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六章 二柱的战气
    “救命啊!”

    一声疾呼,在空旷的原野上,显得很突兀,也很www..la

    二柱的注意力立刻被这道声音吸引住,转身就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在城镇生活的人遇到这种情况,可能一时半会判断不出声音的来源。可对像二柱这样从小生活在山里的人来说,想要寻到声音的源头就相对容易得多。

    “二柱,你慢点!”妙俊风很想拦住他,可谁让自己现在扮演的是名老先生呢?

    “救命啊!”

    “你喊吧!拼命的喊吧!在这崇山峻岭,旷野荒芜之地,你看有谁能来救你!”

    狗血的剧情在上演,英雄即将出现。

    然而,出现的这位英雄与书上记载的并不一样。

    喊救命的小姐愣住了,她没有想到真有人来救自己,而这个人竟是这般魁梧强壮。

    追小姐的一群人也愣住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都追到这里了,怎么还会跑出个愣头青。

    “喂!这里没你什么事,从哪儿来,回哪去。不要打搅了我家公子的兴致!”嘴上留着山羊胡的猥琐中年人,率先回过神来,走到二柱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呵斥道。

    “嘭!”很直接的一拳,这是二柱的回应。

    “啊!我的鼻子流血了!来人呐!把他给我杀了!这个人想要对少爷不利!”中年人倒在地上,捂着鼻子喊道。

    围在少爷身边的一群人在得到了少爷的点头示意后,化作五道残影向着二柱就袭杀而来。

    “咳咳咳,二柱,让你跑慢点,你还要跑那么快,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妙俊风从后面追了上来,演技绝对一流。

    小姐和追小姐的一群人再次蒙圈了。怎么又窜出一个人?小的没来多久,这下到好!又蹦出一个老的。

    难道这小的是老的收的徒弟?他们师徒二人正在这野外历练?

    他们脑洞大开,开始为妙俊风和二柱编织身份和故事。

    五道扑向二柱的身影在妙俊风出现后,就停了下来。身为武者的他们,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妙叔,对不起啊!人命关天,我是怕来晚了,会出人命。”二柱挠着后脑勺,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般,低着头对妙俊风回道。

    “傻小子!想要英雄救美也不是你这样的。等以后有时间了,我再好好教你。那个谁谁谁,现在你可以带着你的家仆走了,不要逼我动手。”

    “少爷,不要被这个老不死的给骗了,我看他就是一个老神棍!”中年人一溜烟的爬起来,跑到少爷身旁进言道。

    “妙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你要为你说出的话付出代价!

    二柱,我们走!”

    妙俊风的话很富戏剧性,让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二柱,瞬间傻眼了。

    “少爷,您看,他就是一个老神棍!”中年人得意的将身子挺了挺。

    “给我上!”少爷的耐心磨完了,恼怒的认为妙俊风欺骗了他。

    “哎!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老人,岁月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妙俊风弯身放下鱼竿和鱼篓,准备好好教训一下眼前这帮不懂尊老爱幼的东西。

    “妙叔,您在一旁看着便好,他们就交给我吧!”二柱自告奋勇,当先一步,跨到妙俊风身前,摆出一副拼命地架势。

    “傻小子哎!他们是武者,最差的都有侯境修为。希望这一次能让你汲取教训,英雄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啊!哈!”二柱一声大喝。

    红色的气体自他体内迸发而出,形成的气浪,让他周边三尺之地,刮起一股炙热旋风。

    “不会吧!他竟然拥有霸气!不对,只是近似于霸气,属于战气的范畴。

    嗯!这场架有意思了。只要二柱不笨,利好天平应该会向我们这边倾斜。”妙俊风干脆原地一坐,挠有兴致的观赏起眼前的战斗来。

    “喂!那边的丫头,你带瓜子了吗?”妙俊风自来熟的向着站在一旁的女孩问道。

    “啊?瓜子?谁出门还带这个?你看我像是出门游山玩水的吗?”女孩气急之下,对妙俊风说话的语气有点冲。

    “哦!没带就没带嘛!用的着那么冲吗?来来来,到老朽这来,别让他们伤着你了。”妙俊风没有责怪她,对他笑着招手说道。

    “老人家,我没事,到是您一大把年纪了,可别被战斗的余波伤了身子!”女孩双手叉腰,没有理会妙俊风的好心。

    妙俊风不再说话,既然人家不领情,干嘛热脸要去贴冷屁股。还是关注下眼下的战事吧!二柱这小子也不知道能不能顶得住!

    战气与霸气相比,好比一个是将军,一个是君王。战气更多的是在战力上的辅助,而不能增益其它方面。

    战气的种类有很多种,二柱释放的战气是带火焰攻击威力的战气。能让释放者的每一下攻击都带有灼烧效果。

    “横扫千军!”

    二柱大吼一声,双手握拳平举,如陀螺般旋转起来。

    “呼呼呼”的风声助长着拳法的威力,红色的火焰化成五条盘旋的巨蟒,向着围上来的五个人就合咬而去。

    五名武者谈不上身经百战,平日对敌也没有遇见一上来就这么狠的。相遇之下,他们五人疲于防御,不得不向后撤去。

    一击横扫千军后,二柱累得气喘吁吁。他身怀战气的事,也是在某一日中自己无意使出来的。由于没有师父,在他费尽脑汁的琢磨下,只炼出了这一招。

    一招过后,想要让他再使出别的的招式,很难。

    另外,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也是最致命的关键,他能激发战气的时间是有限的,不能随心所欲的使用。

    看到二柱的模样,妙俊风知道他后继乏力了。只是如此雄厚的战气怎么会说没有就没有呢?

    “应该是修行的问题。只要加以指导,二柱定是战场上的英豪!哎!还是得我这个老人家出场啊!

    年轻人就是爱冲动,冲动是魔鬼这个道理他们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可为什么就要明知故犯呢?”

    妙俊风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慢悠悠的向着二柱站立的地方走了过去。

    “妙叔,不是让您不要过来吗?您来了会让我分心的!”二柱焦急的喊道。

    “叔叔也不想来啊!只是若不来,我怕我事后会伤心。”妙俊风走到二柱的前面,如磐石般站立,随后,铿将有力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