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一章 坐井观天
    绿叶镇,方圆千里内的唯一一座中等www..la

    在镇中,自然少不了炼器师公会和制符师公会。

    一行五人在太阳还没升空之时便已离开村子,直到日上三竿之刻才走到绿叶镇的城门口。

    “二柱,看你样子,你不会连绿叶镇都没来过吧!”妙俊风注意到了二柱的兴奋,他开始为二柱感到悲哀了。

    “妙叔就是厉害!这你都能看出。俺爹说了,没有强大的实力就不要离开村子百里的范围。要不是因为您的关系,俺爹哪会让我出远门哦!”

    “好吧!有一个好爹就是好!进城后,我们先去吃午饭,然后,去炼器师公会,给二柱选一身装备。”

    “妙叔,虽然我没出过远门,但也知道符器贵,您还是别破费了。”二柱很真诚的说道。

    “谁说我要破费了?买单的是罗娇,她可是大户。有大户在,我们不依靠,靠谁啊?”妙俊风贼贼一笑的说道。

    “二柱哥,一会看上什么你就直说,妹妹我别的没有,就是钱多!”罗娇昂起头向妙俊风示威的摆了谱。

    “嘿嘿,那就谢谢啦!妹妹放心,哥哥我以后挣大钱了,一定还你。”二柱不好意思的开口回道。

    “让一让,一帮人堵在城门口,不嫌碍事啊!”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叫嚷的是一名仆人模样的年轻人,在他身后站着一位衣着华丽的青年。

    “二狗,不得无礼。没看见有一位美丽的姑娘在这吗?不要失了身份!”青年对罗娇点头一笑。

    “是,少爷。”二狗很听话,乖乖的回到了青年的身旁。

    青年风度翩翩的走到罗娇的面前,开口说道:“美丽的姑娘,看你一路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是还没有吃午饭吧!不知能否赏脸,和我一起共进午餐呢?”

    罗娇还没开口,站在一旁的二柱不乐意了。

    “喂!你没看见我们一大群人在这站着吗?要请你就请我们一起,单请我妹妹,别怪我不客气!”二柱本就五大三粗,此时的他不用真的动怒,就能镇住宵小。

    “原来是大舅哥啊!失敬失敬,那我就请你们一起好了,还请赏脸。”青年很滑溜,顺着二柱的梯子就往上爬。

    二柱眨了一下眼睛,一时间没主意了。他不得不向妙俊风递去求助的目光。

    “好啊!有人请吃饭是好事啊!我们正要去吃饭呢!人多热闹些。”妙俊风来者不拒,有送上门的白食不吃白不吃。

    “既然妙叔开口了,那本小姐就赏脸陪你吃顿午餐吧!”罗娇本就古灵精怪,原本她的心里就有些想法,妙俊风的话正好顺了她的心意。

    在靠近炼器师公会的一座酒楼包间内,六个人围桌而坐,二狗则是在一旁端茶递水伺候着。

    “你看一路至此,菜也上齐,还不知姑娘芳名,真是失礼了。”青年拱手对着坐在身旁的罗娇说道。

    “我叫罗娇,你叫什么名字?”罗娇很爽快的就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

    “罗姑娘好,我叫绿风,家父正是绿叶镇的镇长绿流水。”

    “原来你是镇长的儿子,怪不得如此有涵养,大家族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呢!”罗娇开启了她的演员模式。

    她的演技很有效,让绿风很受用。那按耐住的心脏已开始“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动。

    妙俊风把一切尽收眼底,可没有多说一句话。他此时向大家塑造的就是一个贪杯好吃的老人家形象。

    酒桌上,妙俊风和二柱狼吞虎咽,各不相让。所罗门和麒麟表现的斯斯文文,只是轻饮几杯,吃了几口菜。

    绿风的心思全部放在了罗娇的身上,五脏庙的钟声早已抛至脑后。

    至于忙碌的二狗,最后也多亏了二柱用力的一摁,让他得以在酒桌上占有一席之地,与他们吃喝起来。

    宴席的进程在他们的努力下,很快就到了尾声。为了进一步向罗娇示好,绿风将腰间的折扇抽出,很骚包的一展说道:“罗娇小姐,出门在外最好得有一身防御的符器。像你这么美丽的小姐,就更需要高等级的符器来守护了。

    绿某不才,乃是一名炼器大师。若是罗娇小姐不嫌弃的话,可以移步一旁的炼器师公会,我可以亲自为你打造一身防御符器。”

    “这怎么好意思呢?我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为我哥买符器,我怎么能抢在我哥的前面买符器呢?”罗娇嗲嗲的回道。

    听到这酥软入骨的话语,绿风头脑一热的应诺道:“二柱兄,一会到了公会,看上什么符器尽管挑,账算我的。”

    “这怎么好意思呢?实在是太破费了。”酒劲上头的二柱,学着罗娇的语气,嗲里嗲气的回道。

    “呼”的一阵冷风在房间内吹起,除了二柱,房间里的其他人感到温度降了不少。

    “嗝”一声饱嗝,妙俊风拍着肚子说道:“走起!去炼器师公会。”

    妙俊风的话让绿风乐的合不拢嘴。他发现眼前这位老人实在是太英明了,除了形象不雅,素质不高以外,其它方面都很符自己的口味。真是越看越顺眼。

    绿叶镇虽然只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城镇,但城内两大公会的规格确是按照中等城市的级别来建的。

    洁白高大的白晶石立柱,整洁光亮的大理石地面,还有那守在门口,身穿符器铠甲的守卫。

    人和建筑达成了完美的和谐,让人还未进入公会,就被富丽堂皇的气息所吸引。

    “乖乖,还没进去就被震撼到了,那要是到了里面,还不被那些符器给晃得眼花缭乱?”二柱喘气的声音很重,他是真的被震撼到了。

    “二柱,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沉稳。你眼前的只是小世面,跟在你妙叔身后,你会接触到一个又一个你意想不到的人和事。”

    “喂!虽然我们在一起吃过饭,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东西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

    我家少爷可是炼器大师,像他这个年纪的炼器大师可是凤毛麟角,不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

    “哎!二柱,坐井观天这个成语你要记牢,在你眼前就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不会吧!难道妙叔见过比炼器大师还厉害的人?”二柱不傻,把话题引到了另一个方向。

    “年记不到二十的炼器宗师,你说厉不厉害?”所罗门故意把声音说的很大,生怕走在前面的人听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