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章 镀金还是监督 下
    皇甫明等人被守门统领直接带到了中军大帐。

    皇甫明没有向妙俊风行礼,也没有打招呼。而是把目光一直锁定在守门统领的身上。

    守门统领自返回去接他们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尊敬和畏惧,仿佛自己在他面前就跟一名普通士兵一样。

    妙俊风嘴角微微上扬,心领神会的开口说道:“你先下去吧!除了副元帅和他身旁的两名将军留下,其余的人你去安排一下住处。”

    “诺!”守门统领对着妙俊风恭敬的一拜后,后退着走出了营帐。

    “妙俊风元帅,见到八皇子殿下你还不快快行礼?难不成在这里呆了几天,连礼数都忘了吗?”银甲将军微眯双眼,语气不善的说道。

    “哦?敢问这位将军如何称呼?”妙俊风保持着笑容问道。

    “在下吴德才。”吴德才把身子一挺,神气十足的回道。

    “原来是吴将军。敢问将军从军几年?”

    “吴某不才,整整二十年!”吴德才说到这,身上的神气劲更足了。

    “哦!是吗?我还以为你刚刚从军呢?身为军人,你难道不知道在军营里只有长官和士兵的区别吗?

    在这里除了元帅,将军,统领等职务,哪来的八皇子?既然你到了军营,那就要服从军营的纪律,来人呐!给我拖出去,鞭责二十,以示惩戒!”

    “什么!你敢!八皇子,哦不!副元帅大人,您替末将说句话啊!”吴德才猛然间被妙俊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给镇住了,他连忙向皇甫明求助道。

    “元帅,念他只是初犯,请您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绕他这一回吧!”皇甫明也不想自己带来的人初来驾到就受到无妄之灾,笑呵呵的向妙俊风求情道。

    “皇甫明,这里是西部大营,不是皇都深宫。将士犯错理应受到责罚,他身为将军,更要以身作则。

    若是今天你求个情,明天他求个情,那军法何在?军纪何在?没有军法和军纪,那整个大营还会像现在这样井然有序,士气高昂吗?”

    皇甫明被妙俊风说的还不了口,他发现自己以往真的是小看他了。只有真正的面对他,才知道他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压迫之感。

    “吴将军,妙俊风元帅这是在让你回忆以往。等你受完鞭刑,本帅会亲自给你去上药的。”皇甫明有些无力的对他说道。

    “诺!末将领命。”吴德才心里明白,只要八皇子能记住自己的好就行了。至于妙俊风,那是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了。

    片刻后,从军营外传来了火辣辣的鞭刑声。吴德才也算一条汉子,硬是没吭一声。

    “皇甫明,你带来的这个人虽然嘴巴欠抽,但身子骨到是挺结实,人也很有血性。希望这一通鞭子,能让他记起往日在战场上的铮铮铁骨。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皇都里的将军我承认他们有本事,可他们的本事自他们踏入皇都那一天起,就开始被酒色金钱给污染了。时间一长,一身的本事能发挥出四五成就算不错了。

    当然,也有一些人不受糖衣炮弹的诱惑,孑然一身。可他们的下场并不好,不是被外放就会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贬为平民。

    你带来的这两位将军,我看以往的水平也是一流,但现在恐怕连三流水准都达不到。我随便从营地里喊个士兵进来,都能够在十个回合内把他们给制服。”

    “妙俊风元帅,你对我说这些是想羞辱我吗?他们可是我带来的人,你羞辱他们不等同于在间接羞辱我吗?

    我敬你是元帅,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我的承受能力很强,没有你想象中那样脆弱。”

    “痛快,那我就直言了。皇甫明,在军营里你只有副元帅一个身份,八皇子这重身份在你踏入军营的那一刻就不存在了,直到你离开军营,回到皇都,这重身份才会再度被启用。

    我不管圣上派你来的目的是为何,在这里你必须要做到令行禁止,服从我的帅令。

    请你放心,本帅做事向来公正,不会去刻意为难你,甚至是布置些你难以完成的任务让你去做。

    副元帅在平日里没有什么特别需要烦心的事,除非本帅不在军营里,副元帅才会忙碌起来。

    就先说这么多吧!初来军营的你可能不习惯,先好好适应几天吧!”

    “妙俊风元帅,我是来前线打仗的,不是来这镀金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我不是绣花枕头,我也是有实战能力的。

    话不说不明,我也不怕告诉你,父皇派我来的另一个目的就是监督你,监督你更好的履行元帅的职责。”

    “好!我军大营不养闲人,你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你是做好思想准备再来的。

    至于监督我,你随意吧!本帅行的正坐得直,不怕有人打小报告,更不怕某些人别有用心,歪曲事实,扭曲现实。”

    “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需不需要我告诉你是谁打的小报告呢?”皇甫明像是抓到了什么,善诱着问道。

    “不用了,等到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这个人自然会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对他是谁一点也不感兴趣,这是我的自信。”

    “不愧是元帅,这气度不得不让人说个服字。借这个机会,我想问一下元帅,您准备何时与西人大军进行决战,以此来结束这场消耗战呢?”

    “我若说,不知道何时可以决战,你可相信?”

    “妙俊风元帅,我可是在跟您说正经事,您能别开玩笑吗?”

    “好!我不开玩笑。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我不知道。”妙俊风一本正经的望着皇甫明,一字一句的回道。

    “妙俊风元帅,您的回答让我感到很失望。我原以为您真如传说中那样,是神一样的军师。然而,现实是如此残酷,我的偶像梦瞬间就破碎了。”

    “我若是神,你觉得我还会坐在这和你说话吗?神可是很忙的,他没有那么多的喝茶时间来做这无聊的事。

    我们就先聊到这,你先和你身边的这位将军下去吧!想要熟悉军营,就自己去转转看看,这里日后也是你的家。”

    “好!我们晚上见。”皇甫明对着妙俊风抱拳一拜,领着自己身边的将军,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营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