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九章 今日之事我记下了
    妙俊风被罗娇的话给吓了一跳,担心自己的身份是不是被她给猜到了。

    “你看!通常大骗子在被人拆穿后,就是这种表情!”

    妙俊风呼出一口气,没有被猜出身份就好。呆在这丫头身边,每天都会被她给弄得一惊一乍的。

    “老朽不是大骗子,是老骗子。丫头,你要是在污蔑老朽,信不信老朽赏你个板栗烧!”

    妙俊风的话引起了百里翠鸣的兴趣,她急着问道“妙叔,板栗烧是什么?好吃吗?”

    “好吃!板栗烧吃过一次就会记住一辈子。”

    “真的呀!那我要尝尝,您身上带了吗?”百里翠鸣说着说着嘴巴就鼓了起来。

    “哎!又一个吃货!妹妹啊!你被他骗了,板栗烧可不好吃。就算你想品尝,也让姐姐做给你吃。”

    “好啊,好啊!”百里翠鸣把目光转向了罗娇。

    “啪”的一声脆响,罗娇轻敲了百里翠鸣的额头。

    “好吃吗?”

    “不好吃!妙叔,你骗人,你就是一个老骗子!”百里翠鸣没去找罗娇,反而把矛头对准了妙俊风。

    一路上欢声笑语,遇到风景好的地方,他们会停留片刻,稍作歇息。遇到大的城市,他们会休息一天,以此来缓解疲劳。

    转眼间,十二天过去了。百里翠鸣已经彻底融入了这个团体,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伙伴,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人算不如天算,好景不长,不想遇见的事说来就来。一行人骑着千里驹,不断地向他们休息的地方逼近。

    “哎呀!唐爷爷来了!妙叔,罗娇姐姐,你们可一定要保护我啊!我不想跟他回家。”百里翠鸣躲在罗娇的身后说道。

    “放心吧!萌妹子,妙叔才舍不得你走呢!你要是走了,谁给他捶背啊!”罗娇绵里藏针,把皮球踢给了妙俊风。

    “律”的一声长鸣。八匹马整齐划一的扬起前蹄,骤停而止。

    “小公主,跟我回家吧!出来这么长时间也玩够了。再不回去,会长大人可是要急疯了!”为首的老者笑呵呵的对百里翠鸣说道。

    “我不!唐爷爷,您就先回去吧!我和他们很快就会赶到帝都的。”百里翠鸣从罗娇的身后探出半个脑袋,柔糯糯的回道。

    “我的小公主啊!你就别使小性子了好不好?我今天要是不把你带回去,老爷可是要打断我的腿!”唐纯仪知道小姐同情心泛滥,只要自己这么一说,她铁定跟自己回去。

    “唐爷爷,您就先委屈一下。等我回去了,给您买最好的药膏,保证治好您的腿。”

    百里翠鸣的回话,让唐纯仪一时哑然。这个节奏有点不对劲啊!小姐的性子怎么变了呢?难不成她的性格受到了这群人的影响?

    “咳咳,老朽妙明见过唐管家。”妙俊风不想气氛冷场,主动把话接了过来。

    “见过妙老,感谢你们一路照顾小姐。身为百里家的管家,我也有我的难处,还请你能够体谅。”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第一次见面,但他礼数有佳,自己也不好冷脸相对。

    “唐管家,我与脆鸣相处十几天,真的是越来越喜欢她了。请不要误会,我的喜欢指的是长辈对晚辈的喜爱。

    既然,她不想跟你们回去,那能否请您看在我的面子上,让她和我们把接下来的小半段旅程度完呢?或者你们和我们一起?”

    “妙老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主命难为。家主可是下了死命令,身为家主命令的执行者,我也不好违逆他的命令。

    你也知道,身为上位者有他自身的骄傲。通俗一点讲,面子对他们来说有时看的比性命还重要。

    不知我说的意思你明白吗?”

    “自然明白!百里会长的面子我们不能不给,否则,到了帝都哪还有我们的容身之地。

    百里翠鸣,你跟他们一起回去吧!很快我们就会再见面的。介时,我相信百里会长也会同意你跟我们在一起的。”

    “妙叔,这一回您不是在骗我吧!要是您骗了我,我会恨你一辈子的!”百里翠鸣的眼眶红润起来,心不甘情不愿的从罗娇的身后挪了出来。

    “傻丫头,你认为妙叔是这样的人吗?妙叔可是一个重承诺的人,因而,平时也不会轻易许诺。”妙俊风走到百里翠鸣的身前,双手按住她的肩膀,睁着左眼,闭了一下右眼。

    “嗯,我相信您。那我走了,你们可一定要记得来看我啊!”百里翠鸣委屈的眨着眼睛,先前的活泼朝气被不开心的云团完全占据。

    “唐管家,今日之事我记下了,请你代我向百里会长问声好,老朽妙明。”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罗娇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没想到您真的让他们走了。”

    “为什么要阻拦?你觉得我们有正当且合适的理由吗?”妙俊风没有在百里翠鸣的事上多纠结,对他来说,这就是一个小插曲。

    “妙叔,我喜欢她算不算正当且合适的理由?”二柱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妙俊风的身后,冷不丁的来了那么一句。

    “我去!妙叔年纪大了,不带这样这样吓人的。

    你的这个理由站在你的立场,老朽觉得没问题。可若站在百里家的立场,你的理由就显得自不量力且莫名其妙了。”

    “妙叔,请您狠狠的训练我,我要变强。我明白您的意思,俺爹也经常跟我说,婚事讲究门当户对,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

    “二柱,你的请求我会满足。但你知道我现在想的是什么吗?我很想立刻去跟老柱喝上一杯,向他亲口说一声,对他我看走眼了。”

    来时八匹千里驹,回时仍是八匹千里驹,但还多了一个类似于麋鹿的动物。

    它的名字叫纯纯,是唐纯仪的式神。

    “小公主,你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啊!那个老头从哪来的底气要去拜会老爷?”唐纯仪一路思索无果后,终向百里翠鸣张口询问。

    “都是好人,尤其是妙叔,他可厉害了,是一名炼器宗师。”百里翠鸣说到妙俊风,眼睛里瞬间露出崇拜的目光。

    “炼器宗师?天哪!我的小公主哎,你怎么不早说啊!要是知道他的身份,和他一起走也不是不行嘛!”唐纯仪的脸上显出一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表情。

    “嘻嘻,谁让你惹我不开心了。本小姐不开心,你也要跟着一起不开心!”百里翠鸣贼贼的一笑,心里别提有多满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