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请您当老师
    “丫头,你放心,等见到那个小子,我会把你的话转达的。不就是表达爱意吗?老朽年轻时不知道表达过多少次,每每...”

    “每每什么?难道您躲到这来和您欠的情债有关?”

    “小丫头,想什么呢?老朽像是那样的人吗?老朽我屡败屡战,成功的次数不多,可一旦成功那收获的将是满满的幸福。”

    “您就吹吧!反正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好啦!您赶紧答应我吧!就带我一起走好不好?路上我一定好吃好喝的伺候您,保证让您满意。”

    “打住!老朽像是那么容易被收买的人吗?看在你苦苦求我的份上,老朽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妙俊风深吸一口气,一副高人做派。

    “哎!装!年纪都一大把了,怎么就那么爱装呢?我开始怀疑人生了。”罗娇双手抱着后脑勺,往二柱站立的地方走了过去。

    妙俊风呼出一口气,本来想拒绝她的,可谁让黄泉意志的话忽然间在自己的脑海里回响起来呢?走一步看一步吧!是缘分还是孽缘,一个月内就会见分晓。

    “姑娘,你们聊完啦!有没有需要我效劳的地方?若是你准备住在村里,请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腾一个最好的房间出来。”

    “谢谢,不光是今晚,接下来的一个月我都会和你们在一起。我的家在帝都,妙叔已经答应送我回家了。”

    “真的吗?妙叔总算没有老糊涂,这才是一个长辈应有的风范。”二柱在罗娇的面前,表现出了男子气概,以往对妙俊风的敬畏完全被他给抛之脑后了。

    “浑小子,我现在要郑重的考虑下,是否要指导你修行了。见到美女就守不住本心,这样的人若是教导出来,迟早为祸一方。”

    “别,妙叔,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的性子您还不知道吗?”二柱一听这话,立马又变回了以往的二柱。

    “咯咯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不管二柱哥以后成就有多高,见到妙叔,就会像老鼠遇见猫。”

    “哈哈哈...,今天的二柱真可爱!不是蟾蜍就是老鼠。我说二柱啊!就让老朽把你训练成一只猛虎吧!省得在外给叔丢人!”

    “哎!二柱是猛虎,绝不给叔丢人!”二柱的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一点也不考虑这股劲会不会诱发脑震荡。

    一行三人,踩着落日的余辉,有说有笑的回到了村里。

    所罗门和麒麟远远地就望见了和他们一起回来的罗娇。他们俩很有默契的侧头相视一眼,随后,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村长在二柱的死缠烂打下,为罗娇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当然,在罗娇的眼中,这个宴会的档次着实不高。可谁让她心情好呢?

    心情好的人就算吃的是白米饭,也能把米饭吃出山珍海味的味道来。

    宴会后,喝的不省人事的二柱被大伙给架到了自己的屋里。妙俊风到是没喝多少,在把罗娇安顿好后,他便颤颤悠悠的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结界!”

    妙俊风刚一进屋,麒麟就布下了一层结界。

    “俊风,上午我们还在聊有关她的事,下午你就把她带回来了。你要说你们没有缘分,我和麒麟一定会把你暴揍一顿!”

    “缘分这个事还真的难以捉摸,我也不曾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似乎她每次出现,都会让我大吃一惊。

    我们明天一早就起程去绿叶镇,到了那雇两辆马车,二十天以内,我们就可以赶到帝都了。”

    “好!我没意见。麒麟,你不说几句吗?”

    “哦!罗娇来了。”

    “不是让你说这个,我知道她来了。说点别的。”

    “她马上就要敲门了,我是收起结界还是不收?”

    “赶紧收起来啊!大晚上的我们三个人不睡觉,释放一个结界,就算是一头猪,都知道在我们的身上有事要发生。”

    “咚咚咚”的敲门声在结界撤销的瞬间响起。

    “丫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啊?你进来吧!门没锁。”妙俊风坐在方桌的旁边,手里捧着一杯热茶。

    所罗门和麒麟没有回避,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这让推门而入的罗娇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有什么事,说吧!他们在宴会上你也见过,不是外人。”

    “妙叔,您也不是没有睡意吗?有谁在大晚上的还给自己沏一壶热茶啊!”

    不等妙俊风开口,她紧接着说道:“我想请您当我的老师。”

    说完,罗娇诚恳的对着妙俊风鞠了一躬。

    妙俊风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抖,进而问道:“你是认真的?身为修罗国的公主,难道修罗皇就没有给你请一位好老师吗?”

    “老师有很多,可他们怎么会把心思放到我身上呢?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他们三位的前景可比我要广阔得多。”

    “这也不怪他们,他们也要为自己,为后代谋个前程啊!身为皇族的确风光显贵,但在荣耀的背后却是杀机四伏,秋风萧瑟。

    罗娇,我不能当你的老师,但可以对你进行指导。你功底扎实,不需要在变动什么,如今的你唯一缺少的是人情世故,生死历练。”

    “妙叔,您真的不肯收下我吗?”罗娇说着,泪水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丫头,夜深人静之时,你在老朽的屋里泪眼蒙蒙,你觉得合适吗?男人都是小心眼的,就算老朽年纪大了,你心中的那位若是知道了这件事,你在他心中的评价可又要降低咯!”

    “讨厌!早知道就不告诉您了!”罗娇吐了吐舌头,神情转换相当之快。

    “丫头,你知道在你身上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吗?”妙俊风轻饮一口,笑着说道。

    “有吗?”

    “自然!你身上最大的缺点就是虚情太多,真情太少。赤子之心为何珍贵?就是因为世人为了生存,不得不把自己包裹起来,用多个角色来扮演自己。

    你的立场和角色导致你不得不比常人更加会伪装自己。可你的这份伪装在成为习惯后,会让真心与你相处的人感到陌生和可怕。

    试问,有哪一个男人会真心爱上一个善于伪装的女人呢?即便是爱了,那爱的究竟是什么呢?”

    罗娇沉默了,妙俊风的话深入了她的内心,刺痛了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丫头,今日醒来为时不晚。真情真意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亘古不变的王道。老实人真的吃亏吗?

    我看,未必!”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