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三章 妙叔出马,一个顶十
    赤金在三色火焰的灼烧下,融化成了一摊泛着金色光泽的赤水。

    白色的赤丝在绿风精准的控制下,如游鱼般徜徉在金色的赤水中。

    一条条的赤丝按照各自的路线,在面积有限的赤水中互不干扰。它们优雅的动作让观看者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网状的格局排列好后,绿风不急不忙的把黑色的珠子丢入了赤水中。

    “噗嗤”一声,黑金色的雾气升起。白色的赤丝在雾气的覆盖下,变成了半白半黑的颜色。原本没有任何属性的它在此刻多了一股阴寒之力。

    最考验炼器师功底的时刻来临了,当所有的材料都按照炼器师的意愿融合在一起的时候,下面要做的就是要让它成型了。

    成型过快,符器的质量可能会存在略微的瑕疵。

    成型过慢,符器的威力在符器成型后会有略微的下降。

    而在符器成型的过程中,器灵也是在这个环节诞生。很多大师和宗师,往往便是因为器灵的原因,而让自己的炼制时间超出了自己的控制。

    “叽叽叽...”的声音在安静地炼器室内回响。

    眼看二柱就要张口惊呼一声,麒麟眼疾手快的冲上前去,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嘘!现在是炼器的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发出声音,打扰到炼器大师。你刚才看见的是麒麟的诞生,不要大惊小怪。”

    二柱用力的点了点头,把劲收了回去。可目光中的兴奋火焰却是一节节的在拔高着。

    “成!赤金蚕甲!”

    绿风把手一招,让赤金蚕甲飞到了他的手掌上。

    随后,他取出玉瓶,将罗娇先前滴出的鲜血倒在了赤金蚕甲上。

    “叽叽叽...”的声音再度响起。蚕虫模样的器灵高兴的从蚕甲中浮现出来,贪婪的吸允着殷红的鲜血。

    “俊风,真的是黑暗器灵啊!难道他是一位黑暗炼器师?”

    “他应该不是,真正的黑暗炼器师应该是他的父亲。在进门时,我特意留心了厅堂中陈列的炼器师介绍榜。

    在榜上,绿流水的名字很醒目,排在第一位。而他也是绿叶镇炼器师公会的会长。”

    “不会吧!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出了一名黑暗炼器师。这要真有事了,那还得了?”

    “嗯!你不去找事,事反而缠着你!哎!老天对我真的很好,他就是不想让我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噗!哈哈哈...,俊风啊!你不会真的老了吧!以前的你可是常把能力越大责任越重挂在嘴边的,现在怎么一副英雄迟暮,感怀时光之态了呢?”

    “此一时彼一时,要不你替我出场吧!炼器你也是很精通的。”

    “去去去!我可不想抢了你的风头,再说我正在解除封印的关键时刻,怎么能把精力浪费在这等小事上!”

    “既然如此,老朽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两个人看似交流了很多,实际上只有短短的一瞬。

    妙俊风一步一晃的走到罗娇的身旁,动作迅速的将她即将要接过的赤金蚕甲抢到了手里。

    “这件护甲先让老朽看看,老朽对于宝物的鉴定可是最在行了。”妙俊风把赤金蚕甲捧到了眼前,瞪大了眼睛,仔仔细细的上下扫描着。

    他的举动让绿风一时哭笑不得,他可不认为眼前的这个老家伙真的能玩出什么花样。除非是炼器宗师在此,否则,自己动得手脚是没有人可以看出来的。

    “啊!漂亮!”

    绿风被妙俊风的一声呼喊给吓了一跳。

    “啊!这手法真不赖!”

    又是一声呼喊,让绿风刚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

    “啊!这护甲有问题。”

    最后一声惊呼没有再让绿风出现反应。但他却没有想到,正是这第三声,他心里担心的事反而发生了。

    “妙叔!这护甲哪有问题了?您刚才不还说漂亮,手法不赖吗?”绿风故作镇定的问道。

    “嘿嘿!小子,说!你是不是采用了速成的手法来炼这件铠甲?还有这铠甲的器灵,似乎也有点问题啊!”

    绿风脸上的笑容仍在,可后背却微微的渗出了冷汗。

    “妙叔!您不是炼器师,对炼器手法的理解也许只停留在表面。这是我们绿家的独门手法,外面的人在看过后,都会产生类似于您的看法。”

    “哦!原来是这样!可也不对啊!我怎么在这器灵的身上感觉到了邪恶的气息呢?还有妙叔我也从来没见过,一个正常的器灵出来就喝血的。”

    “妙叔啊!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我只不过是将符器认主的时间往前调了。通常符器认主都是在符器到了主人的手上后,由主人来操作这一过程的。”

    “哦!为了让我家女娃子穿的放心,你的这件符器就由我来重新祭炼一番吧!”

    不等绿风开口,妙俊风就一个箭步冲到了炼器台上,扬手一抛,把赤金蚕甲抛到了半空中。

    “呼”的一声,赤橙黄绿四色火焰在妙俊风巧妙的控制下,把赤金蚕甲牢牢地包裹。

    为了不让围观者看清火团中的动静,妙俊风特意将赤色火焰调的特别浓,放在了最外围。

    “啥?妙叔也是炼器大师!”二柱忍不住的喊了出来。

    “傻二柱,你看清火焰的颜色了没有?四色火焰代表的是炼器宗师!”

    “什么!妙叔是炼器宗师?他为什么没对我说过?”

    “你问过他吗?”

    麒麟的反问让二柱愣在当场,妙俊风在他心中的形象变得越来越高大,仿佛他成为了自己的天!

    罗娇没有吭声,眉头紧锁,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绿风的眉头同样紧缩,千算万算,他就是没算到,这个看起来不靠谱的老头竟然真的是一名炼器宗师。

    父亲可是郑重的告诫过自己,一旦有炼器宗师在场,一定不能使用那枚珠子。

    “该死的老头,若是你识相,我会好吃好喝的招待你,再送你一笔不菲的礼物。倘若你不识相,哼哼!那就别怪本公子心狠手辣了!”

    “叽!”的一声长鸣,赤金蚕甲中蚕虫器灵被妙俊风给杀死了。

    没有了它的赤金蚕甲,总算有一点炎热的气息了。

    “收!这才是正宗的赤金蚕甲嘛!”妙俊风笑眯眯的提着赤金蚕甲,走到罗娇的面前,往她手上一塞。

    “厉害了,我的叔!这就叫老将出马,一个顶俩!”

    “不对!应该是妙叔出马,一个顶十!”妙俊风把头一昂,摆出一副高人之姿。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