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五章 刺客
    ..org,地君最新章节!

    宁静的夜,除了营地内巡逻士兵的脚步声,就再也没有一点声音。

    妙俊风坐在中军大帐内,披着外衣,手捧一卷兵书,正襟危坐的在那全神贯注的品读着。

    远远望去,他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一个凡人,像是降临在人世间的神。那种气质无论让谁感觉到,都会被深深地吸引。

    帷幕发出了响动,像是外面的风吹进了营帐。

    妙俊风没有因此而抬头,他正读到一处精彩的地方。此处也是他在今天实战中,亲身经历的一幕。

    “啪”的一声,他把书重重的摔在桌上,脸上似乎还有余怒未消。

    “按照此人所著兵书上的说法,我今天应该全军覆没才对!哎!此书误人,此人害世啊!”妙俊风“噌”的一下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如此宁静的夜,应当好好睡上一觉,方能不辜负美好时光。只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有朋友自黑暗中而来,我自当好好迎接。”

    妙俊风对着空无一人的营帐自言自语着,可他的神情并不像是入了魔怔,而是恰有其事。

    寒光闪现,一抹锐光迅如闪电的朝他脖子抹了过去。

    “虚无圣骑士!”

    一道人影与妙俊风重叠在一起,任凭锐光划过。

    “既然来了,那就随我一起去虚界吧!在那里我可以好好招待从远方而来的客人。”

    “嗡”的一声,被妙俊风搭住肩膀的刺客,随同妙俊风一起,来到了虚无世界。

    虚无圣骑士附体,是妙俊风通过今天的对战,才领悟出的神通。如今的状态使他可以发挥出虚无之道五成的威力。

    在发挥威力的同时,精神之海的能量也在不停的消耗。当精神之海能量的储存达到警戒线时,这项神通就会被自动终止。

    警戒线的设置是妙俊风自行设定的。目前他设定的警戒线是精神之海的六成。也就是说当精神力的消耗达到精神之海容量的四成时,圣骑士附体这项神通就会被自动终止。

    “你是祭司殿派来的吧!你们的动作也真够迅速的,难道连一晚的安宁都不给吗?”妙俊风对刺客没好气的说道。

    “哼!与祭司殿为敌就要做好死的准备。要是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就不要做出先前愚蠢的事!”刺客摆出一个防御的架势,冷冷的回道。

    “说你嚣张你还喘上了!祭司殿很了不起吗?在我看来就是一群披着黑衣的走狗!你们效忠的魔神若是如你们所言那样伟大的话,就不会让祭司殿龟缩在这西人国一隅。

    哦!不好意思,我说错话了,是西人国中的一隅。”

    “找死!”刺客变被动为主动,脚掌一蹬,向着妙俊风就杀了过去。

    锐利的寒光在刺客的加持下,出现了黑色的光泽。从光泽中透漏的气息来看,这应该是黑暗之力。

    即便是在虚无世界,妙俊风也不会去硬接这一击。

    抬手一招,明王剑出现在了他的掌心内。虚与实相对立的两面,在现实世界中无法动用的明王剑,在这里便可以发挥出它应有的威力。

    “当”的一声,匕首击到了明王剑之上,一连串的火花在明王剑身上溅起。

    黑暗的力量与光明的力量在此刻发生了短暂的交锋。黑色的光与金色的光交织在一起,彼此相互吞噬。

    在持续了一会后,刺客主动往后一跃。

    他必须保留实力,这里是妙俊风的主场,若是手段尽出,不能一击毙命,那身为刺客的自己就只能以死来报答祭司殿的养育之恩。

    “实力不错,不过若仅有这点水平,那你也只能止步于此了。”妙俊风提着剑,一步步的向他走去。

    “献祭!”刺客一边后退,一边用双手不断地结着手印。

    当最后一个结印完成时,一道血光自他体内升起,遁穿空间。下一刻,一枚黑色的符印从血光消失的位置遁出,疾速的遁入了他的体内。

    黑色的魔纹在黑光入体后,开始在刺客的身上显现。一双正常的眼眸开始变得黝黑深邃,没有生命之感。

    他的气息一下子攀升到极点,随后又一下子回落到谷底。之后,他的身形开始变得虚幻,生命波动在眨眼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咦?魔神变聪明了,在赐给他力量的同时,也将虚无之道的一点精髓赐给他了。嗯,这下有点麻烦了!主场丧失一半控制权,不认真看来是不行了。”

    “麒麟印,神光万丈,让妖孽无所遁形!”妙俊风心念一动,把麒麟印给召唤了出来。

    有了七彩神光的配合,隐匿的刺客再次现出身形。看似没有生命波动的目光,在刹那间波动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初。

    “临!”

    一声叱喝,刺客游走的身形被定在原地。强大的光明之力开始剥夺他身上的黑暗之力。

    “斗!”

    金色的剑光从刺客的脖颈处一划而过。没有声音也没有流血,刺客安然无恙的瞪着眼睛站在原地。

    “嗡”的一声,一阵天旋地转,妙俊风与刺客再度回到中军大帐内。

    直到此时,鲜血才从刺客的脖颈处溅射而出。

    “虚无世界死了不代表真的死了,只有回到这里,你才真的死了。哎!要不是因为那个原因,怎会如此麻烦!”

    刺客像是明白了什么,两眼一闭,头颅自身体上分离而下。

    “嘭”的一声,守在帐外的执戟郎中,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立刻从外面冲了进来。

    当他们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景象时,纷纷单膝下跪,不言一声。

    “都起来吧!这不怪你们。祭司殿派来的刺客若是被你们轻易发现了,那祭司殿就真的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把尸体带走,最好从附近的村落找个人,把他送到彼得堡。礼尚往来嘛!不管他们送什么礼给我,我都会悉数奉还的。”

    执戟郎中领命,把尸首抬了出去。同时,留下两个人,把被鲜血污染的地面清洁了一下。

    三日过后,彼得堡的城主府,斯麦收到了妙俊风送来的礼物。他深吸一口气,想要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

    他挥了挥手,让人把尸体抬了下去。然后,命人把自己的学生和彼得堡的城主请到议事厅。

    妙俊风的事必须得解决一下,如鲠在喉的滋味自己已然忍无可忍。他若不除,必成西人国的灾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