的曙光在一点点的被战争的乌云所遮掩。神爱世人,神怜悯世人,神是不愿看到如今这局面的。

    哎!斯麦宰相,我知道您自升任宰相后,总感觉生活失去了色彩,人也变得无聊起来。

    也许这一次的事正好让你兴趣大发,您也想借此事让大家知道您虽然已经老迈,但是您的心态却还年轻,您还能为西人国做出应有的贡献。

    您的精神让我钦佩,可是这做法,却让我感到不耻。若换做是我,我宁愿用我的余生来换取和平,也不会借势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说罢,还是老样子,给自己斟满一杯茶。不过这一次,他像是很气愤,把头一仰,就将茶一饮而尽。

    斯麦脸颊上的肌肉颤动的更厉害了,脸上的血色也是在一点点的加剧。

    他是一个冷静睿智的人,但妙俊风今天的话还是让他激动了起来,一身的气血在沸腾,头颅的血压也在一点点的拔高。

    斯麦的反应自然逃不过妙俊风的眼睛,今天若是不把斯麦气吐血,那自己就白演了这场脱口秀。

    “斯麦元帅,您有三个学生,分别在联盟,教廷,祭司殿任职。往好了说这叫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若往坏了说呢?您这叫谁也不得罪,还能在一瞬间掌握三方的力量。

    这个买卖还是很划算地,换做是我,也会去做的。但您难道就不考虑一下您的做法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影响吗?

    至少现在的我就被影响到了,我觉得这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人,也是一件令人感到羞耻的事!”

    “噗!”

    一口郁结的鲜血自斯麦口中喷出,之前的意气风发在此刻荡然无存,转眼间就变得萎靡不振。

    妙俊风见到这一幕,没有再刺激他。他站起身来,对着他又敬了一杯茶,然后,转身就走回了军营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