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六章 群英会 十一
    妙俊风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皇甫从龙的www..la

    皇甫从龙像是早有所料,他对妙俊风回以温和的笑容,从戒指中取出一枚身份令牌。

    “咻”的一声,身份令牌被他给射向妙俊风。

    妙俊风接过令牌,看了上面的铭文,不由莞尔一笑。

    “真是没想到啊!身为皇子的你竟会如此勤勉,炼器宗师这个称号的获得可不容易。

    若是老朽没有记错的话,在炼器师公会历史上,最年轻的炼器宗师应该是来自于你们皇庭,而那个人正是你们皇庭目前通缉的要犯。

    哎!时也命也,老朽跟他有过一面之缘。他不应该如此啊!”

    “抱歉,前辈。没想到一枚令牌勾起了您的伤心事。请您放心,等我回去后一定会为他翻案的。”皇甫从龙坚定有力的说道。

    “你的话我记住了,不过还是不必了。他本来就没有错,何来翻案一说?皇庭的事老朽不想过多评价,但有一句话老朽希望你能记住。

    人在做事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说完,妙俊风把令牌还给了皇甫从龙。

    妙俊风的态度让在场的明眼人眼睛为之一亮,更是让不属于皇庭一方的明眼人心里充满了快意。

    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妙俊风虽然没有表明立场,但在对皇庭的态度上,他应该是和几方势力保持一致的。

    “妙老,下面你是不是可以宣布比试结果了?从龙他是炼器师公会的炼器宗师,也就不存在黑暗炼器师一说。

    我想公平公正的您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您说是不?”

    “聒噪!老朽做事还用得着你来教吗?老朽宣布,比试结果和之前一样,下面就请皇甫从龙皇子和你的随从们回去吧!”

    妙俊风的话让全场的温度瞬间将了下来,司徒浪更是火冒三丈的吼道:“妙老!你这是要不认账吗?像你这样德高望重的前辈,更应该注重自己的名声。

    再说事实摆在大家眼前,难道就因为你的一句话,就能堵住在场才俊的悠悠之口了吗?

    妙老,我劝你自重啊!”

    “无知小儿,老朽本不想解释。既然你把脸送上来让老朽打,老朽若是不扇一巴掌,岂不是对不起你的一番好意?

    你给我听好了,皇甫从龙虽然不是黑暗炼器师,但他炼制的符器却是货真价实的黑暗符器。

    黑暗符器若是不经过封存净化,凡是低于仙境的武者持之,都会被它给反噬。试问在场的青年有哪一位的修为到达了仙境?

    这还只是其一。其二,此剑威力巨大,器灵所需的能量也是甚大,双大之下,对于持剑者的要求也会很高。

    假如持剑者的修为不够深厚,精神力不够强大,在战斗中很可能就会因为力竭而战败或者身死。

    身为一名炼器师,我们炼制符器不仅是为了参悟炼器之道的奥妙,更是为了能让武者有更好的发挥空间,激发武者的潜力。

    假如我们炼制出的符器如此鸡肋,甚至能拖垮符器的拥有者,那身为炼器师的我们不得不说太失败了。

    夏侯先锋,罗坤雷和罗坤电炼制的符器等级虽然不高,但却能让拥有者不断开发自己的潜力,即便日后拥有者不用它了,也可将它传给后代或是自己的门生。

    但若是这把剑,除了封尘于世还能做什么呢?把它传给子孙后代?呵呵,介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妙老,这话你就严重了吧!倘若按你所说,那炼器师公会有必要收留黑暗炼器师吗?还有必要去净化黑暗符器吗?”

    “哎!外行就是外行。炼器师公会之所以收留黑暗炼器师可不是为了壮大自己的力量,而是为了拯救一些可以被拯救的人。

    这些人在炼器一道上有自己的天赋,可惜走错了路。但好在良心未泯,发现及时,可以被拯救。

    他们炼制出的黑暗符器被公会收上来后,每一件都会被记录在案,随后安排专人进行净化。然而,这些被净化后的符器,可不会流落到市面上,而是会被置于公会之内,成为研究品。

    即便有流落到市面上的符器,那也是经过一定流程和特殊手段,通过某人担保而流出的。非像你们所想那样,只要是被净化的黑暗符器,都可以拿到市面上流通。

    司徒浪,你可还有什么想问的?若是有赶紧说,若没有,你可以带着他离开了。正如你刚才说的那样,作为一个有身份的人,名声是很重要的。”

    “哼!我不服!你这是公报私仇,将自身对皇庭的敌意强加到这场比试上,我要上诉!我要面见修罗皇。”

    “哈哈哈,你说我公报私仇?真是好笑啊!试问我跟皇庭有什么仇,非得将这仇恨弄得天下皆知?难道就因为我为妙俊风道了一声不平吗?

    司徒浪,你这是贼喊捉贼,掩耳盗铃呐!”

    “哼!随你怎么说,对这场比试的结果我不服!”司徒浪皇境圆满的修为在此刻轰然爆发,他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此刻的愤怒。

    “皇甫从龙,你难道就不回去劝一下你的舅舅吗?还是说你对老朽的评判也不服呢?”妙俊风对司徒浪的表现感到很满意,这一刻,他将目光盯向了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妙前辈,我对您是尊敬的,但您此次的评判结果却有失公正,让我感到有点失望。

    像您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应该不会做出如此有失公允的事。本皇子想不明白,很想知道您为什么要这样做?”

    “皇甫从龙,你问的问题很好,其实老朽也想不明白,老朽为什么要宣布这样的结果呢?

    但有一点,我希望你知道,也希望在场的青年才俊能够知道。老朽的评判标准除了对符器本身外,也有对炼器之人道心的评判。

    他们三位平时的确是玩世不恭,但对炼器却充满了敬畏,怀有一颗虔诚向上的心。

    而你呢?你只是把炼器当成提升自己地位的手段。假如有一天,炼器不再对你有所帮助,你会将它弃之如敝履。

    不要急着反驳,我说的对错与否,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你可以欺骗大家,但却欺骗了天地和自己。”

    妙俊风话锋一转,让皇甫从龙一时无言以对。他发现自己遇到高手了,已经很久没有人能把自己逼到这种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