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 相帅对宰相 完,下
    “斯麦元帅,我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这不,才分开没一会我又来看您了!”妙俊风披着火红的披风,往前走了数十步,站立喊道。

    “哼!不劳你惦记!我身体好的很,还没死!”斯麦这回也长记性了,主动下马,也往前走了数十步,大声的回了一下。

    不管是皇庭一方,还是西人国一方,在见到两名元帅像是老友一样的一问一答后。他们觉得这场仗兴许不会像往日那样无趣了。

    “斯麦元帅,岁月是把杀猪刀。人不服老不行!我觉得和你有缘,不妨现在就教你一套健身的拳法,您可一定要记下学好哦!

    我这套拳法那可厉害了!能让八十岁的老者看起来像十八岁的小伙。男人嘛!身体好才是真的好,更何况还是像您这样位高权重的老男人!”

    妙俊风的话起初让斯麦听了感觉还不错,可越到后面,这味道就变了。

    “妙俊风元帅,你用得着每次都用激将法吗?这招已经不新鲜了!你还是换一招吧!还是说你已胸无点墨,黔驴技穷了?”

    “嘿嘿!我开始打拳了,您可要瞪大眼睛看好咯!”

    斯麦脸颊的肌肉情不自禁的颤动起来,妙俊风的不正面回应,让他感觉自己的话是那样的无力,就像是吃了一个苍蝇到嘴里。

    双脚分立,随即缓缓蹲下,双手抬起。妙俊风还真的打起了一套拳法,这套拳法在这个世界没有,是从师父的那个世界学来的。

    太极拳普通人常练可以健身,修行者常习,可以从中悟道,感悟自己的以往,畅想自己的未来。

    这套拳法在妙俊风每日的勤练下,已经打出了神韵。即便不爱运动的人,在见到妙俊风打出的拳法时,心底也会生出一种想模仿的冲动。

    斯麦元帅本就半百,双眼更是火辣。在见到妙俊风摆出这架势后,他就知道这是一套不俗的拳法。

    不管是教廷还是祭司殿都有自己的武力人员,他们平日里也会练拳。但他们的拳法跟眼前的这套拳法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斯麦元帅,您就这样站着好吗?要不跟着我的动作,活动一下身子。这对您有好处。”

    斯麦没有理他,妙俊风也不急,反而越打越有神。

    “斯麦元帅,您难道就没有感到饿吗?我都听到您身后将士们的肚子在叫啦!嘿嘿!若是您还不饿,不如跟我打拳,这样可以促进食欲哦!”

    斯麦还是没有理他,他觉得用不变应万变的策略,对妙俊风是绝对可行的。

    收势一摆,妙俊风呼出一口浊气。

    他对着斯麦微微一笑的说道:“斯麦元帅,我知道您老了。这人一老,食欲就不佳。可不吃饭对身体可不好,尤其还是在我们两军对垒时期。

    算一算时间,我军开饭的时间到了,要不您过来尝尝我军的伙食?保准让您吃了忘不了!”

    妙俊风一抬手,早已准备好的伙头军,行动迅速的,将一份份饭盒送到了每一位将士的手中。

    “开饭!”

    伴随着妙俊风的一声令下,整整十万个饭盒在同一时刻打了开来。

    一个饭盒打开的声音不响,那要是十万个饭盒呢?

    从一个饭盒内飘出的香味不足以引人注意,那要是十万个饭盒呢?

    等到全军将士都开始吃饭了,妙俊风才最后一个接过饭盒。在他打开饭盒的一瞬间,他做出了一个陶醉的神情。

    “斯麦元帅,我先吃饭了。有什么话等我吃完饭再聊!”

    火红的披风,闪亮的战甲,再配合上他此时的吃相和对全军的安排。也只有像妙俊风这样的统帅才能做出如此匪夷所思的壮举。

    “哈哈哈...,妙俊风元帅,你就不怕我现在动手吗?”斯迈大笑着说道。

    “要过来吃饭当然得自己动手,难不成还要我一口口的喂吗?你也老大不小了,这种话也能说出口?”

    站在他身后吃饭的将士们,差一点就要将吃下去的饭给喷出来。有的人甚至已经开始“咳咳咳...”的咳嗽了,显然已经被呛着了。

    他们都这样了,更别说站在妙俊风对面的斯麦了。好在他及时反应过来,把自己的怒火给压了下去。

    “妙俊风元帅,你以为我是在说笑吗?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话不投机半句多,言尽于此,我会在军营内等着我军的好儿郎把你给擒过来的。”

    “哎!何苦呢?何必呢?看来您是真的老了,视力下降的很厉害,要不要我派个郎中给你看病去?小病不治大病难啊!”

    “休得胡言,来人,传我帅令...”不等斯麦把话说完,他的眼睛是越瞪越大,直到再也无法睁大。

    在妙俊风大军的侧翼,滚滚烟尘扬起,不知道何时大股的援军已经开始集结。

    从远处飘扬的旗帜可以看出,援军的数量至少是上万。具体是几万,一时半会之间无法分辨。

    “妙俊风元帅,你不是在诈本帅吧!据本帅收集到的情报,你们皇庭可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给你派来那么多的援军啊!”

    回过神来的斯麦双眼一眯,对着妙俊风就大喝一声。不管结果如何,这一喝至少能让妙俊风多少流露出一点虚实。

    “斯麦元帅,你说出来的话真是可笑至极啊!哦!只允许你有增兵,就不允许我调兵吗?

    实话告诉你,我身后的将士,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从各自所在的城池中通过比武选出来的。

    像他们这样和不及他们的将士还有很多。我也是怕累到哪里,才没有带过来。

    要不是你这边增兵了,我才懒得调动后方的部队呢?

    我皇庭一座城池的守备兵力有多少您是知道的吧!我只不过是从每座城池中抽掉了二千兵力而已,剩下的可调动兵力有多少,不用我再帮你算了吧!”

    妙俊风的话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兵法中虚实的转换和奇正之术的运用,被他给发挥的淋漓尽致。

    充满底气的话语和狂放不羁的态度,让久经沙场的斯麦顷刻间疑虑起来。

    向来谨慎的他不管妙俊风说的是真是假,他都不得不放弃原本准备进攻的想法。

    憋屈,真的很憋屈。这是第三次被妙俊风给打脸,他的每一次打脸都会让自己觉得是否真如他所说那样,暮光已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想着想着,一口鲜血忍不住的喷了出来,刚恢复的身体再一次萎靡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