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三章 群英会 八
    这边产生的动静很快引起了全场人的注意。在罗娇准备去处理那边的突发状况时,妙俊风眼疾手快的不知从哪走出,一把抓住了她。

    罗娇本想回拳一击,但在看到是妙俊风后,她放下了挥起的拳头,向他递去了询问的目光。

    “让二柱独自解决眼前的事。”妙俊风向她传音说了一句。

    与二柱发生争执的不是别人,正是在二柱家门口和他发生过争执的罗玉树。

    “一个乡巴佬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蒙混进来,在这里骗吃骗喝。现在竟然还在本少的面前嚣张的说道,他是罗娇公主请来的客人!

    在场的各位青年才俊,你们说这世上怎么还有如此不要脸皮的人呢?”

    二柱很生气,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本想自己躲着他应该不会招惹到他,何曾想到,这个人就像苍蝇一样自己撵了上来。

    “罗贝勒,你好歹也是王爷的儿子,能注意下自己的身份吗?你可知你在这的一言一行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代表着东王府?

    我们俩的过节只不过是因为一件很小的事引起,你用得着不依不挠的记到现在吗?

    那个女的想来你也玩腻了,要不我怎么没看见你带在身边呢?

    哎!假如你真的爱上这个女子,为了那件小事记到现在我能够理解。可若你只是玩玩,那我只能认为你的心眼太小,与贝勒的身份不符。”

    “你,你,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牙尖嘴利了?难道上次的你是装的?”罗玉树被二柱的话给呛到了,他想不明白一个木讷寡言的人怎么一下子变得善言了。

    “装什么装?自从有了师父后,我可是从他那学了不少本领。别看我长得傻乎乎,我现在的口才可比以前要好几倍!”

    两个人继续你一句我一言的来回争吵着。他们的争吵也让关注这里的大伙慢慢的没了兴趣,搞了半天,是两个认识的欢喜冤家在这里掐架。

    “妙老,二柱这口才是你培养的?”罗娇眨着眼睛,有点想不明白。

    “我培养他这个干嘛?是他自己从我这学来的。难道你就没有听过一句话,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吗?我也没想到,原来他对这个这么感兴趣。”

    “哼!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对了,正好跟你商量个事,这也是刚才我和父皇,夏侯会长一起商量过的。”

    “你不会是想让我当明天炼器大比的裁判吧!”

    妙俊风一语中的,让罗娇一时哑然。

    “妙老,您不是觉得无聊吗?您不是在生百里会长的气吗?明天就是您撒气的好地方啊!

    我知道您喜欢热闹,明天那里就很热闹啊!还有那么多的青年才俊供您差遣,您想怎么说他们都行,甚至踹他们都行。

    再有保不准在他们当中,有谁会在若干年后一举得道。介时您可以拍着胸脯对大家说,这小子想当年我还踹过他呢!

    您看这么有意思的事,您要是错过了,那多可惜啊!”

    “你这丫头,谁要是把你娶了,那可就要遭罪咯!”妙俊风敲了一下她的额头。

    “遭什么罪?谁要是娶了我,那绝对是稳稳的幸福。不信走着瞧!”罗娇此话刚一出口,她就后悔了,自己怎么就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了呢!

    “好!我等着!争取多活几年,看看是哪位小英雄能把我们这位美丽刁蛮的小公主收入家中。”妙俊风把头一昂,摆出一副胜利之姿。

    见到妙俊风的嘚瑟样,罗娇气呼呼的把他一推,迈步向二柱和罗玉树争吵的地方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

    妙俊风耸了耸肩,自言自语道:“二柱啊!你自求多福吧!”

    争吵中的二柱和罗玉树忽然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向他们身上笼罩而来。

    两个人在此刻很有默契的停止了争吵,顺着大家摆头的方向把目光往那边看了过去。

    “不会吧!罗娇妹子要发火了!”二柱见到过罗娇发火的样子,他眼珠一转,双脚开始一点点的横向移动起来。

    “二柱,你给我站住!你要是再敢挪动半步,信不信我让你找不到对象!”

    罗娇一声大喝,让二柱猛地停了下来,之后,憨厚的笑道:“好妹妹,别这样吓唬哥成吗?哥想找个媳妇已经很难了,你就不要再让哥更难了!”

    二柱的话让离得近的人都笑出了声来,唯独罗娇愣是一点笑容都没有。

    “罗贝勒,你到是说句话啊!你要是再不说话,咱们俩今后的日子就别想好过!”二柱把头一侧,火气缭绕的怒喝道。

    然而,二柱的怒喝声对罗玉树来说已起不到一点作用。此时的他目光呆滞,脸色煞白,六神无主,只剩下一副空架子摆在那。

    罗玉树自小就被罗娇给整怕了,要说此生最怕的两个人是谁?一个是他父亲,另一个就属罗娇了。

    “你们两个真是好胆,明知是我举办的宴会,还在这大呼小叫,当这是菜市场啊!

    一个是大能的徒弟,一个是王爷的儿子,你们俩就不能出息一点吗?这里可是群英会的宴会场地,在这里只有青年人杰,没有市井之徒。

    现在,趁我而还没有正式发火之前,你们两个立刻从我眼前消失!要是等下让我发现,你们还留在此地,哼哼,后果你们知道的。”

    “咻”“咻”两声,二柱和罗玉树不等罗娇最后一字的话音落下,就一溜烟的冲出了宴会场地。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顺手拿起一杯果汁,一口气把它全部饮完。

    “妙叔,那我们就说定咯!明天的炼器大比就由您来当评审,我想您一定会成为那些年轻炼器师心中崇拜的偶像!”

    “不会是呕吐的对象吧!我一个糟老头子不需要人来爱!就算要让人崇拜,也得是像你一样的小美女!

    想当年...”

    “好了啦!您就别在想当年了,要是真有当年,您现在还会单着吗?您早就子孙满堂了!您也不会站在这跟我吹嘘着那不存在的事实。”

    “你这丫头,你就不知道尊老爱幼吗?对老人家一定要谦让,要会哄老人家开心。老人可是豆腐做的,豆腐你知道吗?那是很柔软也很容易毁坏的。”

    “切!您就不能找个好点的理由吗?我知道您爱吃豆腐,但您这豆腐的学问,以后能不能不要在我的面前卖弄了呢?

    要不然,哼哼,我天天请你吃豆腐!”

    “这个不行,尿酸会高的。我可是很注重健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