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 相帅与宰相的再次对阵 上
    “老师,我觉得现在的我们不宜轻举妄动,光是耗就能耗死他们。”辛德在教廷和祭司殿的人员离开后,和城主府的一行官员快速的来到了议事厅内。

    “元帅,辛德将军的话我也赞同,与其让士兵冲锋陷阵,不如让他们自生自灭。说不定我们还会因此多出十余万的子民。”

    拉德和玛德没有发言,既然现在教廷和祭司殿的人都来了,那他们俩就不方便发表自己的意见了。

    斯麦在思考了片刻后,开口说道:“在东方有背水一战,破釜沉舟一说。按照妙俊风的脾性,他绝对不会坐以待毙。倘若我们按兵不动,说不定他便会率领大军兵临城下。

    一旦他的大军开到,我们损失的可就不仅仅是入伍的士兵了,城中的子民也会因此而受到波及。”

    “老师,您是不是太看得起他了!据碧青翠传回来的情报,在他的手上只有区区十万兵马,先前的那一次不过是他虚晃一枪。

    依照目前的态势,我们的大军若是横推过去,他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哪还能做出如老师您口中所说的那番壮举!”

    “辛德,你是我看好的接班人,以往也都是以沉着睿智著称,怎么在今天你就如此沉不住气呢?难道说上次的事你还没有放下吗?”

    “老师,那件事可不能就这么放下。对您的羞辱就是对我的羞辱。妙俊风一日不死,这块心病我就一日放不下。”

    “辛德,你太执着了!老师谢谢你的好意,但你一定要学会释怀啊!

    为了让你的心魔早日去除,我们即刻起兵,兵发双峰谷!”

    号角声响起,在彼得堡内集结的三十万大军,在听到号声后,一个个精神抖擞起来。早一点结束这场战事,自己也好早一点回家,家人可还在等着自己呢!

    皇庭军营的中军大帐内,典韦和李青焦急的在营帐内踱着步子,到是所罗门悠然自得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我说你们俩能别在我眼前晃悠吗?我的眼睛都要被你们给晃花了!”妙俊风放下手中擦拭的帅剑,对他们二人大声喊道。

    “元帅,我们不知道您为何能泰然处之,我们兄弟二人可是为眼前的事忧心忡忡啊!”典韦走到妙俊风面前,抱拳说道。

    “是啊!元帅!对方可是有整整三十万大军!我军只有区区十万!三比一的绝对性优势已让他们立于不败之地,您怎么还能和以往一样,一点也不担心呢?”

    “那你们希望我怎么做?和你们一样急得团团转,然后在军营内不断地整顿军务,巡视各处?

    典韦,李青,你们追随我那么久,难道就一点也不了解我吗?若是此战必输,我何必扎根于此,难不成我天生有受虐的嗜好吗?

    身为三军主帅,我必须要沉着冷静,运筹帷幄。假如连我都变得跟你们一样了,那整个大军岂不是要不攻自破,人人自危了?

    好了,你们俩也不要在我这瞎晃悠了。赶紧准备一下,把各项军务都抓起来,能让将士们演练一遍的就演练一遍。

    从彼得堡赶到我们这,最快也要到明天早上,这还是急行军。

    我们可不能坐以待毙,告诉全军将士,明天就是决战的时刻,让大家都打起精神!我要带领他们杀到彼得堡,就像西日城之战那样,为他们在军功簿上添上浓重耀人的一笔!”

    典韦和李青一听,双眼中即刻闪烁起夺人的光彩。西日城之战自己可是参与过的,那一战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若是能够将那一战的胜利搬到这来,元帅军神的美名将会永远加在他的身上。

    “末将领命!”典韦和李青同时抱拳,随后,精神奕奕的退出了营帐。

    “俊风,你确定能够将那一战成功复制到这里吗?胜利不可复制,只可借阅。这一次你要面对的敌人,可不是修罗大军和魔神,而是西人大军,教廷和祭司殿三方力量。

    上一次我们有取巧之嫌,这一次可没有那么多的巧让我们取了。被封印了修为的你没有感觉到信仰之力的压制,可军营里的将士们就不同了。

    任谁的身上像被灌了水泥一样,举步维艰,都会被逼迫到发疯的边缘的。”

    “我知道,对兄弟我绝对信任。我相信麒麟会把我交代的事办妥,这一次我仍然要送一份大礼给斯麦,希望这一次的大礼,能让他真的回老家安心养老。”

    “但愿如此吧!如此豪赌,不知道老天会不会帮你,若是此次老天不帮你或是睡着了,那你可就惨咯!”

    “喂喂喂,还是不是兄弟了!不给我鼓劲就罢了,竟然还敢放我的水!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收回去!”

    “啊哈!你可以试着收收看啊!修为不回复,我看你怎么收我!”所罗门嘚瑟的瞥了一眼妙俊风,然后,双眼一闭,继续闭目养神起来。

    翌日清晨,伴随着曙光的倾洒而下,隔离带的外围,遮天的大军将妙俊风的军营围得水泄不通。光是气势上的威势,就让注意到这一幕的将士们心中感到压抑万分。

    “吹响集结号,全军将士列阵出营,随我一同去会会斯麦老儿!”妙俊风身穿帅甲,肩披红色披风,站在帅帐前,大声的下令道。

    “呜...”号角声响起,妙俊风一马当先,率先骑出了军营,在他的身后整齐的大军,井然有序的列着方阵紧随其后。

    大大的“妙”字帅旗迎风舞动,帅旗不倒,元帅不死,军心永不涣散。

    幽灵领主和幽灵战将们制造的隔离带,就像是一条黑色的河流将两军分离开来。

    直到今天妙俊风才目测到这条隔离带的宽度并不宽阔,只有区区十几米的样子。

    站在隔离带的这边,妙俊风对着那边的斯麦喊道:“斯麦元帅,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这都多少天没见了,该换算成几秋呢?”

    “妙俊风,你有时间计算几秋还不如多想想你接下来该何去何从。你难道想让你身后的数十万将士陪你一起客死他乡吗?”

    “哈哈哈...,斯麦元帅,这话你就说过了。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你这么急的咒我死,是不是心虚啊!

    你可别以为有了教廷和祭司殿的相助,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在我所率领的精锐大军面前,你们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

    “你...”

    斯麦刚想还口,辛德就眼疾手快的拦下了他。

    “老师,不要上当,他这是在激怒你。”

    “谢谢,差一点又要被这小子给引偏了。”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