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二章 群英会 十七
    “妙老先生,打扰了。能否借一步说话?”全场的寂静让这道声音显得特别嘹亮。

    妙俊风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斯麦身后,隶属于祭司殿一方的团体中站起来一个人。

    “请问阁下是谁?老朽与他们之间的恩怨,不知道为何会劳烦到阁下,还请阁下给出个合理的解释。不然,老朽可要上祭司总殿走上一遭,找你们教主喝上一杯咖啡。”

    妙老的话让在场知道咖啡的人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他们没有想到妙老在如此紧张的时刻,竟会说出这般幽默的话。

    喝咖啡是西人国的习俗,正如在皇庭和修罗国喝茶一样。只是喝咖啡在西人国代表两层含义。

    一层含义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还有一种便是情侣间的约会。

    “妙老先生,您可真幽默。我想殿主大人在见到您时,一定会开心的露出笑容。用你们东方的话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在下霍尔斯,祭司殿。本人和皇甫从龙是朋友,朋友有难,我自然不好袖手旁观。”

    霍尔斯的话让站在高台上的罗乾坤,不自觉地将眉头皱了起来。祭司殿伸出援手,对修罗国来说不是好事。但同样的,对皇庭来说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四子夺嫡这是举世皆知的事。太子虽名正,但实力不足。之前有妙俊风的帮助,可以说太子之位稳稳当当。

    可一旦失去妙俊风的辅佐,他的位子已是岌岌可危。因而,皇庭通缉妙俊风的事,在大家的眼里实际上就是一场政治阴谋和陷害,是夺嫡大戏的一部分。

    “哦?你是皇甫从龙的朋友。这下可有意思了。你们祭司殿不是向来眼高于顶吗?怎么会忽然间和他成朋友了?

    难道你们是想帮他夺得大位吗?也对,只要他继承大统,和这样的人交朋友也就不会掉你们的身价了。

    哎!可悲的的皇庭,可悲的皇甫从龙,与虎谋皮,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妙老先生,您这话就不对了。我们祭司殿向来很亲民。我知道您来过西人国,在西人国我祭司殿的名声可是很好的。”

    “的确如此,不然也不会成为和教廷并列存在的教派了。好了!我们就说到这吧!今天,哪怕是你们殿主来了,该杀的人我还是会杀的。”

    妙俊风的耐心是有,但也架不住这么个磨法。一旦自己的耐心磨完了,那这里的人恐怕都要倒霉了。

    帝王一怒,浮尸万里。自己的紫君霸气可不是吃素的,想要成就无上境界,没有鲜血的洗礼可是不行的。

    霍尔斯感觉到了妙俊风的杀气,这是一股到了即将喷发边缘的杀气。倘若让这股杀气喷发出来,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能逃掉,就算自己有教主赐予的宝物也是一样的。

    “皇甫从龙皇子,请您把司徒浪交给妙老先生吧!司徒家那边我会亲自去一趟,向他们诉说其中的原委。

    和一个大能硬碰硬,是要有底气和实力的。很显然,你还不具备。我们何必为了一个人而把自己的命丢在这呢?”

    霍尔斯的话点醒了皇甫从龙。是啊!有了他的担保,自己就不必力保司徒浪了。虽说他是自己的舅舅,但能帮自己挡下这一劫,他应该感到骄傲。

    未来的自己可是要登临九天的。能够成为自己基业的奠基石,这是一件令人感到羡慕的事。

    “舅舅,你就安心的去吧!你的家人我会代你照顾好的。”皇甫从龙一改之前的态度,用惋惜的口吻对司徒浪说道。

    “你,你...”司徒浪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亲外甥真把自己抛弃了。

    自己沦落到现在的地步,还不都是为了他吗?像他这样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人,真的能一统寰宇,威加海内吗?

    “噗呲”一声,司徒浪看到自己的头颅从脖子上滑落而下,也看到了杀人者脸上隐藏的笑容。

    “若有来世,我定不会如此。”临死前,司徒浪发出了真心的忏悔。

    “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妙俊风笑着说道:“好一个大义灭亲,皇甫从龙皇子果然是做大事的人。”

    事情本该到此结束,但妙俊风接下来的言行去让人感到一头雾水。

    “皇甫凯,你身为皇庭太子,就算有再大的怨气,也得忍。你的老师妙俊风若是在此,定会让你阻止老朽今天的行为。

    没有至高觉悟的你何以肩负未来的天下!何以面对即将出现的风雨!”

    “皇甫皓,你以为你今天的表现就是对的吗?你以为太子声威受损,二皇子颜面拂扫,你就能获得最大的好处了吗?

    也许在你心里,巴不得我把他们俩都杀了,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继承大统了!

    可我要告诉你,就凭现在的你,还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坐到那把位子上去。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当你用这种眼神看向我的时候,已经表明你向我认输了。

    身为皇者当有皇者的孤傲。试想一下,若换成皇甫有德在此,他会向老朽低头吗?”

    “还有你!年纪最小,心思最大的皇甫明。别以为有老皇宠着,身后有人帮着,就可以万事大吉。你的那点资源和势力,在强者眼中算个屁!

    当个贤王有什么不好?非得去争那把椅子。那把椅子是谁想坐就能坐的吗?

    凡是能够承载天命的人,哪一个不是大气运加身?哪一个不是从腥风血雨中艰难行走出来的?更别说自身的天赋和努力了。

    你的父皇要不是经历了那些,你觉得的他能坐上皇位吗?你觉得他的身子骨会那么差吗?他又不是那种沉迷于酒色的人。

    小子,老朽的话你好好想想吧!一步错步步错,现在纠正还来得急,免得到时哭天喊地,神仙难救。”

    “至于你嘛!老朽什么都不想说。你做的事老朽都知道,但老朽可没那闲功夫去管这些杂事。

    老朽逍遥惯了,只要你们不来烦我,老朽才不会多看你们一眼。

    皇甫从龙,你的确具备了大势,但你不具备承载天命的资格。哎!说了这么多,老朽又要折寿咯!”

    妙俊风故意让死气泄露一丝,使他的头发又变白不少。

    “师父!”妙俊风的衰态,让站在远处的二柱立刻大喊着冲了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妙俊风的心里浮现一抹欣慰的笑容。这个徒弟果然没有白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