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五章 河边垂钓
    修罗河自修罗山流出,自北向南,贯穿修罗国全境,最终注入无尽海。

    修罗国将全国化为三个行政区,分别为东区,皇区和西区。

    东区和西区的最高负责人为修罗王,皇区不必说,自然是修罗皇。

    一个很小的村落坐落在东区修罗河支流的边上。这个村落在不久前迎来了三位客人,一名老者,一名青年和一个少年。

    从青年和少年对老者的态度中可以看出,老者应该是一行人中的领导者。

    “妙叔,今天又出去钓鱼啊?昨天您可是一条都没钓着哦!”扛着锄头的年轻壮汉对妙俊风憨笑着说道。

    “二柱,昨天你也说了要开垦三亩地,可结果只开垦了两亩。我们俩半斤八俩,彼此彼此。”妙俊风把鱼竿一抗,拎起鱼篓,朝着河边就慢悠悠的晃了过去。

    “您还有长辈的风范吗?一点也不让着晚辈!哼!我今天要开垦五亩地!”二柱比划了一下身上的肌肉,向妙俊风做了一个示威的动作。

    可他怎会想到,正往前走着的妙俊风会忽然回眸一笑,对他做了一个鬼脸。

    这下可好,二柱一个分心,大腿的力道没有控制好,猛地抽筋了。

    “嘿嘿!看来五亩地的计划完不成咯!今天能开垦半亩就不错了。”妙俊风撂下这句话,继续晃悠着往河边走去。

    “二柱哥,你没事吧!别和我主人计较,他心眼不坏。”麒麟从后面跑了过来,一边帮二柱舒筋活络,一边替妙俊风解释道。

    “没事!我很喜欢和妙叔斗嘴。我觉得他是一位高人,来到我们这穷乡僻壤实际上是在隐居。早晚有一天,他还会出山的。”

    “说得好!我家主人就是一位高人,高得不能再高了!”所罗门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

    “别逗了,就算你要捧你家主人,也不能这么捧!谢谢妙麟,我感觉好多了,说什么我今天也要开垦五亩地!”

    河水边,妙俊风把鱼篓固定好,放入水中。随后,把鱼竿一甩,让鱼钩自然落水。

    妙俊风使用的鱼钩可不简单,这是他亲手用一根细铁棒研磨而成。此钩无钩,笔直向下,犹如绣花针。

    听着河水流动的声音,感受着周围花草树木散发出的自然之味。妙俊风的内心得到了全方位的放空。

    生命的极致到最后会转化为死亡,死亡的尽头意味着新的生机。

    明面上的画风很和谐,处处充满着阳光,处处充满着美感。可在这阳光和美感之下,死亡法则也在同样进行着。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浮游。这是食物链,也是自然法则。

    食物链顶端对下一级有着绝对的压制,而下一级在遇到上一级时,死亡的号角便已开始吹响。

    河流中有生机,但死亡法则无时不刻不再上演。那河底的河床上,不知有多少残魂在那里哀嚎。

    妙俊风从黄泉界离开后,直接被传送到了修罗国境内。

    起初的他在参悟死亡法则时,全部都是从自身出发,可在参悟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体内残存的生机已不允许他再这样挥霍下去。

    天无绝人之路,当他来到这片村落后,被这里的山水风光和人文环境给深深吸引了。一丝明悟也是借着这突来的心情转变而让他灵光频闪。

    逆向思维,参照悟道,由浅入深,借势运用。这十六个字便是在那时的灵光里出现的。

    “既然来了,干嘛躲躲藏藏的,真当我老了吗?”妙俊风盘坐不动,双眼盯着河面说道。

    “俊风,你就准备一直在这呆下去吗?”所罗门从他身侧的古树后走了出来。

    “不在这,去哪?你有什么好的推荐吗?”

    “算一算时间,还有一个月在修罗皇都,罗娇举办的群英会可就要开始了。我可是记得你答应过修罗皇,若是有时间的话就会去的。”

    “没错,我的确答应过他。可我现在不是在忙吗?参悟死亡法则可是头等大事,一刻也耽误不得。”

    “行!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我只是来提醒你一下。我记得某某人可是最重视承诺的,谁曾想到在某一天那个人会为自己的承诺找理由推脱。

    哎!世界在变,人也在变呐!还好我没变。”

    所罗门的话让妙俊风古波不惊的内心产生了一圈涟漪。

    对罗娇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情感,是朋友吗?不是!是敌人?也不是。那和她之间有情愫吗?也许有,但这情愫的背后代表的是什么,自己不敢去想,也不敢轻易的踏出那一步。

    鱼竿晃动了一下,妙俊风没有在意,他认为是自己的内心产生了波澜。

    可当鱼竿再一次剧烈晃动的时候,妙俊风试探着将鱼竿一提。一尾白色的鲤鱼,划破水面,随着鱼钩一起,飞临到河面之上。

    “不会吧!直钩真的能钓到鱼?师父没有蒙我!”妙俊风用空闲的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在感觉到疼后,他确定眼前的上钩鲤鱼是真实存在的。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成龙。世间传说你要跳跃的是龙门,而我这只是一个钩子。

    你走吧!不要再做同样的傻事了!谢谢你的提醒。”

    妙俊风也不管白鲤能不能听懂他说的话,自顾自的对他说了几句。

    “今天的垂钓就到此结束吧!去还是不去,看天意,顺本心。我老了,走不动了。”

    妙俊风提着鱼竿,拎着鱼篓,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向着二柱开垦的荒地走了过去。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虽不是酷暑炎夏,但在阳光下工作的二柱,此刻已是汗流浃背。

    “这牛小子,韧性挺足,才多长时间,一亩地就已经被开垦出来了。孺子可教啊!”

    “哎呦妈呀!妙叔,您走路怎么没声音,来了也不招呼一声,您不知道这样会吓死人吗?”二柱一蹦三尺高,把手上的锄头都丢了出去。

    “喂喂喂,好歹你也是个大男人,这大白天哪来的鬼啊!”妙俊风脸上平静,心里反到是被他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嘿嘿,妙叔,别看我们这里是山疙瘩,但我也听路过的客商说过。鬼物在白天也是可以出来的,只不过凡是遇见它们的人都被鬼物给杀吃了。”

    “哦!既然遇见的人都被杀吃了,那这事又是如何传出来的呢?”妙俊风故作不懂的追问道。

    “额,妙叔,不带这样的,您这是欺负老实人。”二柱很认真的想了一下,随后,不得不向妙俊风做出了委屈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