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四章 群英会 九
    群英会第二场比试,炼器大比在昨天的广场上如期举行。

    当妙俊风出现在场地上后,不管是前来参加比试的,还是坐在一旁观看比试的,都闭上了嘴巴,做出一副沉默状。

    对强者,不管是何人,来自哪一国,都会发自内心的尊重他。这是一种默契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妙俊风不喜欢麻烦,在所有的选手到齐后,他直接宣布比赛开始。

    至于比赛规则,他别出心裁的在选手们进行炼器时,滔滔不绝的叙述着。这也导致场地上“嘭嘭嘭”的声音不绝于耳,参赛选手们接二连三的出现失误。

    “哎!凡是出现失误的,现在可以下场了,你们已经输了!”妙俊风在十几声过后,终于忍不住的说道。

    “为什么?这不公平!”一名心急,脾气冲的选手当场就向妙俊风质问起来。此刻的他出现了短暂的遗忘,忘记了妙俊风的身份。

    “你问我为什么?”妙俊风身子一转,目光一沉,不怒自威的气势化成一柄利剑,疾速的一劈而下。

    “小子,炼器炼的是心,不是器。老朽说的比赛规则重要吗?假如你对自己有自信,对自己的炼器之道有骄傲,你压根就不会对老朽的话产生任何的兴趣。

    能够技压群雄的作品压根就不需要比赛规则,也根本就不需要在意其他的人和事。

    我们比的是炼器,不是比长相,比家势。要是比这些,你们还用得着上台丢人现眼吗?就你们的那点破家底,老朽一只脚就能把它给踏平咯!”

    那名小子在妙俊风的怒斥下,把头低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输了也错了,自己为什么要头脑发热,一根筋搭错呢?

    比试仍在继续,不过参赛的选手已经少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炼器中,对于刚才的事似知道又似没感觉。

    妙俊风在一名参赛选手的面前停了下来。他的驻足不仅是因为这名选手的炼器手法值得肯定,还因为这个人跟自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皇甫从龙,皇庭二皇子,玄武城许王府血案的主谋者。

    “好小子,炼器手法不错,只是你让我感觉到了不祥的气息。难道你和它扯上关系了?好!很好,我正愁找不到理由收拾你呢!

    这可是你自找的,不要怪我啊!哼哼,天时地利人和如今都在我这,你就等着我亲手送你下黄泉吧!”

    妙俊风没有留意到,在皇甫从龙的随从队伍里,有一双深邃的眼睛正盯着他。他的目光中既有对妙俊风的怀疑也有对他的不屑。

    “好了!时间到,不管有没有炼制完毕或者成功,全部都停下来吧!”妙俊风的声音再一次让全场惊然。

    这是搞什么?明明离比赛结束的时间还有一刻钟,怎么就突然宣布终止比赛了呢?

    站在高台上的罗娇双手抚额,她觉得让妙俊风当裁判,是自己在群英会上最大的失误和失算。

    “娇儿莫慌,妙老这么做肯定是原因的。既然我们把大权交到了他的手中,就静观事态的发展吧!总是千篇一律的循规蹈矩,有时也是很无趣的。”

    罗乾坤的话让罗娇白了他一眼,“父皇,您不会是跟他在一起久了,受到他的影响了吧!若果真如此,我觉得您应该早点退位,颐养天年了。”

    这话也只有罗娇敢说出来,若是换成别人,早就被罗乾坤一掌拍死了!

    “傻丫头,也只有你敢这样跟朕说话。继续往下看吧!朕的这双眼可不会看错人,也还没到老糊涂的时候。”

    面对妙俊风的强势,炼器的参赛选手只能把火气混着苦水往肚子里咽。

    要说在这群人中,谁的怨气最大,非皇甫从龙莫属。他的炼器之道来源于黑暗炼器,只有将最后一步做完,才得以圆满。现在的半吊子,对于自己所炼之器来说和铁匠铺的残次品没有一点区别。

    身为裁判的妙俊风才不会去理会他们的痛苦。他从第一名选手的炼器台上走过,轻飘一眼,之后,便向着第二张炼器台走去。

    一直等到他将全场走上一遍,才走回到场地正前方中央,大声说道:“经过老朽的鉴定和评判,此次炼器大比的冠军是夏侯先锋,亚军是罗坤雷,季军是罗坤电。”

    妙俊风公布的这个结果让全场立刻沸腾起来。在这沸腾的议论声中,有一半的声音是持支持态度的,另一半的声音则是充满了质疑。

    夏侯先锋是帝都炼器师公会会长夏侯见的独子,另两位是修罗国的皇子。让他们三位获奖,即便大家有异议,又有谁会傻到强出头呢?

    再说,他们的炼器水平在年青一代人中是有目共睹的,不是那种半吊子和徒有虚名的水平。

    “妙评委,在下有一事不明,还请您给予解惑。”一道震惊全场的声音在看台上响起。

    声音响起的地方来自于皇庭嘉宾席,站起来说话的是一名看上去很年轻,实际上已迈入不惑之年的中年男士。

    妙俊风面带笑容的把头侧过去,向他问道:“解惑可以,不过在解惑之前还请阁下告知一下名讳。老朽不为无名之人解惑。”

    “高人就是高人,说出来的话都是那样不接地气。在下司徒浪。”

    “司徒浪?我道是谁呢?原来是皇甫从龙的二舅。嗯!这个身份的确达到和老朽说话的资格了,有什么想问的你就问吧!”

    “妙老,众所周知您是一位器王,但您不觉得您此次的做法有失偏颇吗?很多符器不到最后关头是无法甄别其好坏和等级的。

    您虽说是符王,但也不能看一个半成品,就能断定它成型后的好坏优劣吧!若您真有这样的方法,还请不吝赐教,我想在场的炼器师门一定会把您的教诲铭记于心的。”

    “哈哈哈...,说的不错,只是我凭什么要按你说的做呢?还有即便我有这样的方法,也是我的独门秘技,我为何要将它公布于众呢?

    假如你对我的评判结果产生质疑,可以,我可以让他们继续炼制下去。但若是最后的结果与我的评判一致,你准备怎么办呢?”

    妙俊风的话让司徒浪眉头一皱,他没想到这个老家伙如此机智和有底气,难不成他真的预见到了最后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