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二章 连锁发应
    “老师!”

    皇甫凯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一步,未能见到老师离开前的最后.网

    老师的话他听到了,他知道这是老师对自己最后的帮助,好让自己置身事外。

    “父皇,您不能这样对老师啊!老师对我们皇庭是有功的,皇庭离不开老师。”皇甫凯失态的跑到皇甫有德面前,带着责问的语气呐喊道。

    “够了!你给我滚回东宫!没有朕的旨意,不得离开东宫半步!”皇甫有德怒喝一声,大手一挥,将他撩到一旁。

    “父皇!您不能这样对老师啊!”皇甫凯头一次违背了皇甫有德的话,仍然站在原地呐喊着。

    “来人呐!把太子送回东宫!没有朕的旨意,谁若敢让他离开半步,斩立决!”皇甫有德无情的下达了圈禁令。

    “哗哗哗...”铠甲摩擦的声音响起,十几名御林军将皇甫凯围在了中间。

    “太子殿下,还请您不要让末将难做。恳请太子殿下移步东宫。”御林军统领对着皇甫凯弯身一拜的说道。

    皇甫凯重重一叹,他知道如今的局面光凭自己是无力挽回了。老师在朝中本就得罪了很多人,这一下,那些人不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

    之后,从皇宫内传出了一道道旨意。每一道旨意,都如投入平静江水中的一块巨石。

    皇庭内部到还好些,可在前线,这传来的圣旨和前来传旨的人,却让整个军营掀起了狂烈的飓风。

    来西线大营传旨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离开的皇甫明。

    在他宣读完旨意后,军营中的将领没有一个人敢相信这是真的。元帅怎么可能会谋反?元帅怎么可能会弑君?元帅更不可能会通敌卖国!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父皇的旨意你们难道没有听清楚吗?还需不需要我再宣读一遍?”皇甫明的心里暗自恼火,他不明白这帮粗人怎么会有这般反应。

    “八皇子殿下,既然您已成为三军的统帅,那这虎符末将也可以转交给您了。

    此外,末将的职责也到此为止,末将这便告退了。”

    典韦转交完虎符后,对着皇甫明弯身一拜,道出了自己的去意。

    “典将军,你是要当逃兵吗?”皇甫明对他的离去之意感到很愤怒。

    “元帅,末将是追随先元帅而来。既然,先元帅已经卸任,那末将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留在这只能给您添堵。”

    “哼!说得好!还有谁?有谁想离开的,现在就可以提出。若是现在不提,在日后提出,本帅就会以逃兵罪论处。”

    此话一出,李青,还有一些将领和士兵们纷纷出列,向皇甫明表明了离去之意。

    “好,很好。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收拾自己的行礼。一刻钟后,若你们还在营地,休怪本帅翻脸无情!”

    皇甫明的心中是有气,但从大局出发,这些人自己还真不好动。否则,自己还未站稳脚跟,整个军营恐怕就乱了。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有这么一句话是通用的。那便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妙俊风的事很快就被西人国和修罗国的高层获知。起初的他们对于这件事是嗤之以鼻的,认为这是皇庭放出的烟幕弹。

    可在接二连三收到自己的情报人员传来的消息后,他们个个畅笑不已,认为皇甫有德终于做了一件好事,为他们送上了一份大礼。

    ..................

    修罗皇放下手中的密函,站起身,走到窗户旁,抬头望向天空说道:“天高任鸟飞,原本朕还担心你会放朕鸽子。不曾想到,皇甫有德竟然会对朕的邀请推波助澜。

    妙俊风啊!朕很期待你的到来,也只有你能让朕的掌上明珠变得乖巧,也只有把她交给你,朕才会真的安心。”

    ..................

    西人国盟长会议室,一名长须老者笑着对在座的各位说道:“这是天大的好消息啊!本来我们以为斯麦率领的大军将要全线溃败了。可谁曾想到,神竟然会给我们送来如此大礼,胜利的曙光再次照耀我们。”

    “不要高兴得太早,就算妙俊风被撤了,皇庭的大军也不是酒囊饭袋。最多我们也就是收回欧亚城,至于其它过多的想法,我看我们还是打住的好。”

    “我也这么认为。斯麦虽说是铁血宰相,但这一次的事对全军将士士气的影响很大。他们身心疲惫,就算有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也无法让他们将巅峰时期的实力发挥出七八成。

    教廷和祭司殿那边至今没有一点动静。他们没有动,我们最好也不要妄动。出头鸟可不是什么好鸟,这万一有诈,我可不想被看笑话的是我们!”

    盟长会议室里,在一正两副三名盟长发表完意见后,其余的议员们也是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理解和建议。

    最终,西人国最高领导机构作出决议,让斯麦相机行事,能进则进,不管如何,务必保证三十万大军不能有损失。

    ..................

    彼得堡议事厅,斯麦在收到了联盟的加急信函后。脸上的神情没有出现精彩之色,反到是一片落寞。

    “老师,您怎么了?联盟下达了什么指示?是要惩罚您吗?”辛德急切的问道。

    “你自己看吧!”斯麦把信函递了过去。

    辛德快速地将信函浏览了一遍,随后说道:“老师,这对我们来说是天大的好事,您为何显得如此消沉呢?”

    “辛德,这样的胜利你觉得有意义吗?

    胜利是要建立在打败强大对手基础上的。没有了强大的对手,这跟恃强凌弱,欺负幼童有何区别?

    我的对手是妙俊风,他是我这辈子以来遇见的最强大的对手。也只有他能让我心中本已凉下的热血再度沸腾,能让我的情绪波荡起伏。

    少了他的战争,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喝了一杯白开水。

    这样吧,接下来的战事就由你全权负责。我想休假,调理一下身体。”

    斯麦站起身来,也不等辛德同意,抬起脚,向着议事厅的外面就走了出去。

    辛德望着老师的背影,喃喃自语道:“老师,您不喜欢这样的战争,我就喜欢了吗?谁不喜欢那酣畅淋漓,一波三折,敌人强大如军神的异类呢?

    男儿泪,男人血,铁血无情。只有在残酷激烈,九死一生的战场上走一回,才能算是一名出色的合格军人。

    老师,我也想他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