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 镀金还是监督 上
    “娘娘,您既然不让老奴陪同八皇子殿下一同前去。那恳请您务必从朝中武将中选一两个我方阵营的人,陪同八皇子殿下一同前往。

    他们有自己的亲兵,利用这一方便,我们也可以安排一些好手混入其中,在暗中保护八皇子殿下。

    封王归封王,但只有还有机会,我们就一定不能错过。”

    乾贵妃听了曹春的话,心中感到不解,难不成他掌握了一些自己没有获取的情报?

    “曹公公,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这里又没有外人,难不成你还怕我把你说的告诉万岁不成?”

    “娘娘哎,您这话说得可就折煞老奴了。老奴对您的忠心可表日月,老奴可是一门心思在为娘娘,在为八皇子殿下着想啊!”

    “我知道了,你就快说吧!明儿他可没有多少时间听你在这表忠心。”

    “哎!老奴这就说。

    其实从刚才李德全的话中不难听出,万岁对妙俊风已经起了疑心。妙俊风是谁啊?太子的老师,当朝的丞相!如今又被封为西线大军的元帅。

    可以说现在的的妙俊风集军政大权于一身。若是他想割地为王,拥兵自重,凭目前皇庭的状态,还真不好拿他怎么样!

    万岁对他的忌惮和猜疑恰恰是我们的福音。他可是太子的人,他若有事,太子也跑不了。城门失火殃及鱼池的道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懂,可要论谁能把它发挥的更妙,唯有当朝万岁一人。

    八皇子殿下此次西部之行,可以说完全是天上掉下的馅饼。无论妙俊风有无谋反或者是别的野心,八皇子殿下也要无中生有,从中给他制造一些。

    能得到兵权的机会可不多,西线大军可是集结了白虎域的精英,若是您能让他们效忠于您,那不管今后是王还是皇,在您的手中始终会握有一张王牌。

    这张王牌可不是其他皇子可以拥有的。一支善战的军队和一支只会耀武扬威的军队,二者战力如何,就不用老奴再多解释了吧!

    总而言之一句话,八皇子殿下一定要把握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好好地展示一下你的风采!”

    曹春的一番话,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听后都感到热血澎湃。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在向自己招手。

    “啾”的一声鹰啼,半日后的西部皇庭大营,妙俊风收到了太子传来的紧急信函。

    在取下信函后,传信的妖鹰乖巧的飞到了一旁。

    “嗯?圣上竟然派皇甫明来我这当副元帅,难道我这边有什么事让他老人家感到忧心了吗?”

    看完紧急信函的妙俊风,走到挂着火把的立柱前,一把将信函引燃。

    他望着燃烧的信函,久久不发一言,心中思绪万千。他感觉到了淡淡的危机,这股危机一旦发酵,只会越来越浓厚,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散。

    “伴君如伴虎啊!自古帝王多无情,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不过也不能怪他,若换成是我,说不定会比他做的更绝。”

    从营帐外吹来一阵风,让燃烧着的火把舞动了起来。伴随着火把的舞动,妙俊风也是开口念叨了一声。

    一连几日,西人国的大军一点动静也没有。即使自己派出斥候侦察到彼得堡外五百米处,被守门的士兵发现了,也不见他们有任何追击和擒拿。

    这一反常现象让妙俊风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想不通,他不认为斯麦会这样轻易的放下之前的梁子,安耐住性子,静下心来等到自己这边露出破绽,然后再给与雷霆一击。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斯麦都已是半百之人,不可能在吃了三次亏后,性格说变就变。就算要变也得有一个过程。

    若换成我是他,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嗯,让我想想,也许我会一边养精蓄锐,一边暗度陈仓。

    若是能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拿下敌军的统帅,于公来说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战争的时间可以大大缩短,人员和物资的损耗也可以大大降低。

    于私来说,在自己的荣誉奖章上又可以添上浓彩的一笔,这是自己的荣耀,更是成功者的象征。

    好啊!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呢!我就说圣上他老人家怎么会好好的心生疑虑呢?搞了半天,是你在动手脚啊!

    嘿嘿,问题找到了,那接下来谁是执刀者就难说咯!”

    五日过后,皇庭西部大营的军营外,一连串急促的马蹄声响起。

    “什么人!军营重地,请勿乱闯!”守门的统领可不知道有副元帅一事,在他的眼中只有元帅的帅令,其它的所有皆是浮云。

    “放肆!这位是皇庭的八皇子,圣上亲封的西部大军副元帅。还不立刻跪下向八皇子道歉!”一名留着三缕长髯的银甲将军,策马走到前方,挥起马鞭指着他叱喝道。

    “请拿出凭证,否则,休想踏进营地一步。在这里只有元帅,没有副元帅。圣上若是亲临,本统领必定行人臣之礼,圣上若是未至,休得在此胡言乱语!”

    “大胆!竟敢目无圣上!来人呐!给我拿下!”银甲将军举起马鞭,招呼一声。

    两道身影从他身后的站马上一跃而下,飞快的来到了守门统领的身旁。他们可不会手下留情,充满力道的双手眨眼间就要向他的肩膀上抓去。

    “唰唰唰...”守门士兵见统领遇险,整齐划一的围了上来,将冰冷的枪头直指这些突来造访的不速之客。

    “好了,都是自家兄弟,弄成这样有必要吗?这是我的虎符和委任状。你看过后若是还不相信,可以去向我军的元帅禀报,他会告诉你这虎符和委任状的真假。”

    守门统领一晃身体,将那两个人的手掌甩了下来。

    他接过皇甫明递来的虎符和委任状,身子一转,向着中军大帐就跑了过去。

    都说当兵的是大老粗,但在重要的事上,他们可不傻。

    中军大帐内,妙俊风看到这两样东西,脸上微微一笑,对着有些小喘气的守门统领说道:“去把他们迎进来吧!没想到他们会来的这么快!”

    “啊?元帅!他真的是副元帅啊!您和他熟吗?他记仇吗?”守门统领带着后怕的声音问道。

    “平日里的狼劲哪去了?不就是一个副元帅吗?本帅在此,有谁敢放肆!”妙俊风故意虎目一瞪的喝道。

    “诺!属下这就去把他们请进来!”守门统领对妙俊风可是信服的很,有他这句话,自己还犯得着怕副元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