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一章 群英会 十六
    皇甫从龙的心里很清楚,假如自己护着司徒浪,那这个疯狂的老头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也给杀了。

    但若眼睁睁的看着司徒浪死在自己的面前,那就算自己活着回去了,林家给予的支持想必也会大大减少。没有林家的大力支持,这可不是自己想看到的。

    “妙老,我愿意离开这里,还请您大人有大量,饶我舅舅一命。正所谓一命换一命,既然林长老替舅舅命殒于此,之前您和舅舅的约定他也不算违约。

    假如您仍不愿息事宁人,仍然要将舅舅置于死地,即便我知道我的实力不如你,我也会拼了命的保护他离开。

    我知道您对我的话不会放在心上,但林家和皇庭的怒火会发泄到这场宴会举办人的身上。

    一个林家不可怕,倘若再加上与林家交好的几个盟友呢?几大世家的合力,这股力量,应该足以横扫当世了吧!”

    妙俊风前行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双眼微眯,心中对皇甫从龙的杀意更甚了。这个家伙的阴险程度若论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

    “皇甫从龙,老朽承认你的威胁很有效。老朽可不想把这件事连累到罗娇头上。不过,你威胁错人了。

    就算联合几大世家又如何?老朽即将入土,活了上千年的我很想在临死前干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事。

    你们的确可以向修罗国发难,但在你们发难前,老朽绝对会到你们各家走上一遭。你们的家底老朽还不清楚吗?

    各家老祖最多也就神境小成而已。面对这样的人,老朽有九成的把握能够来去自如,五成的把握能够将其击杀。

    哎!凡事总有例外嘛!假如老朽失算,林家竟然出了个神境圆满的大能,那老朽的头皮可就要发麻了。但老朽依然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来去自如,至于击杀嘛!呵呵,不多,三成把握而已。”

    妙俊风的话让皇甫从龙愣在原地,他不敢不信疯老头的话是真的。林家长老的修为乃是仙境小成,凭这样的修为足以傲笑于修行界。

    可就是这样的人,在面对这个疯老头时,却犹如小鸡仔一样,被一手给掐死了。能如此轻松做到这一步的人,他的修为会达到何种境界呢?

    “妙老,你执意如此吗?”皇甫从龙的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神色。

    “废话,识相的赶紧把司徒浪交出来,不然,老朽连你一块儿留下!”

    “你这是何苦呢?原本我也不想这样的,本皇子放低了姿态,做出了让步,可你却仍然冥顽不灵。既然如此,接下来你也不能怪本皇子狠辣无情了!”

    “嘤”的一声,一把软剑,被皇甫从龙从腰带里抽了出来。

    此剑一出,空间震荡,流光四溢,大道之音响彻全场。一个朦胧的身影在大道之音的念诵中,盘坐于皇甫从龙的身后。

    “不简单呐!后天灵宝。你能够得到一件,可见林家对你的重视程度。”妙俊风微眯的双眼恢复了正常,看似平静的脸庞上却隐藏了内心的不平。

    “过奖,老祖说了,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示人。他也不想生灵涂炭呐!”皇甫从龙笑了,此刻的他觉得自己是上天的宠儿,在场的所有人都必须臣服在自己的脚下。

    “生灵涂炭?就它也配!我呸!今天就让老朽亲手毁了这件后天灵宝,好让林家后辈知道,祖宗留下的东西不是用来助纣为虐的,而是用来激励后人努力修行的!”

    妙俊风的心念开始沟通黄泉意志,他虽然身受黄泉诅咒,但同样也受到黄泉界意志的庇佑。

    皇甫从龙没有催他,他很想看看这个疯老头如何摧毁自己手中的灵宝。

    “俊风啊!你别整天到处惹麻烦行不行?就凭现在的你也想去硬撼后天灵宝?还想要亲手毁了它!你不是这么快就又想回到黄泉来做客了吧!”

    黄泉意志的声音在妙俊风的脑海里响起。妙俊风赶紧回复道:“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游世界。

    帮帮忙呗!您神通广大,一件后天灵宝在您眼中,还不跟掏耳棍一样,轻轻一发力,它就折了吗?”

    “你小子,就算没有一身的实力,靠嘴吃饭你也照样能游历天下。好吧!赐你一道神力,别做的太过!”

    感觉到神力入体,妙俊风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没有说话,抬脚继续向前,似乎他已经做好了慷慨就义的准备。

    “妙老!我想在场的青年才俊们一定会理解我的。请您一路走好!”

    皇甫从龙摆出了一副超酷的姿势,抬手便将软剑一把掷了出去。

    空间割裂声响起,软剑飞过的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深不见底的剑痕。

    “不作死就不会死!既然你投怀送抱,那我就受之不恭了!”

    妙俊风举手向那把飞掷而来的软剑探手抓了过去。他的行为让在场之人看来无异于急着送死。

    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事在下一瞬,清晰的展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软剑被妙俊风一把抓住后,在他的手中,犹如柔软的纸张,被他三下五除二的给揉成了几截。

    皇甫从龙见状,心神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当场就喷出一口心血,脸色刹那间煞白。

    司徒浪就更不必说了,直接瘫坐在地上,浑身的衣衫都湿透了。

    全场震惊,所有的人在此时都意识到,这个行将就木的老者绝对是一个盖世凶人,就算惹阎王,也不能惹上他。

    “皇甫从龙,借势也是势的一种,但想要拥有睥睨天下的势,还需自身具备大势和大实力。

    你的天资的确不错,但为人就差了点。假如你能够安心辅佐你的哥哥,兴许你会青史留名。但若一意孤行,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保不准你的命在不知不觉间就丢了。

    我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浪费了一点我宝贵的时间,向你说出一番忠告。”

    “司徒浪,你是准备自裁于此,还是让我走过来送你一场呢!赶紧的,别在那里装,把先前的气势拿出来!别让我小瞧你们司徒家!”

    情势急转直下,皇甫从龙面临生死危机。可是,皇庭一方的太子,四皇子和八皇子都无动于衷。皇家无情,皇家更无手足之情的说法此刻被淋漓尽致的展现在大家的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