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玄武圣兽
    “精神攻击?”徐兵峰忍着疼痛,咬着牙喊道。

    “只可惜还未完全掌握通透,不然,现在的你已经成为一具死尸了。”妙俊风平静的注视着他,语气中夹带着一抹遗憾。

    “呼啦”一声,符箓锁链趁着妙俊风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到徐兵峰的身上,紧紧的将他缠绕起来。

    “符箓锁链,力量不错,手法娴熟,有值得借鉴学习的地方。”妙俊风对束缚在自己身上的锁链耐心的评价道。

    “封镇!”峰将手印一结,大喝一声道。

    “嗡”的一声,符箓锁链发出了金色的光芒。一个个符文在锁链的表面浮起,透明的光壁在符文出现后,由外向内收缩而起,形成一个圆形的光球,将妙俊风包裹在内。

    “文能封镇,武能灭杀,式神辅助,相得益彰。好极!我到今天才对这句话大彻大悟。只是封镇和灭杀自己就不能做到吗?”

    妙俊风冷漠的表情上凭添了一抹笑容。这抹笑容发自内心,是对以往的总结,也是对以往的告别。

    “破!”

    光球在妙俊风这一喝之后,“咔擦”一声化作点点光晶,崩碎散落。

    “来!”

    妙俊风对着峰抬手一招,强大的吸引力自他手掌中传出。

    “嗒”的一声,峰被妙俊风一把抓到了手里。峰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在电光火石之间就被他给抓过来了呢?

    “我劝你不要反抗,在我的面前,你跟一缕精神力没有任何区别。”妙俊风抢在峰有所动作之前,开口提醒了他一下。

    “这紫气是什么?为什么我感觉在这紫气的面前,我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峰的这句话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向妙俊风传音一问。

    “它叫紫君,我刚才说的话你难道没有认真听吗?”

    “我知道它叫紫君,但为什么他对我会有这么强大的克制力!”

    “哦?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答案很简单,这是我的秘密。”

    要不是峰是式神,没有实体,也许他早就喷出一口老血了!这也太吊人胃口了吧!

    “闲话我也不多说了,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封镇!”

    “叮”的一声,峰被妙俊风一收,囚禁到了一张由精神力凝聚而成的符箓里。

    他这边的动作刚一完成,徐兵峰张口就喷出一大口鲜血。他感觉到自己跟峰的联系被强硬的给掐断了。

    “你对他做了什么!”徐兵峰怒气腾腾的咆哮了一声。

    “没做什么,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不是也感觉到了吗?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孤独的,他们会陪着你的!”

    三道紫色的气体自妙俊风身上射出,不费吹灰之力的将三名副院长释放出的式神给拘了过来。

    “噗噗噗”,三道精神符箓和先前的那一张符箓,被妙俊风抬手一招,用力一握,当着他们的面,化作了漫天的碎屑。

    徐兵峰再次喷出一口鲜血,紧随其后的,三名副院长也是各自喷出一口鲜血。

    躺在地上的老者,唯一一个没有释放出式神的副院长,在清醒的那一刻,见到了妙俊风神乎其技的手段后,很干脆的自我催眠,晕了过去。

    徐兵峰和三名副院长,来不及查看自身的伤势,不断地召唤起与自己风雨同舟数十载的式神。

    妙俊风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双手环抱,淡淡的注视着他们。

    “妙俊风,你把我们的式神收到哪里去了!”尝试多次无法联系到峰后,徐兵峰忘记了妙俊风的实力,举步向他那边走了过去。

    “收到哪里去?这个问题很白痴,他们去哪儿了,你们应该是最清楚的。”

    妙俊风的回答,让徐兵峰抬起的脚停留在了半空中。他露出了惊恐万分的神情,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但又不得不相信他说的是事实。

    “明王剑,灭诛邪!”

    妙俊风心念一动,沉浸在精神之海中的明王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只见他横扫一挥,扇形的琉璃剑光朝着徐兵峰等人就笼罩而去。

    徐兵峰等人在得知式神被灭后,本就心灰意冷。对于妙俊风抬手就挥出的这一剑,根本就来不及设防。

    人,只要到了真正濒临死亡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是不想死的,对死亡也是敬畏万分的。

    “不!”徐兵峰大声疾呼,祈求能有神人相救。

    “呼!”的一声,微风拂过,剑光不存,徐兵峰等人也是被掠到一旁,与妙俊风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

    “终于肯出来了吗?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妙俊风的目光朝着一个方向望了过去。

    “你真要这样做吗?”一名身穿白袍,充满了仙风道骨之感的老者,在妙俊风的注视下,一步踏出,站在了大家的眼前。

    “不是我要不要这样做,而是你和他们做的很过分,或者说你比他们更过分!

    身为圣灵难道就允许这样的血案在你的地界上发生吗?不要跟我说什么不好随意插手尘世间的事物,这些都是用来骗普通人的话。

    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你确定想保住他们吗?”

    妙俊风身上的紫君霸气变得更加凝实,紫色光芒将他的周围变成了紫色的海洋,而他便是海洋中的神明。

    “妙俊风,我不知道你哪来的底气敢与我这样说话?虽然我在你的身上也感觉到了圣灵的气息,但我不觉得他会是真正的圣兽。”

    “玄武,你不觉得你太自以为是了吗?还是说你已经老了,不适合继续镇守在此了呢?”妙俊风的话如一根利箭直射玄武本心。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少年不懂老来乐,老来却知少年愁。

    妙俊风,你走吧!本座念你是个人才,不想在沉默了千年后,因你而破戒。”

    “感谢你的垂爱,但今天我若是就这么走了,那许王府上下千百人的冤屈有谁来替他们伸张?罪魁祸首我会去找他,可他们,我也不会放过!”

    妙俊风抬手一指,威猛的霸气和凌厉的眼神,让退到一旁安全区域的徐兵峰等人在感受到了妙俊风的心意后,一股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寒意让他们本能的颤抖着往后退了几步。

    “你这是在逼我啊!你可知本座一旦出手,对你来说就意味着死亡吗?”玄武动了,下一瞬,就出现在了妙俊风正对面的十米处。

    “哦?你确定?”妙俊风嘴角一掀,邪魅之感再度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