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四章 隔空相望
    “天道反噬!”柳翠鸣跟其他人的反应不一样,她精通占卜之道,对妙俊风身上出现的情况很敏感。

    精神力即将升华成元神的妙俊风感知到了柳翠鸣的精神波动。

    “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身体状况是天道反噬引起的?”妙俊风的传音在柳翠鸣的脑海里响起。

    “是的,老先生。不然,您为何会出现生命流逝的迹象?”

    “你很聪明,不过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事情的真相。时间会证明一切的,为此,你应该认真考虑下是否让你的女儿拜入我的门下。”

    “多谢提醒,我明白了。”柳翠鸣的心情开始从高峰滑向低谷,假如自己的推断是真,那翠鸣绝对不能拜在他的门下。

    通天阁内部的空间很大,墙壁上用可以长时间保存的涂料绘制了罗始祖破入虚空前的一生。

    顺着楼梯走上二楼,这里的空间约是一楼的五分之四,可离地面的高度已达十米。

    在这里有很多用结界光罩笼罩的展台,展台上展示的乃是罗始祖战败敌人后收取的战利品。

    妙俊风对这个不感兴趣,在二柱的搀扶下,他们和一小部分人一起上到了三楼。

    此处空间只有一楼的五分之三大小,离地高度二十米。

    三楼存放的物品对来到这里的很多人充满了巨大的吸引力。原因无它,在这里展示的尽是罗始祖生前使用过的符器,最次的都是经炼器宗师炼制而成。

    “师父,这里有器王炼制的符器吗?”二柱有妙俊风这样的师父,眼界自然和其他人不同。

    “没有,无一例外全部是炼器宗师炼制的。也许在楼上会有惊喜。”

    妙俊风的话让二柱按耐不住了,他扶起妙俊风,向着四楼就走了上去。这一回与他们一起上楼的,除了柳翠鸣就再无其他人。

    四楼的空间没有按常理出牌,空间直接缩至了一楼五分之一的大小,离地高度四十米。

    在这里展示的并不是如妙俊风所说的符器,而是种类繁多的符箓。这些符箓都是经由始祖之手绘制而出,倘若打开结界光罩,里面封存的符箓仍然可以发挥巨大的威力。

    “百里夫人,我怎么感觉像是少了一层呢?难道说罗始祖当年修的道是空间之道吗?”妙俊风捋须,目露沉思之色。

    “老先生就是老先生,罗始祖感悟的道的确是空间之道。起初罗始祖并不起眼,因为空间之道在打基础的时候,是无法发挥出惊人威力的。

    十年磨一剑,罗始祖厚积薄发,在修到了侯境后,名声鹊起。可他在与众多高手较量了十年后,一如以往,再度沉静下来。

    又一个十年过去了,罗始祖再度出现在大家的眼前。此时的他已为仙境大能,一身实力令人叹为观止。

    可就在大家惊叹他实力的同时,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便是在罗始祖的身上只有空间一道,并无其它的道。

    再后来发生的事,也就是第三个十年后的事,正是我们现在身处的通天阁。这座通天阁是罗始祖亲手打造而成,用他当年的话说,谁能勘破通天阁的秘密,谁就能继承他的衣钵。”

    “这罗始祖真是个有趣的人,被你说的,我都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去顶层了。假如我推算不错的话,这顶楼离地的高度应该是五十米。”

    “老先生为何这样说?”

    “以五行为根基,铸成穿越之门。以世界之力为能源,维持五行根基运转。你若懂了那就懂了。不懂,我解释了也没用。”

    “的确不太懂您说的话,但最顶层距离地面的高度的确是五十米。而且第五层从外面看是有围墙的,但实际上那里四面通风,只有六根圆柱立在那,支撑着阁顶。”

    “我们上去吧!对罗始祖我是越来越好奇了,真想和他面对面坐下,把酒言欢一场。”

    “噔噔噔”的脚步声响起,三个人不急不慢的向最后一层登顶而去。

    第五层,也就是通天阁的最后一层,面积仅有一百平方米,中规中矩的正方形。

    在最中间的位置,竖立着一个人的雕像。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如此精致的雕像为何偏偏只留下面部没有雕刻呢?

    “百里夫人,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妙俊风懒得去猜,转首向柳翠鸣问道。

    “据说,自罗始祖遁入虚空后,凡是与他接触过的人哪怕是至亲,对他的容貌是一点也记不得了。还有按照他的样子绘制的图像和记载的水晶投影,也都被模糊了面容。

    这件事成为罗始祖遁入虚空后,留下的第二个谜团。”

    妙俊风听过柳翠鸣的解释后,对罗始祖的兴趣陡然增大。在这股兴趣的驱使下,妙俊风情不自禁的走到罗始祖的雕像旁,把头仰起,双眼注视着那应该是他眼睛的位置。

    “师父,这...”

    “嘘!”

    柳翠鸣眼疾手快的把二柱拉到了一旁。

    “伯母,您这是怎么了?”二柱很小声的问道。

    “傻孩子,没看见你师父正在与罗始祖交流吗?说不定他老人家能把这困惑修罗皇朝数千年的秘密给破解了。”

    二柱倒吸一口凉气,庆幸伯母及时阻止了自己的愚蠢行为。要是因为自己的行为,耽误了师父的大事,那自己的良心会一辈子过意不去的。

    妙俊风的精神力伴随着他双眼的目光,无休止的注入到修罗始祖的雕像中。

    对于精神之海快速缩减的状况,妙俊风自然知晓。他没有去控制精神之海缩减的速度,他想知道,这尊雕像究竟要贪婪吸收多少,才会应答自己的问话。

    机遇与风险并存,倘若妙俊风没有坚持下来,轻则识海世界受到重创,重则灵魂殒灭,就此陨落。

    当然,运气爆棚的话,说不定借此良机,灵魂将一步到位的升华为元神。

    “嗡”的一声,只有妙俊风能感觉到的空间波动在他脑海里响起。

    一双深邃的眼眸自星空深处望来。处于这眼神下的妙俊风,除了和师父有关的秘密没有泄露,其余的所有尽被这眼神看个通透。

    “罗前辈,您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啊!万一小的要是女子呢?”妙俊风的语气中蕴含怒意,换做是谁,对这种行为都会感到鄙夷和愤怒。

    “时隔千年,终于有人勘破了我留下的秘密。千年的等待也让我等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小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