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 兵临城下
    教廷的圣骑士中不乏勇者,他们很想借此机会跟妙俊风一较高下。

    可是,柴达夫主教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只有跟妙俊风对过招的人才知道他的厉害。

    烟尘四起,教廷一方走的很干脆,连停留都没有停留,只留下扬起的尘土诉说着他们曾经的到来。

    贝尔特对于柴达夫的举动感到很不满,有一种有力无处使得感觉。

    “斯麦元帅,我也告辞了。希望你能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贝尔特说完,领着祭祀殿的黑暗骑士,如潮水般迅速离去。

    斯麦有心想要留下他们,可他们一点机会都没有给自己,走得很决绝。

    “老师,接下来这仗怎么打?还请您拿个主意。”辛德的心里也不好受,但老师是全军的主心骨,只要他没事,身后的军队也会暂时没事。

    “撤退吧!士气低迷,厌战情绪蔓延,若是一意孤行,恐有内患。”斯麦说的话很无力,他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如此束手无策的场面了。

    “是,老师,我这就向全军传达您的命令。”

    “呜...”的号角声响起,这是撤退收兵的号角声。

    望着缓缓退去的西人大军,妙俊风并没有下令全军出击。他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更明白自身实力的长短。

    “俊风,今天的你够拉风啊!”所罗门走了过来,挽起他的臂膀说道。

    “谢谢,你若不来,我的威风将要在下一刻转眼即无。”妙俊风露出了辛苦的微笑。

    “大哥,我和二哥扶您回去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您只要吩咐我们去做就行了。”麒麟走到妙俊风的另一边,搀扶起他的胳膊说道。

    “好,收兵。”说完,妙俊风安心地闭上了双眼,他是真的累了。

    退回到彼得堡的西人大军,被斯麦下令修整三日。三日的时间也是他调整自身心态的时间。

    城主府议事厅内,斯麦端坐在主位上。沧桑的脸庞,半白的发色配合着他如今愁云密布的神情,让人有一种望而生怜的不忍之心。

    “老师,三日后您准备如何调整行军计划呢?”辛德主动从位子上站立而起,向着斯麦开口询问道。

    “辛德,你就不能让老师先缓缓吗?老师年纪大了,不像我们年轻人这么快就可以调整好自己。”

    “嗯?”斯麦不自觉的发出一身轻哼,玛德的那句年纪大了,深深的刺激了他。

    “老师?您没事吧!有什么事您就说出来吧!我们可是您最亲的人。”辛德察觉到了斯麦的异样,着急的关心道。

    “我真的老了吗?我的舞台是不是即将要落幕了?”斯麦抬起头,用一双浑浊的双眼盯着他们问道。

    此话一出,留在厅内的三个人哪还能不知道斯麦此时所想的是什么!尤其是玛德,他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老师,您不老。您还很年轻,正值壮年。您也是有信仰的对不对?在信仰之力的滋润下,如您这般的强者少说也能活过百岁,现在才到哪儿呢?”

    沉默的拉德适时开口了,他总不能一直让辛德和玛德说下去。也许换个人开口,能转移一下老师的注意力。

    “如今的时代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人不服老不行。遥想当年,我才收下你们的时候,你们一个个才刚会识字。

    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你们都很争气,在各自的领域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老师很高兴在你们取得耀人成就的同时还能对我如此恭敬。要知道,当今世上,像你们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

    妙俊风的事对我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他至少让我知道了,在年轻人中也有天之骄子,他们不比我们老人差。

    在他们的人生字典里,有挫折,失败,沮丧等这些负面情绪和逆境。可这些相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却意味着难以扭转甚至是死亡的局面。

    我亲爱的学生们,老师没有思维混乱,更没有神志不清。老师对你们说的这些都是近日来自己苦苦思索的。

    辛德就算了,拉德和玛德你们都是有修为在身的人,日后一定要好好修行,切莫再将心思分到联盟的争权夺利上。

    今天你们也看到了,纵有三十万大军又如何,在他的眼中,我们跟草木有何区别?

    当然,你们若是想享受联盟赋予你们的荣华富贵,声色犬马,你们就当老师的话是空气。”

    拉德和玛德没有接口,他们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老师的话是忠言良药,无奈自己已经陷得太深,想要抽身而出,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

    “老师,您放心吧!我相信他们俩会处理好目前的境遇的。日后定会努力修行,成为像妙俊风一样的强者。

    而我也会继续向您学习,把您的意志和光辉继续在联盟中传承发扬下去。”辛德对着斯麦深深地鞠了一躬,语气相当诚恳。

    “报!”一声疾呼,打破了议事厅内宁静的氛围。

    “启禀元帅,敌军已在城门外八百米处排兵列阵,妙,妙,妙俊风元帅一骑当先,站在大军的最前方。”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斯麦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来了,他说的话已经应验,只是接下来他会怎么做呢?是强攻,还是威逼?攻下城池后是会血洗屠城?还是会怀柔安抚?”

    “老师,现在不是我们考虑这个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站到城头上,与妙俊风当面对峙一番?

    您是我们的主心骨,若是连您都乱了,那全军可就要散了。一旦军心不稳,出现哗变,那妙俊风不需要动一兵一卒,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彼得堡。”

    “老师,我觉得妙俊风可能是虚张声势,就算他再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所有的实力。我琢磨着他是不是又憋着什么坏水,想要来刺激老师您。”

    “我也觉得有这种可能。除非他的的修为达到了东方所谓仙的境界,不然,他是不可能如此生龙活虎的出现在我们面前的。”

    斯麦坐在椅子上,不动声色,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站在他视线前方两侧的三个学生,没有再多说一句。他们与老师相处了三十年,自然知道,此时的老师是最不能打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