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 相帅对宰相 完,上
    “老师!”拉德纵身一跃,将斯麦从战马上抱了下来。

    “我没事,心口的淤血若是不吐出来,反而会让我身受重创。妙俊风不简单啊!擒贼先擒王,他看准了只要我一出事,这场战争也会到此为止,不了了之。”

    “可恶的贼子,请老师允许我带领祭司殿的万人骑兵出战,我定当将那贼子擒到您的面前。”拉德的双目变得赤红,愤怒的情绪开始不断的冲击理智的闸门。

    “拉德,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而是扶老师回去休息,等玛德将援军带来后,我们再从长计议。”辛德的反应比拉德慢了一步,谁让师兄弟三人中,自己是唯一一个从政的文人呢!

    “好!听你的,我们三人中数你智商最高。老师现在不宜思考,就采纳你的建议吧!”拉德的控制力很强,转眼间就将心中的怒火给压了下去,但不代表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轰隆隆”的行军声响起,西人军队在辛德的指挥下,朝着河边的营地退了回去。

    他们的举动让皇庭军营内响起了一片高呼声,妙俊风的军神之名再一次烙印在每一名将士的心中。

    中军大帐内,典韦抱拳向妙俊风问道:“元帅,接下来要怎么做,还请您示下。”

    “让全军将士做好准备,三个小时后我们去西人国的营地溜一圈,让伙头军跟随。

    嘉德唐宋,嘉德元明率领欧亚城本部人马留守营地,防止敌人偷袭。”

    “得令!”典韦抱拳走出帅帐。

    嘉德父子在典韦离开后也是起身行礼走出帅帐。既然有了安排,那自己这边一定要做好,不能丢了欧亚城的脸面。

    “元帅,您刚才传音让我留下来,是有什么特别任务让我去做吗?”李青略带兴奋的问道。

    “没错,这是我的虎符,你拿好。

    一会你持我的虎符,立刻赶往欧亚城找米修斯神父,就说我找他借五千圣骑士。请他放心,这五千圣骑士不用参战,只需远在一旁助威即可。

    具体你这样跟他说......”

    三小时过后,营地内响起了行军的号角,妙俊风身穿战甲,披着红色的披风,走在大军的最前面。

    根据探子反馈的消息,再加上自己的计算,等到大军抵达西人国的军营前时,玛德所率领的援军也应该正好赶至。

    西人**营的帅帐内,拉德面带笑容的跑进来说道:“老师,玛德派人前来汇报,再有一小时,他就可以赶到营地了。”

    “好!等援军一到,我方就有足足二十万大军。我到要看看,妙俊风元帅在见到我军的兵强马壮后,会做出何种表情!”

    此时的斯麦,在服用了行军医生配置的汤药后,脸上的气色和自身的精神恢复了不少。

    一个小时后,“轰隆隆”的声音传入了西人大营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可斯麦在听到这庞大的声音后,立刻感到不对劲了。这声音听起来可不像十万人以内的行军声,到像是二十万大军的行军声。

    若是细听,细辩,不难发现,这频率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不好!来人,紧急集合,有敌袭!”斯麦抓起衣架上的铠甲,边走边穿的跑出了营帐。

    “吼!”“哈!”“威!”“武!”

    在西人大军正前方二里的位置,妙俊风率领大军排开了阵势。

    帅旗随风舞动,皇庭的旗帜更是在向这片大地宣扬着它的皇威。

    全军将士的精气神在此刻拧成一股,只要妙俊风一声令下,他们会化作洪水猛兽,不要命的向着西人大军的军营冲去。

    “老师,妙俊风他疯了吗?明知我们的援军赶来,还敢率军前来,这是要和我们大决战吗?”拉德急匆匆的跑到斯麦的身边,满脸惊疑的问道。

    “随我出战,我到要看看,他究竟想要做什么?难不成之前的羞辱还不够,还要跑到我军大营的面前,再次羞辱我一番吗?”

    晚来一步的辛德,在见到斯麦的脸色后,心中顿感不妙。老师现在的情绪完全被妙俊风牵着走,这种事发生在统帅的身上,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啊!

    妙俊风似乎没有准备立刻攻打大营,而是给了他们充分的整军时间。

    “轰轰轰...”率领援军前来的玛德,再让军队列阵站好后,火速的赶到了斯麦的身旁。

    “老师,这是怎么回事?不会那么巧吧!我这边刚赶到,他们那边就准备在此时决战了。”玛德的表情很精彩,思绪也是在此刻显得有些凌乱。

    “玛德,不要乱说话,你这样会影响老师判断的。”辛德不等斯麦开口,立刻出言把话给接了过来。

    玛德听后,自然不服辛德的话。就在他准备再次开口时,辛德的传音也是进入了他的脑海。

    听完传音,玛德看了一眼辛德,又看了一眼拉德。他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短短离开几日,这事态竟会变得如此复杂。

    被自己看不起的妙俊风竟然能在与老师见面的两次机会下,两次成功的激退了老师,并让老师的心神出现了久未出现过的动荡。

    “玛德,你赶回来的正好。若是决战,我希望你们能生擒妙俊风。这样的人才不为我西人国所用,实在是太可惜了。”

    “是,请老师放心。我们定不会伤着他。”三名师兄弟很难得的,整齐划一的回答了斯麦的话。

    皇庭方,典韦策马来到了妙俊风的身旁,向他请示道:“元帅,三军已列阵完毕,您准备何时发起总攻?”

    “总攻?我何时说要发起总攻了?难道你没看见伙头军还没准备好吗?我可是让他们带着食材在后方生灶做饭呢!

    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弟兄们还没吃午饭,这仗怎么地也得等到他们吃完午饭再打!”

    “啊?这,这,这可行吗?”典韦傻眼了,自己还真是头一回遇见这事。

    “可行!怎么不可行?本帅说可行那就一定可行!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统帅的最高境界!靠打一仗把敌人打跑了,那算什么本事!”

    “末将知道了,那接下来末将要做什么,还请元帅示下。”

    “什么也别做,看我表演。上半场的表演结束了,这下半场也该开始了。我们可不能让斯麦元帅等急了。

    斯麦元帅若是急了,那这演出费可就没有着落了。”

    听着妙俊风的自言自语,典韦越来越觉得自己在云里雾里飞着。也许这便是他是主公,而自己是属下的原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