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四章 半百老者
    站在一旁的电鬼王不想在当一个路人甲,她一步跨出,顺着闪电的流光,来到了不知是许琪还是死姬的面前。

    “电姬,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在害怕。不知你在害怕什么?”

    听到传来的声音,电鬼王眨了一下眼睛,试探着问道:“你是电姬姐姐?”

    “可以这么说吧!我感觉现在的自己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似乎在我的意识中多了一个我。”死鬼王没有隐瞒,这其中也包括了妙俊风。

    “太好了!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联手,把他给杀了?留他在世,始终是个祸患!”有了依仗的电鬼王,再度变得跋扈起来。

    “杀他的事先等一下,我有几句话要问他。”死鬼王迈步向着妙俊风走了过去。

    妙俊风望着向自己走来的死鬼王,心里有点不知所措。附在他身上的紫君霸气也出现了不稳定的迹象。

    “你在紧张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先前你不是还要杀了我吗?刚才的英雄气概哪里去了?

    你不会以为我是许琪吧!你的想法真的很幼稚,想我堂堂死姬,怎么会成为一个卑微的人类呢?黄泉意志和你开了一个玩笑,你莫把他的玩笑当成事实!”

    妙俊风没有说话,想从她的目光中读到些什么。

    “不要徒劳了!我没有必要欺骗你!若是你还不信,可以探查一下我身上的气息。假如我是许琪,我身上的气息你应该不陌生吧!”

    一语点醒梦中人,妙俊风释放出精神力向着死鬼王的身上探查而去。

    “你还真是一个情痴,假如我话中有诈,你就不怕我趁机破了你的识海?”死鬼王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微不可查的纠结之色。

    “死亡气息浓郁,死亡法则充斥全身,她不是许琪而是死姬。不!黄泉意志不应该和我开这种玩笑!”

    妙俊风的神情僵住了,脸色也是急转直下,瞬间变得煞白。此时的他,比亡灵还像亡灵。

    “愚蠢的人类,人类的感情比毒药还可怕。假如你没有感情,兴许你会成为至强者之一。但历史不会存在假如!

    你走吧!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杀了像你这样的废物,不会给我带来一丝的愉悦和成就。”

    死姬说完,转身对着电鬼王招了招手,示意她和自己一起离去。

    电鬼王有些不开心的走过来,嘟嘟囔囔的说道:“死姬姐姐,这么好的机会若是错过了,那就太可惜了。先前他对你我可是嚣张至极呢!”

    “好了!你就不要在那委屈了!你当我不想杀他吗?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想杀了他!可黄泉主宰的话是我们可以违背的吗?”

    “啊?不会吧!主宰竟会为了一个人类给你下命令!”

    “嘘!小点声,心里也不许想,主宰神通广大,你不会想被他制裁吧!”

    “对不起,主宰,我错了。

    嘻嘻,死姬姐姐只要你没事就行了。谢谢你刚才救了我,若是你不救我,妹妹我可就真的死了。现在想想都后怕,那个男人怎么会在一时间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

    “是我拖累了他。”死姬不由自主的轻声念了一句。

    “嗯?死姬姐姐,你刚才说什么?我怎么好像听到什么拖累了他?”

    “傻妹妹,你在想什么呢?我是说许琪拖累了他,要不然,他会变得比现在更强大。许琪就是他的心魔。”

    “也是哦!”电鬼王的注意力被死姬给带了过去,不在盯着那句话。

    等到她们走入通道,离开了轮回之地后。妙俊风放声大笑,笑的风卷残云,地动山摇。

    紫君霸气在他的笑声中感受到了他的狂放不羁,唯我独尊。

    “嗡嗡嗡”的声音自紫君霸气内传出,它开始进阶,向着小成之境迈进。

    笑声渐止,妙俊风那高涨的气势和迫人的威压,在一瞬间被他收入体内。

    紫君霸气也是在笑声停下后完成了进阶,现在的它需要休息。当它再次出现的时候会追随着自己的主人龙游天下。

    “死姬便是许琪,许琪便是死姬。她以新的身份活了下来,这也是黄泉意志为我设下的一个羁绊。

    想要了解她,接近她,与她重新开始,我必须要掌握死之道。只有这样,我才能激活她心底沉睡的自我。

    黄泉意志,这是我第二次感谢你。你看似娱乐的方式,随手的游戏,却帮了我天大的忙。”

    妙俊风闭上眼,站在原地,开始回忆过去。

    一幕幕的景象在他的脑海里回放,有开心的事,有悲伤的事,有师父的勉励,父亲的期许,兄弟的情义,也有敌人的狠辣,母亲的无情,皇庭的不仁。

    最后,在许琪温柔的微笑中,他睁开了眼睛,仰天一啸。

    伴随着他的啸声,生生不息之道,阳之道,毁灭与杀戮之道,虚无之道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了。

    阴冷,孤寂,黑暗,冷酷,无情的死亡法则开始笼罩全身。

    想要真正掌握死之道,按照妙俊风的理解,他必须要死上一回。在死之前,自己必须要将死忘法则悟透。

    否则,自己的死就成了笑话,灵魂也将在自己的做法中灰飞烟灭。

    “哇靠!这小子不要命啦!有那么多的法子来参悟死之道,他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一条路。一旦踏上这条路,就算我想救他,也只能干瞪眼啊!”

    浅睡中的黄泉意志被妙俊风弄出的动静给惊醒了。他千算万算,愣是没算出妙俊风会来这么一手。

    英俊的少年郎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半百老者。

    身后的长发和之前一样仍是白色,但却失去了强大血气的支持。

    挺拔的身躯已成昨日,略微弯曲的脊背向人们诉说着流光已逝的悲哀。

    有神的眼眸被一层淡淡的暮霭遮掩,像是老眼浑浊又像是天生视力不佳。

    妙俊风一生的生机仅剩一半,死亡法则暂时陷入沉睡。

    它若醒来,妙俊风的生机就会继续流失。可要感悟死之道却又不得不动用死亡法则的力量。

    妙俊风笑了,他无怨无悔。这是自己选择的路,就算下一刻灰飞烟灭,也不会留下一点遗憾。

    “你这是何苦呢?”

    “我不苦!倘若不把自己逼到绝境,又怎会知晓自己的潜力有多少?人不能太安逸,想要成为强者,就必须行人所不能行之事。”

    “哎!你走吧!和你的同伴一起离开,希望你我还能相见。”黄泉意志不明白,为什么在自己的心中,酝酿起了一股伤感离别之情。

    这种感情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身上,自己难道还拥有这凡尘人间的情感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