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三章 人老心不老
    柳翠鸣发现在妙俊风的面前自己又变回了小姑娘,对他,自己的脾气还真使不出来。

    “一百一十四名人选已经诞生,还请大家能够遵守先前的约定,罗某在此向大家拜谢了。”罗坤雨说着,便拱手对大家一拜。

    他的做法不仅为他赢得了不少人心,也让其余还想进入通天阁的人主动收回了自己的想法。

    “等一下,老朽也想进入通天阁!”

    妙俊风的声音如一道惊雷,响彻全场。让跟在他身后的柳翠鸣恨不得拿块纱巾遮住自己的面容。

    罗坤雨不认识妙俊风,但跟在他身后的柳翠鸣自己是认识的。

    “老先生好,百里夫人好。”罗坤雨的涵养很好,主动向他们二位行了晚辈之礼。

    夏侯先锋很想过去向柳翠鸣行礼,可他真的很怵站在那的妙俊风。

    “先锋,你未来岳母来了,你怎么不过去行礼啊?”

    “就是!难道你移情别恋了?对翠鸣不感兴趣了?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就要展开猛烈地追求咯!”

    “别瞎说!你们知道那个老头是谁吗?他就是我对你们说的,昨晚狠狠把我揍一顿的家伙!你们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骗了,这老头可毒着呢!”

    夏侯先锋说话的声音虽小,但哪逃得过妙俊风的顺风耳。

    “咦?我怎么听到有人说我坏话啊!他不是应该在家闭门思过的吗?”妙俊风笑呵呵的把目光看向了夏侯先锋站立的位置。

    被妙俊风的目光一盯,夏侯先锋身上的汗毛立刻炸了起来。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被一头洪荒猛兽给盯上了。

    “老先生,您也许听岔了,先锋老弟的人品还是有保证的。”

    “哦?那你的意思是说老朽耳朵不好,有意诋毁他咯!”妙俊风收回目光,把眼睛看向了罗坤雨。

    “自然不是,老先生怎会是这样的人。只是老先生您也知道,在下刚才向大家承诺过,能进入通天阁的人数只有一百二十人。

    倘若让您和百里夫人进去,不仅损了在下的颜面,也会让其他人觉得不公。

    晚辈心想您应该是一位通情达理的前辈,对晚辈的话应该能够理解。”

    “小子,不要给我上药,我头脑清醒着呢!不就是一百二十个人的数目不能更改吗?这简单,那个谁你不用上去了,还有你也不用上去了。这样不就空出两个名额了吗?”

    被妙俊风指到的夏侯先锋不敢多言,可紫凌风就不乐意了。

    “这位前辈,晚辈之前和您有过节吗?您为何要针对晚辈?”紫凌风走过来,抱拳问道。

    “你和我没有过节,但谁让你的实力在这六人中位于倒数第二呢?我把你指出来,是让你认清现实,不要自视甚高!”

    “前辈我尊敬您,也请您尊敬一下我。在这么多人面前诋毁我的名声,可有失您的身份啊!”紫凌风身上升起一股怒意,他可不知道夏侯先锋昨晚遇上的事。

    “有诋毁吗?你的实力难道不是倒数第二吗?需不需要我给你们办一个现场的比武大会?”妙俊风轻瞄他一眼,语气中充满了不屑之意。

    “好!很好!前辈,请您不要怪我不敬长者,我要向您挑战。若是我输了,名额让给您。倘若我侥幸获胜,还请您当着大家的面还我一个说法。”

    “凌风,不得无礼!快向前辈道歉!”罗坤雨对眼前这位多少了解一点,他情报来源的渠道有很多,其中包括了连夏侯先锋都不知道的事。

    “坤风兄,感谢您的好意。只是士可杀不可辱,我要通过我的方式,为我洗刷不白!”紫凌风回拒了罗坤雨的好意。

    “哎!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就那么浮躁呢?一点都沉不住气!小子,你前途堪忧啊!难当大任!”

    “前辈,休要做口舌之争,看招!”

    紫凌风上来就使出全身的力道,除了战气没有激发,能用的手段和技巧都用上了。

    “大风起兮云飞扬!”

    妙俊风衣袖一挥,卷起一道旋风,裹着冲过来的紫凌风就扶摇直上。

    “壮士一去兮要复还!”

    “嘭”的一声,紫凌风重重的摔在地上。

    一个动作两句诗词,让二虎之一的紫凌风瞬间失去战斗能力。

    “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年轻人,不服不行啊!”

    妙俊风的一番话让跌在地上的紫凌风面色煞白。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前辈您可敢告知晚辈您的名讳?”紫凌风及时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不然,此次打击很有可能让他一蹶不振。

    “不错!还能扶上墙。老朽妙明,欢迎你随时来访!现在你可以走了,希望群英会那天能见到意气风发的你。”

    紫凌风深吸一口气,对妙俊风俯身一拜,随即,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这里。

    眼见紫凌风离开,夏侯先锋也不敢多加停留,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大皇子,你看眼下不就有两个空缺了吗?我和百里夫人刚好可以入阁。”妙俊风捋须而笑,一副自得之像。

    “好,妙老先生请!百里夫人请!”罗坤雨不再阻拦,自己该做的已经做了,他们能进去,完全是妙明凭自己的手段为他们获取的。

    “师父!”见到走进来的妙俊风,二柱立刻迎了上来。

    “傻徒儿,让你弄一个入阁的资格,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告诉为师,是哪个王八羔子把你打成这样的!”

    妙俊风的话,让二柱和柳翠鸣瞬间傻眼,也让罗坤雨微笑的脸庞僵在了那里。

    “师父,您消消气。徒儿身上的伤不怪守关者,徒儿为自己身上的伤感到骄傲!”二柱跟妙俊风久了,自然知道该怎么把场给圆回来。

    “嗯,很好!有骨气!来,你的伤让为师瞅瞅,打不打紧。”妙俊风说着便把手搭到了二柱的肩膀上。

    生生不息之力注入,虽是一丝,但却能持续恢复二柱身上的伤势。

    本不可以动用生生不息之力的妙俊风,在为二柱注入这一丝生生不息之力后,剧烈的咳嗽起来,容颜也是苍老了一点。

    “师父!”二柱感觉到了体内的变化,他知道师父之所以这样和自己脱不了关系。

    “为师没事!这点小伤奈何不了为师。嘿嘿,为师人老心不老,在没见到你出师之前,为师不会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